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兰田集团创始人化书善揭开:王士岭侵占集体财产13亿的面纱(原创首发)

    作者:人民呼声2019 提交日期: 2018-10-06 19:32:44



    我叫化书善,是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兰山办事处水田居委,2001年8月“居企分离改制”所属的山东兰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兰田控股]创始人。身份证编号:372801195306121xxx。我和部分创始居民股东实名举报:

    全国人大代表王士岭侵占集体财产13亿的面纱


    一、违法操控公司、霸持经营权,打造家天下

    1990年8月,王士岭从频临倒闭的临沂郑旺苎麻脱胶厂被聘任到当时的兰田集团任董事成员兼副总。

    2005年9月26日,兰田控股因“华药项目”纠纷发酵卷入诉讼旋涡。公司创始人在市公安局和检察院分别侦案期间,曾先后两次书面委托王士岭主持兰田工作。创始人在押后,曾于20071228日通过律师捎信让自己女儿代行在兰田控股的10%持股权益,但遭到王士岭公司经研究对信上提出的事情不同意的非法拒绝。

    2007年12月28日,王士岭超越创始人授权,操控公司违反股东大会选举董事、董事选举董事长的法定程序(兰田控股为纯民营企业,当时创始人尚未判刑),裹挟非董事化绍权、韩伟、孙如昕三人以“董事会决议”之名签字选举自己为兰田“法定代表人”。

    2007年12月29日,变更登记自己为董事长,同日将未经股东大会选举的前述化绍全等三人登记为公司董事。

    2007年底,王士岭为掌控公司,无视创始人时任居民持股会会长且并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以及在民政局注册的事实,操控公司违反兰山办事处关于“由水田居委会召集居民股东大会并选举‘居民持股会’”的规则程序,擅自宣布心腹化绍全为占股42%的法人股东——居民持股会的会长,尔后强行抢走由原持股会秘书徐红萍保管的“水田居民持股会”公章至今。

    十多年来,作为经全体党员和居民连续选任三届的水田社区党总支和居民委员会,对王士岭操控下的“水田居民持股会”运作的内幕以及任现职的所谓“持股会会长”是怎样产生的概不知情,王士岭和“提线持股会长”也从没有和党总支、居委会议商对接任何工作,以至兰田控股完全脱离了占股42%的居民股东的监管。

    2010年底,违背创始人入监会见时关于兰田控股、董事长和总经理不能一人兼任并提出总经理人选的建议,擅自将其儿子王清东公布为兰田控股董事成员兼任总经理。至此,兰田控股成为王士岭的“家天下”。

    多年来,为打造独立王国,王士岭对不谋同道者围剿追杀不遗余力,手段残忍。就连他的专职司机夏某因看不惯其行为提出不想再为他开车,随后即被报复开除。当以夏某为首的受害员工屡屡上访、讨要说法时,多次遭到马仔打手刘士某等人恐吓、欺骗至今无果。

    王士岭获知被创始人“举报”信息后深感惶恐。2017年11月27日,水田居委莫名收到一份让代转给创始人的碾转从浙江湖州发来的顺丰快递——盒内装有一双旧的棉红袜子(意“血色挖子”)。11月29日,水田居委受创始人委托,到兰山派出所报案。

    二、权钱交换寻找保护伞、贿选、禅让代表向政治领域渗透

    2009年9月2日,兰田控股所属临沂金兰物流公司发生重大爆炸燃烧事故,事故造成18人死亡,10人受伤。

    事后,该公司董事长季相国被免职。王士岭遂将时任兰山区委书记XXX的亲妹夫李宗某安排到兰田控股任董事成员兼任金兰物流公司董事长。2010年7月27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为李宗某。
       
    2011年6月30日,王士岭作假让李宗某以2001年8月兰田改制“股东发起人”的身份交现127.56万元,并登记持有兰田控股1.59%股份。

    即使按2010年3月临沂博尔信价格评估公司出具的《价格评估报告书》显示兰田资产11亿元计算,李宗某持有1.59%股份对应资产价值为1749万元。这就是说,王士岭白送给XXX、李宗某兰田资产扣减交现127.56万元仍高达1600多万,更何况李作为“董事”可享受“半价交现”以及兰田现今市值家底远超30亿元已是人皆尽知。那么,李宗某仅凭些微非对价交款即享有兰田控股4700余万元资产并开始享受该股份年度分红的做法不能不让人诘问——如此慷慨施舍背后隐藏着哪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令人疑惑的是,金兰物流发生如此严重安全事故,作为直接责任人的王士岭不但没被追究任何法纪责任,反而先后猎取“临沂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山东省道德模范、山东省党代表、第十二、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等头衔,个中秘籍,让人唏嘘?!

    更让人不解的是,在将其儿子王清东公布为兰田总经理并塞进董事局后,竟能禅让自己的“山东省党代表”给违反计划生育尚未受到处理的儿子、并实现2017年6月赴济参会。王士岭亲外甥孟宪某,也当上市政协委员。保护伞荫佑下兰田成为“家天下”,鸡犬莫不升天!

