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燃烧的小提琴》杰西潘 励志、爱情、悬疑小说连载

    作者:杰西V2017 提交日期:2017-10-24 19:27:06

      
      
      序
      没有鸣笛只闪烁着警示灯的小囚车在林间穿梭了1个多小时,透过林间层层叠叠的树叶间隙投射下来的光与影在靠着车窗的她青春的脸上奔跑跳跃,无论有么努力,却只能一遍又一遍湮没在她眼底巨大的黑色空洞里。
      海娅被遣送到少年感化院的那天是一个平凡的初夏午后,隐藏在城郊与世隔绝的问题少年学校看上去像往常一样平常与喧闹。操场边的篮球场上正有个球赛围观了不少人,场上尘土飞扬,场下欢呼热烈,没人注意到她的到来。
      这本是个平凡的一天,要说实在有什么不同:
      那天,天气异常的炎热,没有一点风。
      大地濒临极限,干燥得仿佛能听到火柴落地的毕毕剥剥的声音。
      好像很久——
      没有下雨了。

      1 少年之家

      姓名:海娅
      年龄:16
      出生地:香港
      父母情况:孤儿
      -

      孤儿就是省事,女监管员扫扫眼这几乎都被填了‘-’的个人信息表,冷眼打量坐在面前的女孩。
      相对于其他来到这里的少年而言,眼前的女孩面容过于干净,头发整齐的扎在脑后,白色的衬衣一丝不苟的束在黑色学生裙里,合拢的双手规矩的放在膝间,看上去倒像是参加毕业典礼的学生。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监管员一手掂着警棍在另一只手上反复的敲。
      “少年之家。”她一直低着头,监管员不由笑出了声。
      “对于别人可能是家,甚至是天堂,”手中的警棍突然顶上她的额头,她被猛地扬起头正看到对方冰冷的眼睛,“对于你,我保证,它绝对会是个地——狱——”监管员一字一顿的说。

      前面带路的自称是蜜糖女孩子头也不回地对她说,“这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啊,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喽。”
      见海娅没有回应,蜜糖突然转过身来,贴住了她的眼睛,“你,该不会是真这么以为吧?”
      蜜糖脸上揶揄的怪笑,又作神秘地说,“真以为感化院是个太平地方?”蜜糖又自顾自的往前走,“来这里的人有两种哦,一类是父母都不愿再见到的混混,另一类是本来就命贱自己又不要命的孤儿。如果是第一种,也还是多少有些地位的,毕竟家里可能出些个钱,有钱什么事情都好说。不过话也说回来要真是这样,家里也不会把孩子往这里送。”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要找到靠山,尤其是女人哦~”蜜糖拖着长长的尾音,又一脸怪笑,压低了声音,“学校里有800多个男生,只有不到100个女生,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蜜糖也不管对方是否在听,继续说,“上次来了个SB办清高,阿鬼仔约她,她说不交男朋友,结果你知道么,”蜜糖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被掉下来的花盆砸了头,住院一个多星期才出来,”蜜糖舔了舔舌头,“出院第一天就自己乖乖跑到阿鬼仔的房间去了。”
      蜜糖继续往前走,自问自答的说,“校警?校警当然不管了,这里8成的人出去都是去道上混的,这些个管理员也就是揩揩我们的油,连阿鬼仔这样的三流角色他们都不会动的。校长总说学生管理学生效果更好,像什么组织活动啦、维持秩序,学校都是交给学生自己搞,只要不出人命就行啦。这里自有这里的规矩。”
      “规矩就是——”她突然停下来,合拢掌心放在嘴边,祷告般地说,“不要得罪——蒲风帮!”
      “对!”她狠狠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去。

      少年之家处于密林深处,背靠一面深湖,要不是其它三面高墙上都架了铁丝网,这里更像是个普通只是有些老旧的学校。应该是更早时期的建筑,传说是当时有个贵公子爱上贫穷的家庭教师,家庭教师被贵公子的父母派人半夜用马车绑架几日到湖边,溺死在湖里。
      又传说家庭教师阴魂不散,总是飘出去寻找爱人,贵公子的父母于是听从了某个说法,在湖水的出口建了个教会学校。由于学校建得太偏远,慢慢又成了孤儿院,后来干脆荒废了一阵子。最终变成了受托不良孤儿和未判重罪少年的管制学校,就一下子令这个荒郊野岭人丁旺盛起来了。
      如果说,世界本来就是在不同层面不同模式下建立的以强凌弱的格局,这个香港经济腾飞初期的少年感化院就更加接近世界的原始本质了——大家都忙着遍地找黄金,谁还会有功夫理会这些社会的包袱呢。
      蒲风大概是早就看透了这个本质:想要避免被伤害就得首先伤害别人,想要征服一切,就得首先轻视一切。
      蒲风并不是个孤儿,蒲风的父亲原是个交通警察,有一次拦截违章的车辆,被车拖了500米。违章的醉汉竟是交通局的局长,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人在医院急救的时候他的同僚们没有一个前来探望。命是保住了,整个人都废了,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靠微薄的劳保金度日。
      蒲风的母亲是个中学的教师,为人自律清高,是个颇受学生尊重的好老师。学生遇到问题都会直接上门来求助,而女教师都会仔细聆听、耐心解答。这个女教师却唯独对自己的儿子冷若冰霜,简直发展到不闻不问、形同陌路的地步。
      蒲风在12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了警察局的常客,帮他付清保证金的人竟然都是自发组织捐款的仰慕他的女同学们。他频繁的被学校开除和转学,每每所在的学校女生几乎全数为他倾倒,大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意思——真不知道女孩子们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蒲风倒也并不追根求源,不论是母亲也好、女同学也罢,对他好也好,不闻不问也罢,他全然不在乎。他过于完美的脸上总带着不怀好意又能征服一切,却又无所谓的诡邪笑容——这正是他的魅力所在。蒲风虽然犯事不断,却相当谨慎,多是些偷偷摸摸、打架斗殴的事情。警察局终于在他第十几次犯事的时候把征询信交到他母亲手里,母亲看都没有看就签了同意。
      于是蒲风刚满14岁那年,就因为频繁犯案、接受改造的名义被送到了感化院。来到感化院蒲风真是如鱼得水,在这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里,手法尺度就不再顾忌。不用多少时间就收拾了原本小打小闹、鱼龙混杂的局面,建立了一个蒲风的王国:贿赂校方,征收保护费,私设赌场、娱乐场,无所不齐。甚至借着与外面道上的关系,控制少年们出去后的营生。
      这一切对于蒲风来说,不过是水到渠成。蒲风这几年一直过着王者般孤独的生活。直到这一年,他稳固的王国却因为Lias(莱斯)三人的到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文章信息
      作者:

      杰西V2017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7-10-24 19:27:06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