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与荣耀

    作者:吴愚 提交日期: 2017-10-10 08:11:05

    尊严与荣耀

     

    很欣赏马云先生说的“80岁后全捐了”。如果一个耄耋老人,还在转展腾挪、日夜思忖着如何让自己的财富保值增值,他的人生其实是可悲的,他的精神境界是苍凉的——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一定会有无限的遗憾——仍在遗憾没法拥有世界所有财富。而任何一个高官,如果拥有海外巨额账户或者大量其他资产,一定是拿了国家利益或者民族尊严去做交换,其行为是可耻的,其子孙无论处于何处,都是会蒙羞的。
        企业家的价值,在于合理利用社会规则,取之于社会,也能回馈社会;公务人员的道德底线,在于始终以维护公共利益为基本准则,不以公权谋求私利。
        不仅仅是企业家和公务员,各行各业从业人员的尊严,都来自于对本职业形象的维护,而不在于通过职业能够非法获得、占有多少社会财富,这需要有恰当的社会价值导向,需要有合理的社会价值评价体系。
        世袭制社会,围绕权力有了社会分化;推翻了世袭制后的民主制社会,权力似乎可以趋于平等。但是,五千年来的继承制还没有改变,趋于平等的权力,在继承制天然具有的固化作用之吸引下,财富始终具有与尚未完全平等的权力媾和的机会,于是,拥有人们美好设想的民主制社会,时至今日,在世界各地,都重新出现了社会分层(而马克思称其为“阶级对立”)。民主制社会,如果仍奉行以财富占有为主的价值观,社会各行各业的尊严始终难以真正树立,每个人所渴望的荣耀,依然是“社会的奢侈品”,因为过于“稀缺”。
        行业和职业的尊严,会在捐赠制社会树立起来;没有继承制的干扰,荣耀,会属于各行各业无私奉献的人们。捐赠制社会的社会评价体系,是丰富的而不再是单一的(财富占有量的大小),可以是财富贡献,可以是精神贡献,还可以兼而有之——企业家、公务员、军人、教师、医生、工人、农民、自由职业者……谁都可以生活得很有尊严,努力了,谁都可以获得应有的荣耀。这些努力的人,绝不会过得像在继承制社会那样,很累很累,因为在继承制社会,他们虽立潮头,但始终是“逆时代潮流”,稍一懈怠,就将“顺流而下”了。
        只有社会价值导向改变,人人愿争立潮头,努力不会白费,因为人类不会再有生存焦虑和恐惧,身后剩余财产的全额捐赠行为“顺势而为”,那么,战争也就自然可以逐步消失,生态也能逐渐恢复。

    尊严,属于捐赠制社会的人们;荣耀,属于捐赠制社会每个乐于奉献的人们。
     

                        20171010-00:11


      文章信息
      作者:

      吴愚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7-10-10 08:11:05
      阅读次数:8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