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软科幻《时间牢笼》长篇连载

    作者:ty_120581625 提交日期:2018-01-13 12:17:33

      赵杰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凌晨五点主编打来电话,要他去采访一个病人,这次的专栏有点儿赶,所以一大早他就要开车40公里去采访那个病人。
      这个病人并不算是完全陌生。确切的说,是这个精神病人。马国富原本是科大的一名教授,在这座三线的小城市也曾上过两次电视做过一些人们不太能听懂的访谈,好像是天文物理学又好像是理论物理学那些那些在平常人看来很玄乎的东西。
      两年以前赵杰好像在电视上看过,所以有点儿印象。但是很快又忘记了,没曾想到这次的采访对象竟然是曾经的小名人马教授。
      赵杰到的时候是5:40。由于太早,不知道耽误了多少人的美梦。保安主管包括精神病院的安保人员脸上都是一副埋怨的,疲惫的神情。赵杰一路陪笑不知说了多少个抱歉终于见到了他要采访的人。
      专访是在一个小单间里进行的。中间一个桌子几把凳子,马国富就坐在赵杰的对面。赵杰微笑的对马国服点头。又转身塞了一盒烟给陪同的保安,赵杰说了一声谢谢哥们,我自己在这里就行,您先回去休息吧。
      马国富不算什么特别危险的病人,近来几个月也没有暴力倾向,所以保安欣然答应转身出了门。
      赵杰关上门,坐到马国富面前。他微笑着对马国福说你好。
      “你好,你好。你好?”
      “嗯?……你好。”
      这是赵杰第一次见到马国富真人,很明显他在走神,以至于停顿了将近十秒,他才回应赵杰。
      “今天是哪一天?”
      这是那个男人跟赵杰说的第二句话。赵杰感到有些意外,但很平静的回答他,“今天是2018年8月9日”。
      坐在赵杰对面的男人显然感到很疲惫。他的身体突然松垮垮下去。叹了长长的一口气。
      “你一定不会相信我说的话”。坐在赵杰对面的男人说道。
      他看起来有40多岁,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她很瘦面色发黄眉头紧皱,带着一副金色的眼睛皱着眉头像是时刻都在思考着。
      “很多人都对我这样说过”。赵杰微笑着回答,“但是我想最后你还是会告诉我的。因为我的工作更多的时候是为了倾听。既然你来了那么我想你一定会说给我听的,不是吗?”
      马国富的眼睛恢复了些许的光芒,他抬起头看着赵杰竟然微笑了起来,他说:“你很有趣至少比另外五个人有趣一些”。
      “另外五个,是谁?”赵杰微微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说了你不会相信我的”马教授摇了摇头。
      “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会不相信呢。”
      “好吧,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决定说给你听”马国富低头看了看手表,30分钟,我有30分钟说给你听。
      马国富说:“这是我们第六次见面了。”他伸直了自己的背斜靠在椅子上,“前几次我什么都没有给你说,你就走了。这次我决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第六次”赵杰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我们初次见面。”
      “对你来说是第一次,但是对我来说,这已经是我第六次见你了。”
      “我们前几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赵杰问
      “2018年8月9号。”
      “今天?”
      “是的,2018年8月9日!每到这一天都有人会来到这里大早晨的叫醒我,说是对我的专访。”
      马国富继续说:“我记不清楚有多少次了。有很多时候来的是别人,但是有些时候也会是你来。”
      “还有谁来过?”赵杰问他。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个小胖子,165公分左右和我一样戴着一个眼镜。说起话来,声音也像小孩子一样。”
      “你说的是我的同事张华?”赵杰接着说,“张华这两天摔到了腿现在正在医院里。”
      马国福点点头:“那就对了他来不了,所以你来了。”
      这是个难缠的病人,想让就是别人开口,有很多种办法。想让精神病开口说真话,却要找到对应的方法。赵杰也是经过了很多次的失败之后,才找到一些经验和规律。所以他决定用质疑对方的方法。来找出马富贵语言里的漏洞,让马富贵说出他想说的真话。
      “你说的另外五个我是克隆人,还是你在其他地方见过我五次,又或者是什么?我不太明白。”
      “都不是。”马富贵的回答很简单,“你这是第一次见我但是我见过你五次。”
      “我被搞得有点儿糊涂了。”赵杰感到头很大。
      “赵记者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您请说。”
      “你害怕被关起来吗?我不是说像我这样而是关在监狱里,被关一辈子出不去。”
      “关在监狱里……”赵杰思索着,“害怕,当然害怕了,怎么可能不怕呢。”
      “那还不算可怕,因为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您是指……”
      “不,当然不是这里。这里是空间的牢笼。”
      “那是什么?”
