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农庄之恋》第十五章.拷问(3)

    作者:北立 提交日期:2017-06-14 12:07:56

      第二天傍晚,大哥一回到家,杨妈就开口对他说道:“儿子啊!最近农庄就这么忙吗?你看你才一个晚上没回来,你妹就心神不安了,看电视也没兴趣看了。”
      “哦,昨天是特殊情况,以后,我会注意的。”大哥赶忙解释道
      当一家三口刚吃过晚饭,杨妈就借口要去杨哥家看孙子、有意地走开了。而杨妹则进厨房洗涮锅碗,大哥则进贮藏室配拿煮八宝粥的食材。
      他们家每天的早餐就是喝八宝粥就面点。用八宝粥做早餐是大哥提出的,他认为这是一种营养最丰富又最耐饿的食品。
      晚上煮八宝粥也是大哥唯一固定的、每天必做的家务活。他之所以要承包这个活儿,是为了表示自己不是一个甩手大掌柜,而杨妹与杨妈也心知肚明,乐得兮成全他、让他做。
      大哥在煮粥的时候,事前一定要把红枣的核去除掉,莲子的芯去掉。粥煮沸之后,一定要把漂浮在粥面上的浮沫撇除干净不可,一定要再加进一汤勺肉皮冻不可。然后让粥再滚十分钟,才让它进入保温状态。
      这肉皮冻能使粥更香更稠,它里面富含的胶原质除了有美肤去斑的作用之外,它还是骨骼形成必不可少的营养成份。这是大哥独创的秘方。
      就这样,虽然杨妹与大哥两人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讲,但各自都没开口说,都在默默地做着手里的活,其实,她俩是在酝酿着情绪。
      收拾完家务又各自用过水之后,他俩没看电视,而是先后进了卧室、心照不宣地在双人沙发上坐了下来。稍后,大哥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诊断书,递给杨妹。杨妹接过来看着,大哥在一旁解释着,大哥解释的声调里明显地有些悲凉感。
      “杨妹,我对不起你,医学已经宣布我的那个不行了。我爱你,但我不能自私,我不能让你为难,所以我想劝你——”大哥说到这里,心里突然涌上了一阵悲凉,喉头一阵哽咽,以致于说不下去了。
      “你想劝我怎样?你说呀!”杨妹语气严肃地说道。
      大哥说不出口,昨天晚上想好的的那些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我知道你很痛苦!你昨天晚上躲进农庄,就为了这事,是吗?我就猜到了。”杨妹说道。
      “是的,我心里太乱了,对不起。”大哥诚恳地承认道。
      “你想了一夜,就想出了这么个办法,你想体现你的高尚,是不是?”杨妹用讽刺地口吻说道。
      “不,不是,我是不想让你为难!”大哥赶忙解释道。
      “啊,为难——,但是,你想过我们的感情吗?你想过将要出生的孩子吗?你想过你我的处境吗?你想过我的想法吗?你想过妈妈吗?”杨妹严肃地说了一连串。
      “我只想到不让你痛苦,别的,我承认是想得不多。”大哥说道。
      “知道吗?自从发现你这个不行了之后,我也想了很多。对此,任何一个正常女人都会感到为难的,我也不例外。你这个、是天灾人祸造成的,又不是你主观上造成的。我没有怨恨过你吧?我没有给过你难堪吧?”杨妹说道。
      “没有,相反你还安慰我。”大哥说道。
      “其实我查阅了许多医学资料,对最坏的结果,我都想到了,我都想定了。人除了夫妻生活,还有感情,还有信念,还有主观能动性。
      我身边就有妈妈做为榜样,她靠信念守寡几十年,活得不也很好吗! 再说,你曾经为了救我,连生命都不顾。那我为了你,也愿意做一次自我牺牲!”
      杨妹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大哥,你不要自己折磨自己了。我们不分离,你放心!”说完,杨妹的双手就紧紧地抱住了大哥的右胳膊,头也默默地靠在了大哥的臂膀上。她心疼大哥。
      大哥听了杨妹的话之后,也伸出了右手紧紧地搂住了她的右腰。他俩默默地、紧紧地拥着。良久,大哥才激动地说道:“杨妹,你这个牺牲太伟大了!我除了感激、敬佩,还能说什么呢?”
      “我没你说得那么高尚。我也考虑到肚子里的小宝宝,我不能让他失去父爱。我也考虑过你我的处境,你我都有过一次离婚史,再离一次婚,人言可畏呀。我也考虑过妈妈的感受,我不想让她再为我烦心了。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太爱你了,我不能没有你。”杨妹说道。
      “我也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就没有魂了,昨天晚上我有体会了。但我心里还是有点内疚,你会受煎熬的。”大哥诚恳地说道。
      杨妹说道:“哦,你不要担心那个问题,我自有办法。知道嘛,自从我们去香港旅游拜访过你姐姐之后,她知道了我对绘画、服装、美容的喜好,就经常寄一些有关的杂志和书籍给我。其中有一份叫做《Marie Claire》的世界顶级女性时尚杂志,有一期里讲了一个震动全世界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翁叫‘华莉丝迪里’,她是索马里籍的著名模特。1997年,她在《Marie Claire》杂志里写了一篇文章。讲到她们那里有女孩被阉割的愚昧落后的风俗。她叙述了她11岁时被迫接受这种手术的经历,真是极其残忍愚昧!
      当年,她就成为废除阉割女性风俗运动的驻联合国大使。后来她成为‘反对阉割女性风俗运动’的发起人之一。
      她所讲的阉割,与中国古代阉割男人的目的一样,就是剥夺他们性生活的功能和权利。
      说到这里,杨妹去到书橱翻出了一本彩画杂志,她翻开了其中的一页,对大哥说道:“你看看。”
      大哥接过了杂志,默默地看了起来。其内容如下:

