申诉书

    作者:袁理荣 提交日期: 2017-10-08 10:02:12

    “因工一级残废走上绝路”

    申请执行人(原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钟飞,男,汉族,1971821日出生,遂溪县人,遂溪县国营建国糖厂职工,现住遂溪县杨柑镇新有村委会九有村。

    委托代理人:袁理荣,男,汉族,农民,1947510日出生,住广东省遂溪县杨柑镇迈草村委会新安村001号,系上诉人钟飞的岳父,联系电话:13420145528

    被申请执行人:广东省国营遂溪建国糖厂破产清算小组

    住所: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海滨621号,湛江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办公室内。

    负责人:黄华,系该清算小组组长

    请求事项:

    一、请求依法、依理、依事实强制执行广东省国营遂溪建国糖厂破产清算小组赔偿给(原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钟飞的后续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伤残津贴等一切费用,即从20046月起计至钟飞死亡止。一共200多万元。

    二、依法追究广东省国营遂溪建国糖厂清算小组负责人黄华组长,无视国法,申请人自收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1)民申字第1055号案时,申请执行人累年数百次要求执行至今未果。可清算小组未按《工伤保险条例》(2010修订)执行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广东省国营遂溪建国糖厂破产清算小组未按(实施民事破产职工安置方案)处理,未执行最高人民法院民事(2011)裁定书民申字第1055号民事裁定书。

    三、依法追究广东省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长李成观,不立案执行,故意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判决裁定令》法律法规。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一百四十条,《工伤保险条例》(2010年修订)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不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被申请执行人未按以上条款执行处理。就以自制协议书为由。

    事实和理由:

    钟飞于1971821日出生,年仅16岁参加建国糖厂工作,于19881115日夜晚12点左右在蔗场上班时,吊蔗钩头约重300多公斤,从10多米高空砸下,正好砸中钟飞头部及全身,满地鲜血积堆成山,大脑开花及全身粉碎性骨折,昏死30多天,不省人事,卧床三年,经抢救及多间医院医治,暂保住生命,生活不能自理,至今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成天全靠药物维持生命。经一、二审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只从19933月至20046月内止的伤残津贴,护理费各项等等共判决,裁定为464360元,拖至2014929日才执行完毕。钟飞后续医疗费即从20046月起计至钟飞死亡止。医疗费、伤残津贴、护理费、医药费等一切费用。

    协议书超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令》

    广东省国营遂溪建国糖厂破产清算小组以及湛江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经理及清算小组负责黄华组长,建国糖厂厂长黄伟、湛江市中级法院执行局局长李成观,执行庭长李叶华等人自制协议书超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书(2011)民申字第1055号《民事裁定书》的判令,于2011826日发出,同时也发生法律效力,以上官员直说:“坚决不执行”。

    无法无天、官官相扶,层层把关

    以上官员勾结腐败成伙,无视党纪国法,另立中央,故意侮辱眇视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无能,自称说:“最高人民法院也没有判到什么?也没有判出各项应赔偿款额?也没有完整的数字?简直乱判一大堆垃圾”。近日即201758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以湛江市国资公司经理,清算小组负责人黄华自制协议书为由。

    限制人身

    协议书于2013521日清算小组负责黄华自制造协议书,湛江中级人民法院通知申请执行人签断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事裁定书。申请执行人反问法律何在?法院有关人和清算小组有关人员说:“山高皇帝远管不了,我就是法律,我随时管倒你,我想怎做就怎做,如果不签此协议,就连464360元都不付,甲方有权计利息给乙方填整46万多元,顶满数,案结了事。”

    独霸为已有

    协议书之中,负责人黄华组长用不法手段强行受害人,限制申请。“如果再找清算小组赔偿给申请人的后续医疗费、护理费、伤残津贴等一切费用,被申请执行人有权收回一、二审及广东省高院判决的464360元,同时钟飞的伤残级别重新鉴定等等,”给申请执行人带来诸多的麻烦。是清算小组负责人未按照实施民事破产职工安置方案和工伤保险条例执行。

    协议书之中清算小组负责人黄华组长自制法律,就以一、二审判决及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为由,即从19933月至20046月内止一共46万多元,清算小组就以46万多元为由,妄图顶替钟飞的后续医疗费即从20046月起计至钟飞死亡时的伤残津贴、医药费、护理费等一切费用为由。清算小组自制作的法律协议书是没有依据,是欠缺事实和法律依据。

    清算小组黄华等人以强势食弱非法的行为,把建国糖厂有几个亿的本金大厂以兼并为由,又以出租,又以破产再以安置职工为由,吞贪建国糖厂几个亿的本金厂。吞食职工的血肉钱及棺材本,连在厂职工因工至残一级伤残赔偿款都吞贪,独霸为己有。在此以上贪官腐败者要结束钟飞一生性命。

    综上所述

    请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及有关职能部门强制执行广东省湛江市国资公司经理及广东省国营遂溪建国糖厂清算小组负责人黄华等人非法行为不执行《最高人民法院的判令》,一、要求依法、依理、依实际赔偿受害人的后续医疗费、伤残津贴、护理费等一切费用200多万元。二、要求最高人民法院给弱世群体受害人核算完事数字并执行。三、依法追究非法行为,玩忽职守的官寮主义、剥削专家,步步吞食的法律责任。维护群众的权益,不让法治给受害人带来的悲哀及担枷带锁。

    后面附带本案证据。        代号. T

    呈:最高人民法院

     


    申请人:

                    法定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

                    201759


      文章信息
      作者:

      袁理荣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7-10-08 10:02:12
      阅读次数:44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