      “时间的牢笼。”
      “你身上有香烟吗?”马福贵跟赵杰要了一支烟。双手颤抖的点燃了香烟。
      “事情还得从2012年开始说起。2012年12月21日你也知道。那是人们传言世界末日的那一天。我是从来不相信这些传言的,但是那一年世界末日的谣言传的沸沸扬扬。”
      “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的妻子在那边夏天出了一场车祸,但是万幸。只收了轻微的伤。我的母亲也在那一年去世的,当然也有好的事情发生,在科大我被评了新的职称,薪资也提升了一个新的等级。我还在咱们城市的电视台做了访谈。成了一个小小有名气的名人。”
      “2012年12月21日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我在和几个很好的哥们儿一起聚会喝酒。那天喝的很高兴,我知道自己已经醉了,我想打车回家但是有一个老哥们儿提议去KTV唱歌。扭不过大家,所以我只好跟大家一起去了。那天一直玩到很晚,在临近凌晨12点的时候,一个朋友拿着麦克风。大声的喊道,‘什么狗屁的世界末日,全是鬼扯,要是有世界末日,早该来了,世界末日,你来呀你来呀!你来呀!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话音刚落,巨大的震动从脚下传来,我像是在一个巨大的蹦床上面,被摇得东倒西歪,然后是轰鸣的巨响,天花板开始有东西掉了下来。射灯,投影仪夹杂着带有石块的天花板。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听见外边有人喊地震啦!地震啦!我们几个哥们儿互相拉扯着往门外跑去,KTV大厅里挤满了人,人们全都挤在电梯口,脚下还在不停的震动着。随时都有可能倒塌的楼房。
      我的几个朋友拉着我想要去挤电梯。我喝醉了,但是我的意识还很清醒。我大喊着走楼梯,走楼梯,我的声音淹没在人们的尖叫和呼喊声中。最后,我的哥们儿还是听到了我的呼喊声,我们互相搀扶着从KTV一直跑到楼下,我想的果然没错,电梯走到一半儿就停住了。除了我们几个跑了出来,跑出来的只有不到20个人,随着身后的一声轰隆巨响,整个大楼都倒塌了。
      街道上满是混乱,哭喊声求救声汽车的警报声无数人在逃命的匆忙的脚步声,远处传来爆炸声,一道耀眼的白光晃的我们全都睁不开眼睛。我们在短暂的是聪和失明之后,看到街道两旁的高楼大厦如同纸糊的一般纷纷倒地,地上是深不见底的裂缝,整个世界反转过来,大地像是长到了天上,我们的头上是无底的深渊。那是我最后的一点意识,世界末日真的来了。”
      “马教授,你先等一等。”虽然很不想但赵杰还是打断了马国富的话,“马教授很抱歉打断你的话,请问你刚才说的是您的幻觉吗?”
      “呵呵呵,幻觉?我不是的我说的是真实的发生的。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经历。”
      “你说的世界末日,根本就没有发生啊。你看我们不还好好的呆在这里吗?”赵杰继续纠正他。
      “好了,继续听我讲下去。请不要打断我。我说的世界末日真的发生了。2012年12月21日那一晚,我最后的意识是整个世界都翻转了过来。但是在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听见有鞭炮的声音,我还想不是世界末日了吗,怎么又开始放鞭炮了?
      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我叫醒,那是我母亲的声音,你知道吗,我真的被吓了一大跳。我记得很清楚我的母亲在2012年的春天就已经去世了。我从头到尾操办了他的葬礼,也是我亲手把它埋葬在我们老家村子后的那个矮山上。我在一棵大树找到一个能看到日出日落的地方。将她埋葬在那里。从小到大对我最好的就是我的母亲。我希望她在去世以后也能看到每一个日出日落。我希望来年她的坟前开满蓝色的小花,让她未来的日子将不再留白。
      赵记者,你也知道我已经50多岁了。再离奇古怪的事情都听说过,但是我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那一天母亲叫我起床,说着‘大年初一的就赖床,五十多岁的人还跟孩子一样。’
      媳妇也在厨房喊着,让我快点起床帮妈盛饺子。
      我顿时寒毛都竖了起来,心底涌出一股寒意,啊啊啊啊!头皮发麻。
      母亲还在慈祥的看着我,我像是遇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明明知道她已经死了,但是她就在我的面前。”
      赵杰问“复活?我有点……”
      “接受不了是吧?”马国富反问道,“对,我也接受不了。整个世界观都感觉被颠覆了。就像那句人人都知道俏皮话,我开始怀疑人生了。但是事实就摆在我面前,我总要找一个能解释这一切的理由。”
      “这一切太过荒诞了,我压下心中的恐慌,找了个借口就出了门。到了楼下我快步走出小区,外面是穿着新衣到处放鞭炮的人们,还有遛弯的街坊邻居,喧嚣着相约去玩耍的年轻人。我拉住一个认识的邻居,我问他大家这是怎么了?他笑着揶揄我,说是不是昨晚喝多了,怎么大过年呢,睡糊涂了。
      我问他,大过年?哪一年?
