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珠海一老板举报涉黄场所设局陷害投诉无门

    作者:珠海报料 提交日期: 2018-04-11 09:06:56

     举报人呼吁:珠海市纪委监察委启动调查依法处理

     

    2016年,广东省国盾特卫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珠海分公司老板朱伟文实名举报珠海市香洲区前山派出所辖区涉黄保健中心,遭到设局陷害。

    两年多来,朱伟文始终坚持向上级部门讨要一个说法,虽有得到上级部门重视,但相关投诉材料被“打回”珠海后却变得石沉大海。

    涉嫌充当涉黄保健中心“保护伞”香洲区前山派出所原所长郑某某升迁珠海市公安局,其派出所人员随后调迁,逍遥法外

    涉黄香洲区前山商务豪庭保健中心(地址:珠海市前山逸仙21号)进行简单的“改头换面”,其原来老板林少杰则换成其他人,继续经营,若无其事。

    2017年5月2日,珠海市香洲区检察院控告检察科向举报人朱伟文出具书面答复(珠香检控申控[2017]7号)称,2013年—2015年期间查处涉黄世纪豪庭商务酒店按摩中心违法行为共9次。

    那么,屡被查出涉黄“记录”的保健中心,其老板林少杰没有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反而举报人朱伟文险些“锒铛入狱”,其背后究竟隐藏什么故事?

     

     

    实名举报涉黄按摩中心遭到设局陷害

     

      2015年7月份,朱伟文一位朋友在涉黄香洲区前山商务豪庭保健中心消费,发现该中心有色情嫖娼卖淫活动。该朋友使用手机拍摄有一些视频资料,之后提供朱伟文阅看。

      随后,朱伟文认为不妥,先后多次向香洲区前山派出所、珠海市公安局110报警投诉。但是,香洲区前山派出所对前山商务豪庭保健中心存在色情嫖娼卖淫问题却是“走过场”,没有做出任何依法严肃处理。

      故此,朱伟文不得不向珠海市公安局治安部门进行举报,珠海市公安局对该涉黄场所进行查处。

      未料,实名举报涉黄娱乐场所之后,朱伟文遭遇原所长郑某某(现调任珠海市公安局)、原副所长许某某(现调任)、及涉黄香洲区前山商务豪庭保健中心老板林少杰等人庞大利益关系浮出水面,设局构陷,实施多次打击报复。

      朱伟文举报称,涉黄香洲区前山商务豪庭保健中心老板林少杰与原副所长许某某是老乡关系。许某某副所长涉嫌收受涉黄场所“保护费”,有一定“干股”。

    在朱伟文实名举报期间,许某某副所长的老婆2次打电话威胁朱伟文家人,警告朱伟文不要再举报保健中心涉黄卖淫嫖娼的事情,否则全家人都不好过!

    朱伟文对涉黄娱乐场所举报后,虽然有相关人员威胁,也有人“劝告”举报人朱伟文“冤家宜解不宜结”。

    后来,发生一系列设局报复的事情,让朱伟文“措手不及”。

      2015年,涉黄香洲区前山商务豪庭保健中心老板林少杰向香洲区前山派出所报案称,朱伟文敲诈勒索林少杰18万元人民币。

      朱伟文认为,林少杰捏造事实诬告陷害,报案理由:2015年8月中旬,保健中心另外一个老板何讯声称自己收购了保健中心其他股东股份,自己当老板需要社会朋友关照。何讯通过朱伟文好朋友陈北鹿介绍相识。当时,何讯提出借用朱伟文会所,并自愿支付18万元费用,召集社会朋友一起聚餐,拓展人脉关系。

      2015年9月19日,朱伟文就何讯要求,在会所安排宴席,邀请身边朋友近百人。何讯在宴请开席前,还上台发表欢迎词。整个宴请过程,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不存在所谓“敲诈勒索”情形。

      经消费结算,何讯支付的18万元剩下2万元。

      过后,朱伟文多次电话好朋友陈北鹿,要求何讯过来结算退款2万元。而何讯只是交代剩余的钱款用于今后买卖香烟接待使用。

      2015年12月4日,保健中心老板林少杰向前山派出所报案称,朱伟文敲诈勒索其18万元。

      2015年12月8日,前山派出所传讯朱伟文到派出所做笔录。朱伟文将18万元的事情来龙去脉都解释得一清二楚。时至次日即12月9日凌晨两三点,才释放朱伟文回家。

      第一次传讯后,朱伟文以为事情至此了结。好朋友陈北鹿在了解到朱伟文被报案敲诈勒索之后,找到拿出18万元宴请的何讯、陈邵强等人在陈北鹿办公室当面对质,将事情都弄得一清二楚。

