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不更年

    作者:顾左右1996 提交日期:2017-05-08 10:22:00

      前提说明
      小叔长时间外出,让我替他看房子。百无聊赖中翻翻了书柜,居然找出了两本手抄本。看样子是小叔写的小说。
      心中犯疑,他也会写小说?那么一个看似跟文艺绝缘的小叔嘛。再一看他写的前言,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完成的,屈指算来他那时也不过才二十三四岁呀,也就比我现在大一两岁。扪心自问我可没有写小说的本事,别说写了连看一部长篇的兴趣都无
      于是揣着复杂的心情翻看了那几本软面抄硬面抄。看完后,不由得佩服小叔了。语言流畅,情感丰富,故事安排得还挺曲折。惊奇地发现现在很多影视作品中的桥段原来小叔在二十多年前就描写过的,要知道那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啊。我也通过小说的背景领略了一下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生活,真的是太异于我们现在的生活,这真是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我于是问了小叔,他说是写过的,当年也就是闲着无事写来打发时间的。如果我感兴趣就送给我就是了。我说放在抽屉里长虫,还不如我替你发出来吧。他笑称随意,你随便怎么弄都行。切,这才是我熟悉的小叔嘛。
      所以现在我想想那就放到天涯里来吧。

      

      

      

      正文
      写在前面的几句话

      那还是在上职大的时候,有一门课实在无聊,既为给老师面子,又为聊以打发时间,就在作业本后面乱写些东西。
      后来无意中整理旧书旧报时发现了写的这些文字,细读来还有点象小说的开头,于是创作一部小说的念头油然而生。这就是本文的第一部分。
      后来花了二十来个晚上敷衍完了。那种夜深人静点上只烟,泡上杯茶,沉浸在自己的编的故事里的事竟是如此的快乐。直至写完仍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曾想给它起一个既叫得响又意义隽永的又能出奇又新鲜的名字,想了一串都觉得不满。就恨才疏学浅,干脆放弃。但终不能题为“无名”吧,只好请各位看官翻完之后万望记得在最后几页空白处给胡乱起个名吧。
      本就为了自娱自乐,故颠三倒四不成体统,写得勉强能叫好处就请叫个好,不好之处您就多包涵。
      权当茶余饭谈资,饭后笑料,以博一哂。
      最后落个俗套,来句“纯属虚构,万勿对号入座”。


      1


      除了老师喋喋不休的声音外,教室里可算得上安静。学生都仰着脸惊讶于老师杜撰的自己奇异的经历。突然教室里离门最远的那个角落里传出似大头苍蝇起飞时的“嗡嗡”声。起初尚未引人注意,可这声音的持久性终于让最靠近的几个学生起了反感。引耳细听竟还是当下最流行的歌曲“花心”。
      “花心”由周华健唱可谓爽心,但现在吃着上的花心就真人烦心,让人气闷,让人听锯木似的难受。大伙都回头循声望去,一半大小子,手托腮帮,一只铅笔由指缝伸出穿过那副有两片瓶底样的镜片的眼镜腿,在鬓角头发里冒了尖,象是长了只花角。两眼一动不动地半睁着。如果不是那两片挺厚的嘴唇不规则地运动,冒气泡似的浮出些曲调,那简直就是一座三流雕塑家失败的人物作品嘛。
      正在洋洋得意的老师忽然停止了口沫横飞,迁怒于是谁夺去了他的听众的捧场。他终于找到了角落里的那座“雕塑”,并走了过去。准备先礼后兵地停止这臭小子的搅场。
      还没靠近,臭小子前坐的一己发育得有些过火的——姑且称他是汉子吧,这么称呼他一点也不算过份。因为他两条肉楞楞的胳膊上足以让比他再大几岁的壮汉都不敢小觑。这汉子正迷离于老师的传奇故事,让臭小子扰得正一肚子邪火。看见老师有发火的意思,极精地先将“有事弟子服其劳”这句师生情话加以印证。
      “喂!朋友,”汉子发话了,“这是上课,如果你想卡拉永远OK,请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同时,伸出两根粗粗的手指打算钳出臭小子头上的“角”。“花心”忽地就在比较完整的换气后停止了,换了一样难听的说话声:“别动啊,否则我让你头上长角”。
      一般威胁性的警告都不在于音调的大小,而是在于语气。汉子似乎被语气震了下,回头看了眼老师,在老师停下的脚步和似乎默许有人替他去扮演有失和蔼气度的角色的眼神,就又有了劲头。他再扭回头看臭小子眼神里根本就没有他肥硕的身躯,大怒。
      “你敢吓我,老子吓大的。”他挑衅地慢慢去抽“角”尖儿。臭小子又一动不动了听任他去拔。教室里一下子静极了,没了人似的。好象连铅笔与指缝的摩擦声都变得刺耳。铅笔终于被汉子在手里反复地掂着了,希望看到臭小子惹火的模样。但他失望了,并且臭小子还冲他咧嘴一笑。要轻视对手往往冷笑更有效果。汉子终于没有绷住,怒形于色,咔地将铅笔撅了,又一把抓过臭小子的“书包”——其实就是有两只猪耳朵似的提手的布袋子,当着对手的面抖落了个干净里面的零碎玩意,在一摊乱七八糟的东西里面找出了只手彩笔,捡起这只水彩笔在臭小子的眼镜上各画了个叉。这一手让臭小子变成了一个滑稽的造型。
      汉子也被自己的这手画龙点睛给逗乐了,率先哈哈笑了起来。包括老师在内的许多人都跟着笑,又同时警惕地注视着臭小子的一举一动。
      “很生气是吧?”汉子试着眼角的泪,“你打算怎么做呀?”
      臭小子摘下眼镜,竟是一张十分清秀的脸,慢慢地开了口:“我只好实现前面的警告。”
      “试试看……”显然现在是到了爆发的临界点,而这俩人就是在众目睽睽下不得不发的火箭。




      文章信息
      作者:

      顾左右1996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7-05-08 10:22:00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