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高级法院行政庭法官只对城步官员非法“会议纪要”负责,不对国家的法律负责。(原创首发)

    作者:忍辱負重 提交日期: 2018-10-07 15:52:01

    湖南省高级法院行政庭法官只对城步官员非法会议纪要负责,不对国家的法律负责。


    城步县检察院传唤证人彭毅问话后,非正常死亡,因本案被告城步县政府以非法会议纪要对彭毅死亡原因均应自负一切责任,城步县检察院没有任何责任的定性。才使受害人被剥夺了向上级部门寻求司法申诉权利。

    湖南省高级法院行政庭蒋敏文党平为了包庇被告违纪违法,违反法定程序,藐视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实施《行政审判指南》当作废纸一张不执行,不适用刑法第八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受害人在追诉期限内向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申诉,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立案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蒋敏文党平为包庇被告不再受追诉,只对被告非法会议纪要负责,不对国家的法律负责,错误适用《刑法》第八十七条第四项二十年规定,裁定不予以立案,继续造冤假错案。
    因本案是湖南省范围内第一重大涉及城步县政府、县、市、省、公、检、法少数领导、工作人员严重失职渎职,行政不作为,是《行政诉讼法》 第十五条第三款规定的本辖区内重大、复杂的案件,必须提级或者异地法院审理,本代理人多次向湖南省高级法院邮寄申请管辖权异议,湖南省高级法院收到后不闻不问,不予以立案审查。

    湖南省高级法院收到受害人上诉状,行政庭蒋敏和文党平借故以休假为名,包庇被告城步县政府违纪违法,拖延本案审理为实,公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八条规定,高级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需要延长的,由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湖南省高级法院也没有报请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延长,擅自拖延了本案五个多月,敷衍了事作出不予以立案的行政裁定。


    湖南省高级法院行政庭蒋敏、文党平、潘兵、龚金真、谷国艳、郑波这些不良的法官眼里,国家的法律法规当成是糊弄受害人一张废纸,可执行可不执行,本案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对被告不利就不执行,。


    我们起诉城步县政府政法委作出的 违法会议纪要,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印发行政审判办案指南的通知,会议纪要的可诉性问题。行政机关的内部会议纪要不可诉。但其直接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且通过送达等途径外化的,属于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我们起诉城步县政府政法委作出送达的违法会议纪要,完全属于人民法院行政案子受理范围,人民法院应当予以立案。

    因彭毅命案涉及县、市、省公检法工作人员严重失职、渎职,是《行政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一宗特别重大的行政案件,必须异地审理。

    湖南省高级法院收到受害人上诉状以后,一直在欺骗我们,没有收到上诉状,我们打了邵阳市中级法院行政立案庭电话中说,330号收到你们上诉状,410就连同全部材料移送到湖南省高级法院。我们不知打了湖南省高级法院,和邵阳市中级法院电话数次,湖南省高级法院说不没有收到上诉状。

    8月底我们又打立案庭073182206231电话中说,安排文党平法官审理,我们打她办公室73182206539电话,文党平借故休假去了,文党平休假回来,我们又打文党平电话回答说这个案子不是我审理,我们又打立案庭电话,说安排蒋敏审理,蒋敏也休假去了,我们上诉被湖南省高级法院拖延了五个多月,还是文党平和蒋敏审理,我在网上看到,早有文党平和蒋敏司法腐败枉法裁判的投诉。

    我前一天我打073182206256电话给蒋敏,他说刚刚才拿到上诉材料,我一定秉公审理,可是第二天就驳回上诉。

    城步县检察院内部发生的重大刑事案件,根据1979年颁发的《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三款,和《公安机关关于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十条第三款,城步县检察院应当主动回避,应由当地公安机关主管部门负责侦查。城步县公安没有立案侦查违法。


