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西充:种养殖大户被“腐败官员”逼得“妻离子散”

    作者:newsbroke8 提交日期: 2017-10-09 22:30:51

    四川西充:种养殖大户被“腐败官员”逼得“妻离子散”中国焦点新闻网四川10月10日讯(记者 陈翔 付涛 报道)某打工回乡青年在乡下承包了220亩耕地,修建了一个养鸡场、一个养猪场,还种植了一片桃树和一片柑橘林。却被当地“官员”从中作梗,克扣、强吃“产业扶持资金”。逼得该大户将打工挣来的60余万元,全部投入后,无后续资金支撑,鸡场几千只鸡被活活病死、猪场、果树林全部“停摆”。还被当地政府官员以莫须有的罪名拘留9天,该大户不服,四处奔走呼吁,并发帖鸣冤……近日,记者得知此事,专程对此进行了专访。上图:范怀山修建的养猪场,目前以杂草丛生。【投资家乡 回报村民】范怀山几十万投资打“水漂”家住四川省西充县东岱乡的范怀山,原从事杀猪卖肉行业,集赚了一些资金后,本打算在县城买房安家,继续打工度日。2014年10月,偶然与东岱乡原乡长宋召兵和树金桥村支书李大庆相遇,并接受他们的邀请,来到本村流转土地创业,而带动老百姓脱贫致富。当我与该村的李明芬(未婚妻)谈定承包土地事宜,村支书李大庆就说,他已经将我们产业“西充县怀山种养殖家庭农场”报到县农业局去了,农场的名字都是他帮我们取的。后来,我向村民土地流转了220亩,签了15年土地承包流转合同。2015年,到工商所注册家庭农场后,大兴土木搞建设,投资4万元,请挖掘机修路、坪场6万元,买鸡4000只、鸭500只、鹅500只,共计2万余元,鱼苗1万余元,修建鱼塘5万元,修建猪场16万元,住房3万元,另外硬化待建猪场1000平方米,花去4万元,疏通河道400米,挖掘机费4万元,安装线路、饮水设施,人工费3万元。第二次经西充县农业局种植柑橘项目,土地调整70亩,种植柑橘树,整治土地400元一亩,果树苗600元一亩,150亩林地养殖跑山鸡。还购买了耕地机等农用器材大约5万元。2015年5月,我几十万元的“家底”几乎全部“丢”进去了,才从某乡政府领导处得知:按照相关政策,每一个种养殖项目,国家都有一定的产业扶持资金。于是,范怀山就向西充县农牧业局提出申请,局领导来到农场检查验收后,拿了八万元粮油高产创建扶持资金。2015年12月,农业局领导认为我种粮不划算,要求我种植柑橘树,每亩政府补助果苗款600元,70亩,42000元。整治土地每亩400元,70亩,28000元;共计7万元。其中,3万余元的余款迟迟不予支付,造成我5000只鸡、鸭、鹅,无钱买粮,买药,最后全部饿死、病死。损失30万元。2016年3月,我从另外的种养殖户处得知,他们整治土地是每亩1200元,而我们没有关系的只得了每亩400元。一样的种植户,一样的乡镇,就应该是一样的政策,为什么差距这么大?于是,我要求农业局补足此款,在多次走访,讨要后,终于补了我土地整治款4万元。按照中央的政策规定,实际每亩是1500元。范怀山介绍说:村支书李大庆认为我把资金领了没给他表示,竟然到双凤镇国土所去告我违规建猪场,并带了四个村民到农业局等部门去闹事,还带来国土局的领导来查我的猪场,鱼塘。从此之后,我与李大庆的矛盾加深。上图:范怀山向村民流转的部分土地【无良村官 吃拿卡要】害得种养殖大户“血本无归”据某村民透露,李大庆原本就是这样的人,他任村领导30余年间,帮村民办低保时,收取好处费每人200—500元;村上学校卖了12.5万被贪污,2008年,灾后农房加固,按照国家政策是每户32016元,只给灾民几百元;危房重建每户是42016元。老百姓才得到几千元。2008年,因上级领导到本村查灾后重建帐目,李大庆怕事情败露,要求个别村民帮忙顶帐。退耕还林款、修建村道村民集资款也存在严重问题。上级部门给本村划拔的款项与使用情况都不公示,不公开。一个村支部书记,没有什么其他收入,仅凭村领导那点工资,在他在职期间,就换了两台小轿车,还在西充县城买了一套房屋,是不符合他的实际收入的。2015年,对口帮扶部门县邮政公司给本村支付了两万元的团年费,李大庆利用取务之便公开要求参加团年村民自愿捐款,并用大红纸登记捐款人姓名、金额,挂上绳子上展示,全村共捐献了两万多元去向不明。2016年,李大庆利用村民李大跃养兔家庭农场谎报自己是法人,向西充县农牧业局虚报550亩花卉树苗产业,诈骗国家产业扶持资金30万。有据可查。柑橘种植项目是公司在实施,但李大庆还是用柑橘产业,400亩有机粮油及5000只小家禽的名目,诈骗国家产业扶贫资金高达81.94万;李大庆还利用职务之便,向西充县相关单位,诈骗各项扶贫款417万,资金使用与实际不符合。