    三、侵贪居民和公司财产13亿元

    2001年8月30日,兰田经兰山区体改委批复实行居企分离改制,登记为注册资本8千万(元、股)的山东兰田集团有限公司。王士岭持有公司股份1.6%。

    根据兰山办事处《关于水田居委企业改制分离中有关问题的意见》第三条“在资产分配中,为增强股份制企业的发展后劲,经居民代表会讨论通过后,可以从总资产中留出部分作为股份制公司的公积金”文件精神,兰田集团和水田居委会共同出台了“关于兰田集团总公司经营管理层权益分配的决议”。最终确定“居民持股会”享权占股42%;创始人占股10%;包括王士岭在内的69名经营层股东占股27.479%;公司改制回购72名股东占股9.72%和备存股份10.801%共计占股20.521%留作公司公积金。               
     工商登记显示,兰田改制时留作公积金股份总计20.521%占股,已于2011年6月26日,被王士岭擅自以些微非对价交款私分登记到父子团伙和官员亲属等17人名下。董事成员王士岭占股12.78%、王清东占股1.65%,李宗某1.59%
    (区委书记XXX妹婿)、王印某3.62%、韩某2.87%、孙如某2.81%、化书某4.13%、化绍某3.29%。原回购72名股东占股9.72%部分,公司在改制当年已按交一退五支付回购款780余万元。该年以个人持股数额放大五倍回购方式至2011年底已逾十年,今昔相比不光集团净资产数额产生溢价,伴随公司规模扩张的管控方式更已时过境迁。显然,王士岭按原持股交现数额放大五倍回购方式在新的股权增持中已不能适用。更何况,以董事会决议董事还给予购股款额30%-50%不等的减免照顾更属滥权之任性。

    退一步说,即便属合法购买也应遵循规则,即增持购买股份的出资价格应当不低于入股时经核准或备案的每股净资产评估值。这就是说,王士岭既然在改制结束十年后想把公司原留存20.521%公积金股份变为自己和团伙持有,那就必须满足并履行增持购买股份的合法程序以及足额交纳对价款两个要件。

    所谓履行合法程序,首先应根据兰田公司章程第十三条“对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出资作出决议”的规定,需向股东大会说明相关人员增持股份的理由是否充分以及增持股份定价依据等细节,并须经股东会议通过或履行必要手续后生效,而不是撇开股东会议仅凭自己拼凑的没有法律行权效力的所谓“董事会”就能决定的。事实上,被举报人根本没召集股东会进行相应说明,也就无从谈起股东会表决前提下的签字或对增持价格的认可,更何况兰田控股监事长何彦某等众多经营层股东根本对增持一事毫不知情,那么股东会缺失乃至股东意见行权的短板,足以说明被举报人在增持股份程序上属于违法操作。

    再就是即使按2010年3月《博尔信评估报告书》显示兰田资产11亿元计算,那王士岭2011年6月增持20.521%股份对应兰田资产已达2.26亿元之多。这就是说,应当依照“与资产对价等额出资”的原则将该对价款交清方能持有该股份。而他们仅凭所谓“董事会决议”即按十年前回购价格对购股者再给予30%~50%的减免照顾、累计交现千余万元{即1%持股交16万元×5倍×21%÷1%×60%(交款均比) =交现1千万元计算},就将20.521%股份对应的2.26亿元资产占为己有并享受年度分红的做法涉嫌塌方侵贪。

    图中:证据18:王士岭父子在瑞兴公司持股登记

    工商登记显示,王士岭等18名自然人于2011年6月27日以出资1470万元、占股49%和以法定代表人为王士岭的兰田控股以出资1530万元、占股51%,共同组建法定代表人同为王士岭的临沂瑞兴市场发展有限公司。王士岭以交现350万元、占股11.67%,其子王清东交现130万元、占股4.33%,其外甥孟宪某交现35万元、占股1.17%,心腹会记丰茂某交现70万元、占股2.33%。问题是,被举报人将原本属兰田控股100%投资建设且经营二十多年,价值约占兰田总资产三分之二的十个市场项目重新装入注册资本3000万元的瑞兴市场发展有限公司,尔后以交现1470万元享有瑞兴公司49%即享有十个市场项目49%的权益、以及享受年度上千万分红的做法是否合法?说白了,这等于王士岭团伙从原本包括居民股东在内共占股52%的他人权益中,又剥离拿走了49%约占总股本17%52%×49%×2/3)的对应资产,致居民股东名下42%占股实际已被稀释仅剩28.27%,而王士岭团伙则事实占有了总股本65%(48%+17%)的权益,其中光侵贪占股就达到39.021%{20.521%+17%+1.5%(刘新某等小股东占股)}

    无论是按2010年3月评估资产11亿元亦或按现今市价资产30亿元计算,则该团伙塌方侵贪股份资产加历年分红总额已达5—13亿元之巨。

    这是一个多么骇人惊天的数字。可谓蝇贪联袂、其害猛于虎!

    为加大自己持股数额,王士岭将目光瞄向持股8.069%的44名经营层小股东和虽已不在兰田工作但仍持有兰田股份的股东。他们开出了和十年前即兰田改制结束时回购股份同样的价格,即收购股份支付的对价现金是原交款数额的5倍。淫威之下,有人忍气吞声选择解除劳动合同后拿钱离开,更有刘新某、化书某等人所持股份不光无端被王士岭等人侵吞私分殆尽,工资和分红更是凭空蒸发。

    2013年1月22日,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强调: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法违纪案件,要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不管涉及到谁,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王士岭种种违法违纪既往,证据确凿。我们坚信,随着舆情的关注,王士岭及其保护伞被绳之以法,终究不会是法治的无奈。一定会随着领导重视和社会舆情的关注被依法追究,一定能挽回我们居民股东的损失。好在党中央国务院体察民情,及时出台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扫黑反腐一手抓,当下政商腐败已经形成了一个犯罪链条,反腐要从部分政商的要害处动刀,打黑要从黑社会团伙的“七寸入手”。那么,号角已经吹响,利剑已经出鞘,党中央的决心就是人民群众的信心,我和水田居民股东的春天还会比全国人民的春天来的晚吗?对此事件揭发检举如有不实,愿负法律责任。
    实名举报人:兰田创始人化书善和部分创始居民股东
    新闻采访请联系:17039822166
    201810


      文章信息
      作者:

      人民呼声2019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10-06 19:32:44
      阅读次数:5106
      回复次数:1
      点击回复比:0.02%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