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县公安局长违法拘留,被法院依法撤销,执行生效判决书,全椒县人民法院相关责任人,相互串通,打击报复,对依法要求执行人,无拘留证违法拘留!

    作者:a法律的尊严 提交日期: 2018-01-08 16:21:13

                                       控告书

    控告人:杨友培,女,53岁,汉族,住安徽省全椒县富安路87号,身份证号:341124195808015626,联系电话:0550-5033351

    被控告机关:安徽省全椒县人民法院法定代表人:现任院长,法定责任人原高院长,副院长:李茂田,直接责任人:法院王志强(当时执法大队大队长优秀党员,现在全椒县法院门卫)

    案由:被控告机关全椒县人民法院徇私舞弊,依仗职权,对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控告人不服全椒县人民《全椒县人民法院执行拘留通知书》,以此通知书对控告人无拘留证,无证据,不警告,不告知,违法拘留,陷害控告人制造冤案。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决定采用拘留措施时,应当经院长批准,作出《拘留决定书》,由司法警察将《拘留决定书》连同被拘留人一并送交拘留地的公安机关看管。

    事实理由:

    07年12月19日星期三下午,控告人和家人到县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行政判决书,法院立案庭杨庭长讲这个事情是我处理,我们来查,你们星期五来给答复。

    12月21日星期五下午,控告人和家人来到法院找杨庭长要答复,杨庭长讲公安局给过答复了,不是我们事情了,我就讲判决书撤销公安局的裁决书,如不服可以上诉到上一级人民法院,而公安局没有上诉,故意滥用职权造出与原裁决书同一事实理由,行政行为相同的违法裁决书,故意不告知,不送达(当事人),更没有依判决书执行,控告人找高院长处理去。

    控告人家人跟杨庭长谈话,高院长不在,我就回来了走到二楼楼梯旁边,法院监督员戴佳才不让执行判决,法院王志强纵事,陷害我,拦住我上来打我一个嘴巴讲:“杨友培你到法院来搞什么”

    控告人讲:“是杨庭长叫我来的”接着上来两个法院的人,帮着王志强把控告人双手逮在一起,拖到二楼旁边办公室,王志强又打控告人一个嘴巴,把控告人双手拷着拖上车,当时法院戴法官叫着讲:“执行什么判决,叫他天天来法院,把他逮走。”控告人不知道为什么事拘留的。拘留不告知,不警告,不给拘留证,故意对控告人实施打击报复。

    在去滁州市拘留所的半路上,车子等了二十分钟,又来了一辆车子,下来人拿出一张纸给王志强,到了滁州市拘留所,王志强拿出那张纸宣读讲:杨友培你拘留了,十五日期法释放,宣读后把那张纸给控告人,控告人讲我没有错,你凭什么拘留我?

    在拘留所王志强压200元钱给拘留所所长,拘留两天内不给控告人家人知道,是控告人从拘留所里面的人刘艺南借手机打电话给家人讲的,控告人家人找了控告人两天,多次问法院的人,你们把我家属搞哪去了,法院的人就是不讲,控告人问拘留所所长我没犯法,我要求60天权利压钱或压房子,拘留所的人讲:“法院拘留人没有60天权利。”

    王志强给的那张纸,控告人家人和儿子来看我时,控告人让他读才知道不是拘留证(在拘留所好多人看都讲不是拘留证),而是071221日《全椒县人民法院执行拘留通知书》内容“全椒县公安局公安局执行拘留通知书”

    反而全椒县公安局没有拘留,法院买通滁州市拘留所所长无拘留证,无证据,故意徇私舞弊,利用职权打击报复,对我无故的违法拘留。

    拘留第二天,星期六县法院院长来到拘留所,但没有和控告人谈话,拘留第四天,星期一县法院朱晓清庭长带了两个法院的人,到拘留所找控告人谈话,法院的人造假讲控告人有错,让控告人签字,控告人讲我没有错,我要求60天权利,出去压钱或压房子,你们写得和我讲的不一样,我不能签字。

    控告人在拘留所天天不吃不喝,多次差一点死了,都是拘留所人救控告人的,拘留所所长还买了牛奶,方便面给控告人,但控告人没有吃没有喝。

    拘留第五天晚上拘留所所长送控告人回到全椒县,打电话让全椒县法院人来接控告人回去,法院的人没有来,之后拘留所所长就问控告人“你家里人电话多少,我让你家里人接你回去”控告人讲:我没有错,要关就关到底。

    12月29日,由于控告人天天喊冤,不吃不喝,不能动,昏迷不醒了,是拘留所的人喊医生来给控告人吊水的,救控告人生命,后全椒县法院朱晓清庭长和张浩,还有李院长又来拘留所找控告人谈话,讲控告人有错,让控告人签字,控告人讲“我没有错,不能签字”法院的人就让医生给控告人签字,控告人对医生讲“你要签字你认着,我没有错不签字”之后拘留所所长就在控告人昏迷不醒的时候,把控告人按手印,控告人不知道按了什么手印,就强行让控告人走,控告人不走,后来拘留所打电话到控告人家,让控告人家人来接控告人,控告人家人到了以后,控告人儿子读释放证,讲控告人承认并改正错误,控告人就讲“我没有错,更没有承认错”