      “在我们的游牧文化中,未婚妇女是没有地位的
      接受割礼的前夕,我紧张得睡不着,后来突然见到母亲站在我面前,以手势叫我起来。这时天空还是漆黑一片,我抓住小毯子,睡眼惺忪、晃晃悠悠地跟着她走进了小树林。
      ‘我们就在这里等。’母亲说。我们在地上坐下。不久,天渐渐亮了,我听到那吉普赛女人凉鞋的‘喀咯’声,转眼间就看见她已来到我身旁。
      ‘过去坐在那里。’她伸手朝一块平顶石头指了指。
      母亲把我安置在石上,然后她自己到我后面坐下,拉我的头去贴住她的胸口,两腿伸前把我拑住。我双臂抱住母亲双腿,她把一段老树根塞在我两排牙齿中间。说‘ 咬住这个。’
      我吓得呆住了,‘一定会很痛!’
      母亲倾身向前,低声说:‘孩子,乖。为了妈妈,勇敢些。很快就完事的。’
      我从两腿之间望看那吉普赛女人。那老女人看看我,目光呆滞,脸如铁板。接看,她在一只旧旅行手提包里乱翻,取出一块断刀片,上有血迹。她在刀片上吐了些口水,用身上的衣服擦乾。然后母亲给我绑上蒙眼布,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接着我感到自己的肉给割去,又听见刀片来回割我皮肉的声音,那种感觉很恐怖,非言语所能形容。我一动不动,心里知道若动就越厉害,折磨的时间就越长。但很不幸,我的双腿渐渐不听使唤,颤抖起来。我心里祷告道‘老天爷,求求你,快些完事吧。’果然很快就完事——因为我失去了知觉。
      等到我醒来,蒙眼布拿掉了,我看见那吉普赛女人身旁放了一堆刺槐刺。她用这些剌在我皮肤上打洞,然后用一根坚韧白线穿过洞把我阴部缝起来。我双腿完全麻木,但感到两腿中间疼痛难当,恨不得死去。我又昏过去了,等到再睁开眼,那女人已经离去。我的双腿给用布条绑住,从足踝一直绑到臀部,不能动弹。我转头望向石头,只见石上有一大滩血,还有一块块从我身上割下来的肉,给太阳晒得就要乾了。
      母亲和我姊姊阿曼把我抱到树荫里,又临时为我盖一幢小屋。在树下建小屋是我们的传统,我会独自在小屋里住几星期,直至伤口愈合。几小时后,我 憋不住了,想小便,便叫姊姊帮忙。第一滴尿出来时我痛得要死,彷佛那是硫酸。吉普赛女人已把我阴部缝合,只留下一个小孔供小便和日后排经血,那小孔只有火柴头大小。
      我躺在小屋里度日如年,更因伤口感染而发高烧,常常神志模糊。我因双腿给绑着,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思索。‘为什么?这是为了什么?’我那时年纪小,不知道男女间事,只知道母亲让我任人宰割。其实,我虽挨切肉之痛,还算是幸运的。许多女孩挨割之后就流血不止、休克、感染或得了破伤风,因而丧生。过了两个星期,我的伤口才渐渐愈合。
      一天晚上,父亲柔声叫我‘过来。’我已为你找了个丈夫。’
      那个男人他拄着手杖,至少六十岁
      父亲说:‘他年老就不会去鬼混,不会离开你,会照顾你,而且他答应给我五头骆驼。’
      我心中有数了,我不要过这样的生活。
      那天晚上大家都睡着之后,我走向仍然坐在篝火旁边的母亲,悄悄地说;‘妈,我要逃。’‘嘘,轻声点,你打算逃到哪里去?’
      ‘ 摩加迪沙。’我姊姊阿曼在那里。
      ‘睡觉去。’她表情严肃,似乎暗示这件事到此为止。
      入睡之后不久,母亲来到我身边,跪在地上轻拍我的手臂,柔声在我耳边说‘现在走吧。乘他还没醒,现在就走吧。’
      她伸出双臂紧搂着我。我在黯淡光线下想尽量看清楚她的脸,好把她的容貌铭记于心。我原想表现坚强,岂料眼泪滚滚而下,也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把她紧紧抱拄。
      ‘你会成功的。’母亲说,‘只要一路上非常小心就行了。保重,还有,华莉丝,求你一件事,别忘了我。’
      ‘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妈妈。’我放开她,向黑暗中奔过去。
      ”

