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一企业持生效判决书要不回矿 遭公安持枪强行扣押

    作者:lsm251 提交日期: 2018-10-08 13:37:21

    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说:“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要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严厉整治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在中央部署的利剑扫黑、铁拳除恶攻坚斗争中,各级扫黑除恶的斗士踏石留印、抓铁留痕!让黑恶势力闻风丧胆,大大提升了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和安全感。本期我们关注的是:湖北丹江口市明晋白云石有限责任公司拿着生效的判决书却长期要不回自己的矿山资产。为何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丹江口市公安机关不惜动用持枪“特警”对持有生效判决书的一方强行扣押,而对于“矿霸主”刘凤兰是否采取了同样的措施?公安机关面对记者的来访为何“剑拔弩张”不能直视面对接受采访?“隐秘卷宗”的背后是否有“保护伞”下的利益“黑洞”?公安与“矿”之间是否真的有“猫鼠一家”的生物链条和肮脏交易……


      湖北丹江口市公安局“家里”是否有矿


      ——记者对湖北省丹江口市公安局与一起“夺矿”之争巨额经济纠纷的深入调查


      本网讯(记者张刘鹏 张浩)丹江口市明晋白云石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白云公司)负责人赵德保到北京给记者看了生效的判决书和相关资料,赵德保理解不了在营业执照和判决书都能确定矿山属于白云公司所有的情况下,白云公司与“霸矿主”刘凤兰进行沟通交涉却被公安持枪的“特警”强行扭送到了公安局扣押并被威胁恐吓。


      图一:中央扫黑除恶宣传图


      白云公司的矿山为何长期被他人使用开采?白云公司提供的判决书能证明争议的矿山谁享有合法开采权吗?丹江口市公安局是否让持枪的“特警”插手了普通的经济纠纷案件?如果参与了,做到了公平、公正了吗?公安机关是否真的充当了“霸矿主”“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带着重重疑虑,记者决定南下湖北丹江口探寻事实真相。


      一


      刘凤兰“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以租赁代替合作成为实际矿主


      白云公司的负责人赵德保向记者介绍,2000前后他们是因为丹江口人民政府招商引资的政策有吸引力而决定到丹江口来投资的,经过政府的层层选拔,他们“过五关斩六将”在众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最后,投资3000余万元取得了丹江口市丹赵路办事处计家沟0.0989平方公里的采矿权,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丹江口市明晋白云石有限责任公司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我们决定大干一场的时候,我们的资金因为因为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出现了严重问题。”赵德保悻悻的说,“如果我们当时放弃,就意味着血本无归,倾家荡产,或者毫不夸张的说等于家破人亡;如果当时能找到一个合作的伙伴或许可以挽救公司!”于是在紧急情况下,白云公司开始寻找合作伙伴,但是在白云公司事后看来,当初寻找合作伙伴的过程其实就是在给自己“挖坟掘墓”。


      2014年初,赵德保经过熟人认识了周口老乡刘凤兰,因为白云公司要尽快走出逆境,所以“饥不择食”的同刘凤兰和娄本召于2014年4月30日签订了合作协议。


      “当然我们当初签订合作协议的时候感觉刘凤兰和娄本召人还是不错的,他们近70岁,感觉很朴实,我自认为对人的判断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真的相信了一句话,真坏人不可怕,假好人猛于虎!”赵德保万分沮丧的说。


      合作协议其实就是由刘凤兰投资500万对公司“救火”,具体把矿山的开采事务全部交给了刘凤兰,白云公司其实只是负责协调外部事务和提供手续,利益是三、七开,白云公司占三,刘凤兰方占七。签订过合作协议后的第二天,刘凤兰找到白云公司的负责人赵德保提出一个意见,为了应付上级有关部门的检查,最好再签订一个租赁协议,“我连想都没有想就同意了,合作嘛,以诚相待才可以共赢。”赵德保说。于是白云公司在2014年5月1日与刘凤兰再次签订了一个租赁协议,租赁协议的基本意思是:白云公司将矿上的开采、生产权全部给刘凤兰,租金每年十万元。


      接下来刘凤兰开始大张旗鼓的组织人对矿山开采、生产,说白了就是出售石子,利润十分惊人,因为白云公司取得开采权的矿山含镁量高,所以开采出的石子质地刚硬,货物供不应求,每天的净利润可高达十万多元,当时因为合作协议没有明确约定分配利润的时间,所以刘凤兰一直生产经营,提及分利润时却总是推诿。


      图二:“矿主”刘凤兰开采的矿山现场


      “我们原来安排的会计也被刘凤“和平演变”了,因为他的资金雄厚,随后我也因为一起纠纷被判刑了,所以刘凤兰基本取得了矿山绝对的权利。最后矛盾升级到如火如荼、不可开交的地步,刘凤兰拿出了租赁协议,说和我们不是合作关系,是租赁关系,我们彻底崩溃了!感觉被刘凤兰“涮”了!”此刻的赵德保满眼泪花,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


      二


      胜诉判决让白云公司看到了“生”的希望


      2017年白云公司一纸诉状将“矿主”刘凤兰告到了周口市川汇区人民法院,要求人民法院依法确认原告与被告2014年5月1日签订的租赁协议无效,一审法院经过审理于2017年8月22日判决原告胜诉,其理由依据是2017年7月27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矿业纠纷案件志勇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矿业权租赁、承包合同约定矿业权人仅收取租金、承包费,放弃矿山管理,不履行安全生产、生态环境修复等法定义务的,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合同无效。刘凤兰提出上诉后,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了原判。