    拘留所里面的人都知道我没有错,天天喊冤,不吃不喝,控告人不走,但拘留所人讲,提前释放就是承认错误格式,你要告就回家去,非要让控告人走,家人也劝,后来控告人就回去了,并给控告人一份全椒县人民法院07年12月29日提前释放通知书。

    在控告人拘留期间,控告人家人多次到人民法院讲理,要证据,但法院院长什么依据也没有,强行滥用职权,违法拘留,法院李院长多次找控告人家人去谈话,诈骗控告家人讲你承认你家人错了,保证释放后,带回家教育,我们就把人放了

    但控告人家人知道控告人没有错,所以没有同意,有一次控告人家人去法院讲理,当时李院长、朱庭长,还有一个法院记录人都在,控告人家人一直讲控告人没有错,但法院记录人却编造讲控告人家人承认控告人的错误,并带回家教育,和控告人家人讲的完全不一样,不能签字,在谈话中李院长还骗控告人家人讲:你家人都承认错了,你还不承认错误。控告人家人就讲:我家人没有错,你们法院要讲我家人错了就把证据拿出来

    2008年1月17日,控告人到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中院姓高的看后讲:“你这材料放着,申请复议我收下了,你在家等通知”。

    3月4日控告人到中院要我申请复议答复,姓高的讲:“正在搞在的,你回家等通知。”

    5月2日去中院姓高的讲:“你把原件带来”

    5月3日原件带去,姓高的讲:“你拘留证?”控告人讲:“执行拘留通知书就是拘留证”,姓高的讲:“这个不是拘留证,是给公安局的”后来姓高的讲:“申请复议我转给了张庭长了,你找张庭长。”张庭长又痞又懒讲:“现在转给我处理了,你找我,我正在朝上报”,最后一次喊我讲:“当事人怎搞没来”控告人家人讲:“又不是开庭,当事人来搞什么的。”后张庭长就问控告人家人什么要求等一些话,然后讲:“这是我们今天谈话笔录,你在上面签字”,控告人家人讲:“我来要申请复议答复,又不是来谈话的。”张庭长讲:“谈话笔录就是我们中院对你申请复议的答复”滁州市中级法院故意以恶劣手段又痞又懒不给控告人申请复议。

    2009年6月24日,控告人申诉到省高级人民法院,高院立案庭转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理,中院故意又痞又赖对错不讲,也不给控告人任何手续,更不处理,当天控告人又到省检察院抗诉,省检察院收下了控告人的材料,叫控告人一个星期去滁州市检察院处理,多次去市检察院纪科长讲转市法院信访办。

    控告人到信访办,信访办的人讲这个事情不是我们处理,不属于我们管,控告人又找检察院纪科长讲:“我把它驳回来转县检察院处理。我到县检察院杨检察官讲案件没有转来,当天我又到市检察院纪科长调走了,张科长讲你找县检察院姓迪的。

    第二天控告人又到县检察院,杨检察官讲“案件是转来了,你家三个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搞什么的,公安局关你找公安局,法院关你找法院”

    最后一次杨检察官讲“市检察院张科长叫我把四个案件都调来他处理”控告人找市检察院张科长讲“我抗诉全椒县法院违法拘留,你把四个案件都搞出来干什么?我只要你给我抗诉对错东西”张科长讲“我看看这四个案件到底怎么搞的。”

    后来张科长讲违法违纪找政法委。控告人讲“我抗诉到你们检察院就是你们事情,你们故意推辞责任,共同包庇假案,你们给我抗诉答复我就不找你们了。”反而滁州市中级检察院故意推卸责任,于2010年12月28日作出不处理东西给我,故意包庇假案。

    综上由于全椒县人民法院、公安局多次的打击报复,滥用职权,对控告人无故的制造四个假案。以权力对控告人违法拘留,气焰嚣张联合公安局长,法院院长期指使人对控告人辱骂,欺压百姓,情节恶劣。全椒县法院院长致事实于不顾,官官相护,打击报复依仗职权制造冤案,又如何能叫人信服,国家天天喊着和谐社会,又如何能和谐,并因此案又造成多个假案,给控告人本就特困的家庭带来重大破坏,倾家荡产,致使控告人病体长期奔波在外,给控告人造成重大损失,请求中央有关领导追究上述被控告人的责任,下函督办,在重事实,重证据的情况下,为控告人讨回公道!

                                                                                     控告人:杨友培

                                                                                      2014年7月9号


      文章信息
      作者:

      a法律的尊严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01-08 16:21:13
      阅读次数:753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
      温州工业用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