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官商勾结哄抢我合法房产那些事第十讲

    作者:求天问公 提交日期: 2018-03-02 18:32:46

    我们楼前的公共绿地,被兴隆台区兴隆农场的场长魏军霸占后,建了两排违章建筑,其中一部分挡住我家的南窗户,面对具有实力的地方恶霸,我一个女人在他的眼里,视作蝼蚁够不成一丁点威胁,并时常放风,谁敢告他,打断他的腿,当地的百姓见他都吓得疏了骨头,同时助长魏军的为害一方的嚣张气焰,根据以往经验,在盘锦告他根本不成,但我还是走进盘锦市纪检委的大门,没有想到纪检委的信访接待人员听完我的述说,连记录都没做,直接告诉我找建委,建委的同志告诉我说他们不管,让我去兴隆台区法院告,到兴隆台区法院立案厅,他们又叫我到纪检部门反映,下午四点多钟,从一早晨出来到现在,我连中午饭都没吃,我又回到盘锦纪检委的原点,刚上台阶往里头进,正赶上上午接待我的那个同志往外走,我告诉他我走了好几个部门都不管,他解释说他们只接待反映处级干部的违法违纪线索,叫我以后别再来了,并吩咐值班人员别让我进去,我又饿又渴外加上火,坐在盘锦纪检委的门外的石阶上百感交集,万念俱灰,眼泪扑漱漱往下流,身边不时传来盘锦市纪检委下班人员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那天我在那坐很晚才回家,那种绝望和无助我一生难忘,接着魏军很快得知我去上述部门告他了,他倒是没扒了我的皮,砸断我的腿,而是在我家南窗户前加盖了露天厕所,并把那几条狗拴在我家窗下,拉屎拉尿,夏天我家窗户门全关上,露天厕所的屎尿和狗屎尿的恶臭扑鼻而来,那黑乎乎的苍蝇爬满了我家南窗户的玻璃上,我决定还得告他,我开始不断地给市委书记写信,给市长写信,给盘锦市纪委书记写信,但几个月下来,石沉大海,一点效果都没有,我又去辽宁,国务院信访办等部门都没有一点效果,这时我意识到问题严重了,魏军的门头太硬了,从中央到辽宁省再到盘锦市都有人照着他此言不虚,所有告他的信件都被截留摁住,家人和亲属都劝我别告了,生性倔强的我决定铤而走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么屈辱的活着还不如死了好,我决定拦车告状,我听说盘锦市市长程亚军为人正派,作风公正,这时候是2000年以后了,市长出行警车开道,随行人员一大帮,在这种环境下,拦住市长的车,并能亲见市长何等艰难,万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每天一早我躲在一边观察,市长从办公楼走出来到上车也就两分钟,警察和随行人员站立周围,连靠前的机会都没有,怎么能见到市长陈诉冤情呢?每天我都计算着,研究亲见市长的最佳方案,而且只有一次机会,只能成功,如果失败了被拘留还是小事,就是他们认出我的脸再想亲见市长不可能了,终于在一天早上,我等来了一个机会,两个警察走开了,另两个警察在交谈着,工作人员误以为我是环卫工人,就在市长向车门走近一霎那,我冷不丁往里闯,一个警察迅速抓住我的衣服,可那天我系的是上海的妹妹给我买的真丝方围巾,我身子猛地一闪了挣脱,他抓住的是我的方巾,紧接着我迅速地扑倒在车门前,说的第一句话是程市长我终于见到你了,我把事先准备的照片递给了程市长,并做了简单说明,之后实在忍不住嚎啕大哭,我明显看见程市长的手哆嗦了两下,他好言安慰着我,让我先回家他要去开全市干部大会,第二天一早七点钟,盘锦市建委主任宋族明领着副主任一行人一大早来了,那些副主任看见我都好似仇人,但宋局长跟他们态度不一样,看到眼前此情此景当时就做出决定,把挡住我家的那部分房子先拆了,窗前露天厕所拆了,屎尿处理干净,把那几条狗牵走,这时魏军也来了,开着自己的私家车不过上面配警灯等警车标志,副主任们把他拉到一旁说着悄悄话,其实程市长要求恢复原貌,建委特别那些副主任从中打折扣,暗地里保留了魏军一大部分违法建筑,我家重见天日,可就是这一拆为我家以后遭到盘锦官商勾结暴力强拆埋下祸根,后来程市长调离盘锦,魏军的权力和实力比以前还大,又建房把我家南窗户挡住,露天厕所和狗还在以前的位置,一场浩劫在等着我们三和集团冷冻厂的住户居民们,这场灾难是盘锦权贵们主导的人祸,在这场灾难中,军民乐批发部挺住了吗?魏军的那些非法建筑得到高额的拆迁赔偿了吗?(上面一共是十讲,我已是久病之人,想在我离开人世前写下我的真实经历,把我家怎样被盘锦官商勾结给哄抢的全过程写清楚,把那些丑陋不堪的官员的黑幕揭露出来。)

      文章信息
      作者:

      求天问公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03-02 18:32:46
      阅读次数:4735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04%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
      温州工业用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