      大哥看完这篇文章就合上了杂志,然后说道:“内容我了解了,但它和我们的事有什么关系?”
      这时,杨妹说道:“她的故事启发了我,我决定学她去做这种手术。现在你的这个没有了,我的这个我也不想要了,要它更痛苦,要它也没用,还不如不要,免受其苦。所以,我想在我生宝宝的同时,也割除掉那些。这样你我都不痛苦了。你看好不好?”杨妹话音越说越低,然后松开了手,一脸真诚地望着大哥。
      “什么?阉割?”听到这里,大哥倒吸了一口凉气,也松开了手。他一时不知如何应答才好。他的心情是复杂的,这里面既有惭愧又有放心、既有心疼又有励情。
      他惭愧的是:他就偏偏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地重感情,他就偏偏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地高尚。他自己未免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了。
      他放心的是:杨妹不会离他而去了。
      他心疼的是:这是一种牺牲、一种放弃,这需要承受多少抉择时的痛苦啊?这需要多大的决心来支撑啊?
      他励情的是:决定今后要更加地去疼爱她,呵护她,报答她。
      他想到了这些,但是就不知如何怎样说。他心里老是在翻腾着什么,但就是不知用什么词语来表达。
      他只是双手掌五指交叉在一起,两只胳膊肘压放在自己的两条大腿上,背略弯着,头微低着,他怔在那里了,其实,他是被震憾住了。
      这时,一切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这件事,他俩决定瞒着杨妈,省得她又为此烦神。
      第二天杨妹就去医院咨询了有关结合临产做这种手术的事,并办理了手续。医生的答复是:这事除了丈夫要签字之外,能否提供这种服务还须报领导研究后才能决定,因为以前还没有这个先例
      过了一程子,杨妹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对大哥说道:“我怕这事会传到社会上去的,那我们就成了别人议论的小菜了。”
      “这倒是有可能,还是防备一点好。”大哥说道。
      “可怎么防备呢?”杨妹说道。
      “哎,我倒有一个好办法,万无一失。”大哥想了一会惊喜地说道。
      “你说呀,什么好办法?”杨妹问道。
      “你猜?”大哥坏笑地说道。
      “买关子?看我不惩罚你!”杨妹一边嗔怪地说着,一边用手掐住他胳膊上的肉,并且还左右地来回摇晃着。
      “哎哟哟,我投降!我说,我说。就是到香港去生宝宝、顺便做那个手术,那里安全、没人知道。有我姐姐在那里,手续不用烦神。”大哥学着杨妹的口气低声地说道。
      “好主意,妙极了!”杨妹松开了掐他的手,高兴地说道。
      “港宝宝,美不美!”大哥说道。
      “美,港宝宝,太美了!”杨妹也高兴地说道。
      
      后来,杨妈、大哥陪同杨妹提前一个月住进了香港的一家医院,顺利地生出了港宝宝。她们还特地租房待港宝宝满月后,大哥才来港接回了她们三个人。添人进口,母子健康,自是一番喜气洋洋的景象。
      (待续)

      文章信息
      作者:

      北立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7-06-14 12:07:56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