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书:重病青年以人头控诉村官贪污克扣8650多万青苗补偿费

    作者:胸中的火焰 提交日期: 2018-10-06 16:41:03

    我是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隐珠街道阡上村的一个普通村民苏中阳,要说有什么特点,恐怕就是今年32岁就已经是身患10年严重强制性脊柱炎的病残之躯了。本应是孝敬父母之时,却还需年过六旬的父母照顾支付医药费成为父母的拖累,自感也是极为丢人。因举报被村干部刘润亮、村主任刘运茂克扣村民80%50%共克扣了8650万元的青苗补偿费及没批文圈占土地,现被定性为一名上访人员,已经查证属实的问题却遭遇各种不公,无处讲理,反遭胁迫。疾病缠身却没钱医治,我光棍一根、烂命一条豁出性命誓要讨一公道,为防不测留遗书一封,如我身遭不测请割下我的头,我即使无法活着讨一公道,也要用我的人头控诉村官的恶行。


    家中土地被征收对于我家来说本应是喜事,能给我好好看看病,但却遭遇村委通知土地补偿费没有,地上的种植物的青苗补偿费也要被村委克扣80%50%如此不公之事,村民不服先是地里的种植物被砍伐,后再殴打村民,更是发生过村民去村委办公室反映树木被毁被当场围殴至重伤的事。阡上村的200户主也于2018年联名举报到中央巡视七组过,交办当地黄岛区纪委后也查证属实共克扣了8650多万青苗补偿费,但却称“我们不管”,我据理力争讲述相关法律条文,黄岛区纪委都承认青苗补偿费是属于个人的,但又称“纪委只管纪律,不管法律”,我再列举中纪委通报的此类案例,黄岛纪委回避正面回答就是强硬称不管,就这答复爱接受不接受还拒绝出具书面的答复。




    幸好当时我们有录音,否则日后肯定不会承认,黄岛纪委的名言多了去了,我们反映村书记刘润亮给其家里养铲车包工程做的表弟办理了亲情低保“低保查账不属于纪委受理范围,村民自己去查再提供证据,纪委只处理问题,不管查低保”举报村干部贪污“只有线索,我们不查”,举报圈地卖地、利益输送、公款旅游、小金库都告诉去哪查、怎么查能查到了“让我们回去整理成书面的再提供给黄岛纪委”但再去黄岛纪委却拒绝接待我们。我们到青岛纪委一句属地管理又推给黄岛纪委。


    我们821日到山东纪委反映,山东纪委了解了村干部克扣了8650多万青苗补偿费后,当场回复我们“不管?我们管”让我们一个月左右去青岛纪委了解办理情况,918日到青岛纪委询问,又是“属地管理,黄岛纪委已经给我们答复了,我们没有核查下级纪委的职责”赶我们走,921日打通山东纪委12388电话“青苗补偿费是属于个人的这是没问题的。我们山东纪委这边再督促一下,你们再去青岛纪委,双方都督促一下青岛纪委纠正黄岛纪委”。但928日去到青岛纪委时却还是以往说辞,更甚至拒绝给我们做来访登记,因接访我们时已快到下班时间直接跑一边聊天不理我们等到下班时间直接走人。


    回来后过了两天有一人接到当地派出所传唤说我们“扰乱单位秩序”。没有传唤我,在这还是要感谢当地派出所照顾老弱病残的社会公德,可怜我一家老弱病残没传唤我。我们怎么扰乱单位秩序了?是山东纪委让我们去的,青岛纪委窗口不给我们做来访登记就罢了,临近下班时间还跑一边聊天等下班不理我们,这倒成了我们有错了!那地方有监控的你们调取监控看看我们按秩序排队,哪有闹事了?真是官有千错不纠民错一步必严惩,这还不是什么高官,就一村干部就能手眼通天,肆意妄为。克扣了我们8650多万属于个人财产的青苗补偿费,村干部会是干净的没贪污腐败?鬼才信!


    我本是相信法律是公正的及党中央“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号召,就截留青苗补偿费起诉至法院,经过近3年时间别说判决了,山东三级法院都裁定“青苗补偿费分配方案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敢问法官你们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我真奇了怪了法律条文我能讲出数十条,相似案例我能在裁判文书网找出成千上万,也与青岛市2014年的【平度3.21征地纵火案】如初一致,唯独没出人命罢了,怎么我们阡上村成法外之地了。有法官给我作揖求我放过他怕引起群体事件,山东高院法官甚至电话里跟我解释“法律是要照顾地方的”我当时反问“法律一小小村干部都要照顾,我们老百姓怎么不照顾了”。我现在好像懂了“法律是好的但不是我等草民能用的”这句网上流传的话原来不是瞎编的,青苗补偿费这种本已细则化、模板化、板上钉钉的案件都能出现连受理都成问题。


    中纪委928日又发【果树补偿款去哪了|清廉中国·微视频】又是一个讲青苗补偿费是要给个人的宣传释义,而实际情况是地方完全背离中央,只知道欺压百姓。中央纪委视频链接:http://v.ccdi.gov.cn/2018/09/27/VIDEaymNemfKcuoqcsXGjXPo180927.shtml


    父亲、母亲恕儿不孝,辛苦把我拉扯长大,非但不能孝敬你们,现在到成了你们的拖累。留下遗书也非我本意但病在谁身上谁知其痛苦,发病疼起来常常夜不能寐半夜起来吃止疼药,还要忍着疼痛一瘸一拐走访青岛各部门,受衙役的欺负,村干部整日耀武扬威。我也知道村干部背后有靠山,否则都已是查明的问题衙役也不会如此霸道、法官也不会给我一草民作揖,全地区没有敢截留青苗补偿费的村,两名村干部敢克扣8650多万这么多钱没靠山小小村官也没那胆量。但我咽不下这口气,治不了病我的后半生也没什么希望了,家中还有姐姐照顾,这辈子我最幸运的是有个好姐姐、好姐夫,他们孝敬您二老我没有顾虑,只能期盼如有来世还愿做二老的儿子,不再拖累你们,有个好身体好好孝敬二老。


    身前事、身后事已交待,如猛虎的衙役们:要抓要关,要打要杀悉听尊便,想要对付我这病弱的平头老百姓知道你们有的是办法,我是彻底光脚的,被取消资格的原低保户也肯定的没钱孝敬你们。我只有烂命一条,当数十条法律在你们眼里成一堆废话、垃圾的时候,上天还留给我这个弱者能做的最后的挣扎的选择。如有不测死后我也要用我的人头控诉你们。

                                                       阡上村村民:苏中阳

                                                             电话:13793232265

                                                              2018106


      文章信息
      作者:

      胸中的火焰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10-06 16:41:03
      阅读次数:2056
      回复次数:2
      点击回复比:0.1%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