    彭毅命案发生19901215日,国家颁发《行政诉讼法》才二个多月、国家赔偿法还没有颁发,但是《刑事诉讼法》和《刑法》在七九年就已经公布实施了。


    2014
    422日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发布《行政审判指南通知》,是权威性法规,规定向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权利义务产生实际影响,且通过送达途径外化的,属于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并没有起诉会议纪要规定了期限的限制。

    城步县政府政法委作出违法会议纪要内容中,彭毅死因仅仅是解剖了尸体,没有经过公安机关侦查材料,没有作出尸检鉴定之前,仅凭涉案杨大书个人介绍,就对彭毅被城步县检察院问话后,没有送他回家,致非正常死亡,城步县检察院办案打死证人没有任何责任的定性,该会议纪要早就对彭毅死因定性,是强盗逻辑行为,把检察工作人员打死彭毅强加在受害人自己负全部责任。

    之后,199122日城步县公安局所谓法医作出的尸检鉴定结论完全是围绕城步县检察院对彭毅死亡没有任何责任,伪造彭毅生前患肝硬化病,从一米多高土坑上摔下致脾脏破裂出血死亡的结论来欺骗省市检察院。

    城步县公安局作出的尸检鉴定书只送到省市检察院,不告知被害人家属,到201175日,城步县公安局才复印一份给被害人家属,

    可是,湖南省高级法院行政庭蒋敏、文党平在(2018)湘行终1266行政裁定书中第四页顺数第一行至五行,认定无鉴定资质,不送达、未经法医签字的尸检鉴定书是《刑事诉讼法》对公安机关明确授权实施的司法行为,《刑事诉讼法》全部条款中,并没有规定无鉴定资质、不送达、未经法医签字尸检鉴定书是《刑事诉讼法》对公安机关明确的授权司法的行为。蒋敏、文党平把被告城步县公安局伪造证据、隐匿证据尸检鉴定书的犯罪行为认定是《刑事诉讼法》对公安机关明确授权的司法行为,是诽谤、贬低了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发的刑事诉讼法。

    蒋敏、文党员作为执法审判法官,应该尊重国家的法律法规,为了包庇被告违纪违法,竞然在法律文书中,诽谤、贬低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发的刑事诉讼法,应依法严肃处理。


    1990
    101日公布实施《行政诉讼法》以后,如果同时最高人民法院也公布院行政审判指南,我们当时完全可以起诉违法会议纪要

    可是,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发布行政审判指南是在27年后,2014年才向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法院发布实施。

    湖南省高级法院行政庭蒋敏和文党平认定这个非法会议纪要是上级听取下级汇报,是上级对下级督促履职行为,并没有对受害人权利和义务产生影响,以受害人起诉事由,距今已近三十年,上诉人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法律规定的最长起诉期限,人民法院不予以立案。

    但是,彭毅死亡之日起,受害人要求追究凶手的刑事责任,一直在申诉途中奔走了二十七年之后,从未放弃,受害人誓言,只要凶手一天没有受到法律严惩,永运不会放弃。

    本案是一宗重大的行政案,经审理终结,如果真正是依法,一定能转为一宗特别重大的刑事案件,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八十八条第二款明文规定,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立案,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而蒋敏文党平为了包庇被告,适用《刑法》第八十七条,裁定人民法院亦不能予以立案。无疑是保护了二十七年前打死彭毅的凶手和庇护犯罪的保护伞。

    湖南省高级法院行政庭法官只对城步官员非法会议纪要负责,不对国家的法律负责,以官本位审理行政案,是严重的司法腐败。司法腐败是最大腐败,司法腐败对受害人造成冤假错案,是社会的毒瘤,是中国目前社会不稳定因素总根源,全党,全国人民起来反司法腐败,只有彻底铲除这个司法腐败的毒瘤,我们的祖国才能繁荣昌盛。

          
    代理人:杨宗才

            2018
    105

     


      文章信息
      作者:

      忍辱負重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10-07 15:52:01
      阅读次数:2906
      回复次数:10
      点击回复比:0.34%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