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伞下的上海包装城开发商发家史(原创首发)

    作者:niooke 提交日期: 2018-02-09 12:21:15

    2018年的春节就快到来,在各地打工的人们也陆续安排好了回家过年团圆的行程,但是同样在外地打工的张炎悦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张炎悦是浙江诸暨人,是一位小“包工头”,从事建筑行业多年,本来家境也算富裕,但是十几年前在上海承包的一个工程却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2000年底,开发商陈平以上海嘉定区马陆镇政府名义租用农田385亩,打算开发上海包装城项目,当时的镇委书记费某某亲任包装城工程总指挥。200212月份张炎悦以浙江诸暨建筑工程公司名义签定施工合同,包装城项目在20031月份开工,2003年春节后非典开始,材料价格猛涨。当时张炎悦向开发商提出:如果继续施工,材料价格按上海建委信息价,人工,机械调整按规定文件执行;如果退场的话则按合同清算。开发商陈平让张炎悦继续施工,因为是垫资工程,张炎悦不太放心,便去找了时任马陆镇书记兼包装城项目工程总指挥费某某。费书记说:“这是政府参与项目,你们大胆施工,就按陈平的表态结算,出了事找政府。”

    费书记信誓旦旦的表态让张炎悦吃了颗定心丸。 20048月份工程完工后,张炎悦找开发商陈平结算工程款,但没想到陈平再三推诿,后来镇政府出来多次协调也没有任何结果。在2010年的一次协调会上,陈平竟然指着张炎悦的笔者骂道:要拿钱找领导要,钱都被他们拿走了!

    张炎悦不明白,陈平让去找领导要钱,去找哪位领导要钱呢?钱又是被哪位领导拿走了呢?经过张炎悦多方了解,发现包装城项目完工后马陆镇政府就退出了合作,但还是用政府名义销售(无销售许可证)并且政府担保,陈平当时没有启动资金,找镇政府借了1000万,用来打点各方关系,导致包装城项目没有任何部门监管!2009年下半年,当初租的385亩农田变成了商品房用地(此地块嘉定区政府已经规划进嘉定新城),但是陈平仅仅支付了四千万的农业土地出让金,而当时的地价每亩已达到1200万左右,385亩农田价值30多亿的土地出让金就这样被侵吞了!更令人吃惊的是,2018年上海包装城被整体规划拆迁,国家当初只收了4000万土地出让金,但是现在却要为拆迁至少拿出50亿的费用!

     

    开发商陈平拿着超低价土地,老百姓却买着高价房,陈平可谓“一夜暴富”,据说陈平现在已移民法国,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张炎悦感到很疑惑:陈平侵吞国家巨额资金的行为难道马陆镇政府不知道吗?如果知道为何会这样的包庇放任陈平呢?包装城项目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利益黑幕?结合陈平之前在协调会上说的话,想必问题的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2011年张炎悦将材料寄给了上海有关部门的领导,嘉定区信访办组织协调,信访办领导提出:由政府出面和开发商谈判解决问题,如果解决不了走法律程序。张炎悦当时就不同意走法律程序,因为他已经没钱请律师打官司了,而且开发商在区政府有权力股份,区法院的某位副院长是开发商的法律顾问,试问这样的官司能打赢吗?信访办领导承诺说他们会去协调各方关系,保证诉讼的公平公正。201112月底,与开发商谈判无果后,该案件在嘉定区法院立案,嘉定区法院指派安亭镇法庭解决,审判的结果是张炎悦毫无意外的输掉了官司,安亭镇法官无视最高法2003年下达的【法(200372号】文件中“由于非典疫情原因,按原合同履行对一方当事人的权益有重大影响的合同纠纷案件,可以根据具体情况,适用公平原则处理”的规定,违法出具的(2012)嘉民三(民)初字第505号民事判决书侵占了张炎悦及众多农民工2588.55万元的血汗钱,据张炎悦反映:当庭审判时根本不允许他本人发言。

    张炎悦现在已经是负债累累,妻离子散,他本人为了躲债也是到处流浪,有家不敢回!张炎悦的母亲已是85岁高龄,为了帮儿子还债,做了十几年的保姆。都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这种最基本的道德准则都成为一种奢求了呢?中央提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关注此案,揭开上海包装城项目背后的腐败黑幕,让张炎悦能够拿回自己的血汗钱!

     

     


      文章信息
      作者:

      niooke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02-09 12:21:15
      阅读次数:2270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04%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