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中院不纠错,坚持以伪证定案,是对法律的亵渎!

    作者:xiaoping1953 提交日期: 2018-08-07 20:52:28

    黄晓平受贿案,历经八年艰难申诉,安徽省高院终于在2015年9月22日,下达“再审决定书”,指令宣城中院再审。宣城中院本应按照法律规定,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坚持证据裁判原則,依法纠错;遗撼的是2016年3月23日再审,虽然撤销了一、二审判决,但(2016)皖18刑再终1号刑事判决书,仍然坚持以伪证定案,不愿彻底纠错;究其原因,主要是怕担责。这是对中央依法治国和当前法治精神、法律规定的对抗! 1、 不依法传唤证人出庭质证。谈宏福是诬陷黄晓平的始作俑者,一、二审开庭,就不敢到庭质证。再审开庭,当事人申请法庭传唤谈宏福出庭质证,法庭以“侦办机关找不到”为由,拒绝传唤。但事实表明,谈宏福对侦办机关是随传随到,并按照办案人员的“操纵”,对几年前的证词进行了“修改”。 2、 谈宏福诬陷黄晓平收贿共计三笔(2、7万元,1万元,2万元),办案人员按照谈的陈述,编织了所谓的“证据链”;但物价局的财务资料以及多人的证词均与谈宏福的证词相矛盾,“证据链”被打破。再审法庭面对众多的证人出庭作证,以及客观的财务资料,作出否定二笔(2、7万元、1万元),肯定一笔(2万元)的判决,毫无道理和根据。谈宏福同时讲了三件事,既然有二件是虚假的(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又怎能确信他讲的另一件是真实的呢?! 3、 根据谈宏福的陈述,“2001年上半年大概四、五月份,他从十字供销社支取了几万元现金,第二天到吉祥饭店,送给黄晓平二万元”。按照办案常识,办案人员应该查证谈宏福是否在十字供销社领取了几万元(领条、金额、时间等)。十字供销社是正规企业单位,帐目齐全,一查便知。办案人员不取证(是不敢取也取不到,捏造的事实是经不起检验的),而法庭也不要求侦办机关补证,对谈宏福的证词不调查、不质证,仅凭谈宏福说“送了黄晓平二万元”就定案,这是“确实、充分” 吗?如此断案,匪夷所思! 4、 最高院《关于全面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第30条,“人民法院作出有罪判决,对于定罪的的事实应当综合全案证据排除合理怀疑。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综观谈宏福在本案中的证词,前后不一,与他人的证词和物价局的财务资料存在矛盾,他的证词又怎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再审法庭已经否定了谈宏福的二笔(2、7万元,1万元不能排除合理怀疑),说明谈宏福是在捏造事实,二万元的证词(从十字供销社支取几万元现金没有证据)更是经不起推敲、证实,依据存疑的证据强行定案,难道是 “确实、充分”吗? 5、 《刑诉法》解释第六十三条,证据未经当庭出示、辨认、质证等法庭调查程序查证属实,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中央政法委《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第六条:坚持证据裁判原则,依法应当出庭的证人没有正当理由拒绝出庭或者出庭后拒绝作证,法庭对证言真实性无法确认的,该证人证言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 6、 宣城中院(2016)皖18刑再终1号判决书,共44页,洋洋万字,充满了含糊、矛盾的表述;违背法律基本原则,坚持错误不纠,是“揣着聪明装糊涂”,搪塞和愚弄人民群众。它的形成,是国家法治的悲哀,与当前中央精神和法律规定背道而驰;更是人民的灾难,其结果只能是动摇人民群众对国家法律的信任。省高院可以将它晒到网上,或请法律专家评判、论证,看其是否是一份符合法律规定、逻辑思维正确、公平正义的法律文书! 综上,充分说明宣城中院不按按法律规定断案,有错不纠,坚持依伪证定案,其实质是枉法,是对法律的亵渎!

      文章信息
      作者:

      xiaoping1953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08-07 20:52:28
      阅读次数:1209
      回复次数:0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
      温州工业用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