      “诉讼期间,刘凤兰多次提出管辖异议,意图将本案移送丹江口法院,但是因为刘凤兰户籍是周口这边的,另外当初合同中也约定了协商不成由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而合同中明确了签订地就是周口市汇川区,所以他们没有得逞。”赵德保说话已经没有任何表情。“其实,我们事后了解,刘凤兰之所以要强烈无理要求将案件移送到丹江口法院,是因为刘凤兰在丹江口已经用金钱打通了关系,她在我们的矿山上几年来挣钱四、五千万,那边早有了他们的“保护伞”,其实接下来公安机关对我们打击报复,都印证了这些。”


      三


      公安“特警”枪口对准了拿着胜诉判决书的我们


      白云公司认为判决书证实了白云公司与刘凤兰的租赁关系是无效的,营业执照可以证明刘凤兰开采的矿山是白云公司的,那么,刘凤兰如果依然在白云公司合法拥有的矿山上开采生产就就是违法的。白云公司经过咨询自己的法律顾问后,于2017年12月26日到矿山生产场地与刘凤兰交涉。


      图三:丹江口市公安局均州路派出所


      “我们几个人去之前是咨询过律师的,也查阅了大量的法律,我们去的目的就是要让刘凤兰和一些客户知道,现在矿上我们是合法的开采者,不要让一些客户再交定金了。”赵德保说。“刘凤兰报警几次,均州路派出所的民警出警后,我们给他们出示了判决书和相关证据,民警告诉我们要冷静,我们事实上没任何的不冷静,当天下午,忽然来了好多特警的警车,下来数十名持枪的特警,拿枪对着我们,不容分说,将我们强制扭送到均州路派出所。”


      当时白云公司被带过去的多名工人一致印证了,他们到均州路派出所后受到了威胁和恐吓,从当天下午5时许被带走,直到次日的凌晨才允许他们离开派出所,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警告他们“如果再去矿山,就对你们不客气了,要拘留和判刑!”


      四


      记者拒绝宴请后丹江口公安拒绝回答记者任何问题


      记者电话采访了中国政法大学刑事专家博士生导师李明泽教授,李教授告诉向记者表示:公安部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曾多次出台相关通知和规定,严禁公安机关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对经济纠纷问题,应由有关企事业及其行政主管部门、仲裁机关和人民法院依法处理,公安机关不要去干预。更不允许以收审、扣押人质等非法手段去插手经济纠纷问题。否则,必须按照法律必须严肃追责。


      2018年9月17日上午9时许,记者一行来到了丹江口市公安局均州路派出所,负责宣传的一个吕警官(警号049414)接待我们简单问清来意后,大约一个小时安排一个主管此案的王副所长(警号049901)向记者介绍情况说:“当时确实是把一些人带到派出所来了,但是我们是为了维护治安,担心他们闹事的。没有不妥吧!”记者问及如下问题:“一、当时前几次出警的是不是派出所的人,当时说过没有‘这是经济纠纷案件,我们公安机关不能插手经济纠纷案件,你们不要闹事’?二、把白云公司的人带到均州路派出所的是不是特警?特警持枪了没有?三、当时是否对白云公司的人采取了强制扭送的措施?四、是否把白云公司的人扣押了八、九个小时?五、此间是否对白云公司的人威胁了?六、能否把当时的笔录和卷宗让记者看看?七、白云公司的人最终被处理了没有?如果处理了是怎么处理的?如果没有处理扣押近十个小时的性质如何界定?八、是否对白云公司的相对方刘凤兰采取了一样的扣押措施?九、丹江口市公安局主管特警的副局长是谁?十、你们最终的结论到底认为2017年12月26日白云公司的人员到矿上的行为是涉嫌违反治安管理法还是涉嫌犯罪?还是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面对记者的这些问题,王副所长以具体办案民警调到其它部门为由,一个问题也不回答,僵持到临近中午,派出所几拨领导给记者见面只聊天闲谈拒绝回答问题,又多次以请示汇报为由拖延时间,临近中午,多次邀请记者吃饭,被记者拒绝后,公安机关又请过来自称是丹江口市宣传部副部长的人与记者见面,并邀请记者一起进餐,再次被记者拒绝后,公安“恼羞成怒”,要求按照户籍规定查询记者的身份证信息,午后时分,公安机关以种种理由最终拒绝接受采访。


      截止发稿前,白云公司的负责人向记者透漏,据知情人了解丹江口市公安局的领导其实在刘凤兰开采的矿上是是持有干股的。


      记者掩卷沉思,白云公司在判决胜诉后与“矿主”刘凤兰的交涉是否真的被特警持枪顶住了脑门?如果白云公司的人确实被扣押近十个小时且遭打了公安的威胁和恐吓,那么,公安背后的动力到底是什么?丹江口公安主要领导是否真的与“矿主”刘凤兰在“同分一杯羹”?丹江口公安“宴请”记者不成与记者“剑拔弩张”拒绝透漏任何案情之外到底没有没有“保护伞”和“黑社会”的“案中案”?丹江口市公安局“家里”是否真的有矿……


      这一切一切发人深省、令人深思!记者希望上级党委、纪律、监察职能部门能够深挖事实真相,严格依法办案,拷问党性良知,有黑扫黑,没黑打恶,无恶除痞,尽快将事实公之于众!


      丹江口市公安局“家里”是否有矿!让我们持续跟踪关注!


      文章信息
      作者:

      lsm251

      文章来源: 百姓监督
      时间: 2018-10-08 13:37:21
      阅读次数:52977
      回复次数:26
      点击回复比:0.05%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
      温州工业用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