      2016年1月7日下午,朱伟文第二次接到前山派出所电话传讯。朱伟文到派出所后,第一时间被民警关押禁闭起来,然后按照拘捕审讯犯罪嫌疑人程序进行抽血、十指入档、照相等等。执行民警明确表态,是郑所长要求这样做的。

      期间,朱伟文发现何讯在隔壁拘禁室。何讯如实交代,何讯拿出18万元宴请社会朋友的事情,是林少杰一手策划报复陷害朱伟文,林少杰让朱伟文坐牢。

      而何讯也被拘禁的原因,是不配合林少杰指证朱伟文朱伟文,才落此下场。

      在第二次传讯期间,原所长郑某某曾对朱伟文说,“上次传讯你(2015年12月8日)后放你出去就是让你主动找林少杰老板妥协,不要再举报……”

      朱伟文简单回答后,继续遭受民警的逼供,被要求承认交代敲诈勒索事实。

      当时,前山派出所要将朱伟文送往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进行案审,由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加之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主要领导发现问题后过问案件,郑某某所长惧怕自己胡作非为、滥用职权报复朱伟文一事败露,才指令民警把朱伟文释放,以清除其打击报复朱伟文的严重后果。

     

    检察院调查涉黄保健中心“保护伞”及打击报复问题没有结论

     

      朱伟文是否涉嫌敲诈勒索,能否出具侦查结论?林少杰是否在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的犯罪行为诸多问题,朱伟文多次提出要求珠海市公安局解释,香洲区检察院也就这些问题发函督促要求解释,至今却是杳无音信。

      但是,香洲区检察院控告检察科在案件相关问题尚未查清的情况下,向本人作出答复(珠香检控申控[2017]7号),认定原前山派出所所长郑某某(注:现调任珠海市公安局不存在涉嫌他人“保护伞”犯罪,并决定不予立案侦查。

      在前山派出所原所长郑某某“策划”的两次询问过程中,朱伟文精神遭到折磨,身心俱疲。之后,朱伟文多次向珠海市公安局、局纪委张俊生主任反映遭遇原派出所所长郑某某充当涉黄场所的“保护伞”,以及利用职权对朱伟文实施报复陷害的情况,至今仍得不到一个答复。

      2017年5月2日,珠海市香洲区检察院控告检察科出具书面答复(珠香检控申控[2017]7号)称,2013年—2015年期间查处涉黄世纪豪庭商务酒店按摩中心违法行为共9次。

      朱伟文在2015年7月份在朋友处了解发现该按摩场所存在涉黄问题,但前山派出所却没有依法处警。对朱伟文所提供相关违法人员也没有立案查处,那些按摩中心服务人员仍继续在该地方上班。

      香洲区检察院认定,前山派出所及办案民警在朱伟文涉嫌敲诈勒索一案,侦查取证存在瑕疵。

      朱伟文认为,香洲区检察院应该给予重视,查清这个办案“瑕疵”,到底对朱伟文伤害有多大?案件背后是否存在涉黄世纪豪庭商务酒店按摩中心老板林少杰捏造事实、诬告陷害朱伟文?前山派出所原所长郑某某是否参与报复陷害?

      但是,香洲区检察院并没有就职权范围内能够查清的问题进行一一清查。把一起涉嫌虚构犯罪材料诬告陷害、打击报复实名举报人的案件,有待查实的犯罪情况,推给了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去核实。

      香洲区检察院是法律监督机关,朱伟文实名举报的问题正是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下属派出所民警存在违法包庇的问题,香洲区检察院应该依法对朱伟文提出问题进行核实,防止地方公安机关互相护短,放纵其民警违法犯罪。

    自从第一次投诉反映至今八九个月时间过去,从珠海市香洲区检察院认定派出所办案存在“瑕疵”,到“报案人”林少杰是否诬告陷害朱伟文等问题,均没有任何书面答复。

    在此,惨遭打击报复的朱伟文呼吁,珠海市纪委监察委、珠海市公安局能够启动调查,依法对这起涉嫌有公职人员参与涉黄娱乐场所经营和打击报复举报人的案件进行调查,并处理相关责任人,还举报人一个公道。


      文章信息
      作者:

      珠海报料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04-11 09:06:56
      阅读次数:2300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