范怀山说:两年多的时间里,李大庆对我每一个项目的实施,都从中作梗,鼓动村民和某些官员闹事、阻止,害得我几项产业都血本无归。万般无奈之下,我就将这些问题在电话里汇报给乡党委书记罗云标,罗不但没立案查处李大庆,反而阻挠我投诉,并威胁说:如我再投诉李大庆,他就要修理我!我并没有妥协,并将李大庆的违法行为,反应到中央信访投诉受理办公室。信访件反馈到乡政府后,政府领导在向村民了解情况时却弄虚作假,当了李大庆的“保护伞”。我又将此事投诉到县纪委,接待我的是谢主任也不让我投诉,他说腐败不是人为的!就这样,李大庆在罗云标等人的保护伞下,使我在产业扶贫方面处处受到刁难,我农场的种、养殖业全部“停摆”。损失100余万元,让我负债累累、倾家荡产。为了我的产业能够继续发展,我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贷款,乡党委书记罗云标说:我不知道贷款程序,政府无法作出贷款担保,你自己去与银行协商贷款事宜。上图:范怀山养殖的野山鸡【处处盘剥 层层包庇】腐败分子将范怀山“逼入绝境”范怀山说:2015年12月,在得到西充县农牧业局柑橘种植项目工程后,当我领项目款时,才发现根本就查不到我农场的名字,一切项目都是以村里的名义办的。我才知道李大庆给我报产业项目,是用我产业名义为平台,为他自己创利。2016年,李大庆用我的产业平台名义上报300亩种柑橘树项目,以及小家禽圈舍养殖项目,套取国家资金,当这一切手续都审批下来后,李大庆又将这300亩土地转包给粮王公司。同一块土地,村里向农牧业局领资金,粮王公司也向农牧业局去领资金。李大庆套取60.25万元(有据可查),其中5000只小家禽圈舍10万,邮政公司扶持3万元,贫困户每户都领了3块钱一只鸡的补助。 2016年12月,农牧业局领导到村上来验收圈舍及柑橘种植面积,我投入几十万元的产业,李大庆都不让领导给我验收。并串通县、乡两级领导克扣我产业扶持资金,给我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范怀山说:2016年12月27日,李大庆将我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便到他家希望李大庆“手下留情”,不要做得“太过”了,我都已经“吃不起饭”了,你还处处整我……说着说着,便发生语言冲突,我只是将他家外面桌子抛翻,并没有动手打人。派出所民警来后,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戴上手铐,带到所里,张所长没收了我的手机,非法查看我的隐私,并删除我手机里关于李大庆暗箱操纵选举及其他违法证据。第二天,在我不知道犯了什么罪的情况下,强行把我送到西充县拘留所,被拘留九天。至今也没有给我下发是什么罪名的“行政拘留通知书”。至此之后,我与李大庆结下了不解之仇,还多次发生肢体冲突,他将我未婚妻李明芬打成脑震荡入院,派出所张所长在处理案件时,处处袒护李大庆,并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我们算了,并要我签字结案,被我拒绝。几天后,信访领导陈祥俊及李大庆来找到我,承诺在产业发展上找关系扶持我,医疗费就不谈了,我当时不好再推脱就把字签了。事后,李大庆却在产业发展上“变本加厉”卡我发展,气得李明芬喝农药被我拦下,趁我不备时,喝下了一整瓶烈性高度酒,送到医院抢救及时才没出人命,但因我一贫如洗,李明芬也离我而去。另外几次口角分争,都被派出所处处包庇,我原本好好的一个家,被这些腐败分子逼得妻离子散,债主天天逼债,吃了上顿无下顿的境地……在此,强烈要求赔偿我这三年来造成的近百万元经济损失,还我原本幸福的家。不然,我将向全社会热心人士求助,以求得到更多的新闻媒体、法律专家的援助!关于此事的最终处理结果如何?西充县政府是否将范怀山投资的60多万元,以及亏损的30多万元,按照种、养殖产业扶持资金方式,给予一定的补偿?是否将李大庆一伙的腐败官员,一查到底,并追究其法律责任?记者将继续关注,作后续跟踪报道!当事人联系电话18160180148上图:李大庆(穿白衬衣)、村会计杨雪琴等人在牛肉馆用公款大吃大喝上图:西充县东岱乡树金桥村办公室


      文章信息
      作者:

      newsbroke8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7-10-09 22:30:51
      阅读次数:50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