      他用看神经病的眼神说。当然是2012年大年初一了。”
      我说兄弟你别逗我,2012年不是都快过完了吗?怎么还过大年初一呀?现在应该是2013年的初一才对呀。
      他又笑了,马教授你老别说笑话了,这2011年刚过完,你就着急过2013年。好了,您忙,我还得赶着去打麻将呢,说完他就转身朝远方走去。
      听他的语气不像是在和我开玩笑。
      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我感到毛骨悚然,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什么才是真的,什么才是假的,我一定要找到答案。”
      “你最后找到答案了吗?”赵杰问马国富。
      “答案?没有。”马国富很认真地回答。听他说话的语气和他的神情完全不像是一个精神病人。
      “虽然没有找到整个事情的答案,但我还是多少了解了一些真相。我所经历的整个事情太过荒谬,所以刚开始我没有告诉太多的人,就连我的妻子,我在和她说了之后。她都觉得我是在骗她,说我越老越不正经,还编出这样的谎话,一点都不好笑。
      在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终于弄明白了,我确实从2012年年底又退回了2012年的年初。”
      “是穿越了吗?”赵杰这样问。
      “也不算穿越吧但是又很相似。”
      “呵呵。”赵杰笑了笑,“那你可就像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可以呼风唤雨了,因为你都知道,后来一年发生了什么。”
      “刚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这种经过了刚开始的恐慌之后,我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就像所有人想的那样,我最先想到的就是钱,我要发财,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马国富说。
      “嗯,这个我可以理解,生物的本能就是繁衍和生存。而能维持生物生存最基础的东西就是物质和金钱,掠夺、获得更多的资源同样是生物本能的下意识行为。”赵杰点点头。
      “所以我最先想到的就是买房,买房,买房。我说服了我的妻子,将房子卖掉,然后拿出了我们所有的积蓄。用我的儿子,妻子和我的名字交了五套新楼盘的首付,虽然他们弄不懂我在想什么,但还是按照我的话做了。我知道这样一年后我们的投资就会有三倍甚至更高的回报。还有就是我的母亲的事情,虽然我接受她死而复生的事实,但更多的时候我依然不敢和他独处。”
      “买房?这的确是个很正确的做法。但既然你穿越了那你应该去买彩票啊,买上几注特等奖你不就立马成千万富翁了吗?”赵杰质问到。
      “彩票,这个我确实想到了,虽然我不是什么老彩民。但是我确实记住了某一天的特等奖号码,那是一二年夏天的8月6号,那天是我的生日也是彩票开奖的日子,为了庆祝生日,儿子给我买了一注彩票。,当然没有中,但是我记住了特等奖的号码,所以,穿越后我一直在留意这件事情。在8月6号那一天我花十元钱去买了五注双色球。”
      “只有五注,马教授你还不算贪心。”赵杰问他,“你中奖了?”
      “当然没有,开出的是另一组号码。”
      “为什么?你不是经历过两个2012年吗?难道是号码记错了。”
      “没有记错,我也不仅仅经历了两个2012年,但是开出的确实是另一组号码。在之后我又连续追了将近一个月的那个号码。都没有中奖,就连我母亲在上一个去世的日子。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马教授你说的是不是平行世界理论。其实你不是穿越了一年。而是进入另一个平行世界。是这样吗?”
      “不是平行世界,如果是平行世界日我想时间跳转的第一次整个世界就变得翻天覆地了。赵记者你听说过蝴蝶效应吗?”
      “听说过,蝴蝶在大西洋的这边扇扇翅膀就可能在大西洋的彼岸引起一场飓风。”
      “嗯,是这样,“蝴蝶效应”由气象学家洛伦兹于1963年提出,其大意是: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偶尔煽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
      蝴蝶效应就是混沌理论里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在20世纪,有很多的科学家想通过科学数据和数学的计算,来帮助人们长期的预测天气,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气象学家洛伦兹的为了预报天气,他用计算机求解仿真地球大气的13个方程式。为了更细致地考察结果,他把一个中间解取出,放到了另外一台计算机里。运行相同的程序。而当他喝了杯咖啡以后回来再看时竟大吃一惊:两台计算机的运算结果偏离了十万八千里!计算机没有问题,问题就出现在他取出的那个中间解里面。那个解是3.080103215,为了方便,他取的数值是3.08,没想到就这点微弱的数值,导致运算结果的千差万别。在之后,经过了大量的考证与运算之后,洛伦兹认定,他发现了新的现象:“混沌现象”,又称“蝴蝶效应”。”
      “混沌理论,蝴蝶效应?”赵杰说,“这个我倒不太了解,没想到还有这样神奇的一个故事。”
      “是啊,太神奇了,“蝴蝶效应”不仅体现惊人的想象力和迷人的美学魅力,更蕴涵着深刻的哲学内涵。它告诉了我们世界上万事万物无不处于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关系之中,某个微小因素的变化在一定条件下会对系统产生决定性影响,亚洲蝴蝶拍拍翅膀,将使美洲几个月后出现比狂风还厉害的龙卷风!这是个多么神奇的事情。”
      “您是说是由于你回到了一年前,所以导致彩票的开奖结果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我想大概是这样的,不但彩票的开奖结果变得跟以前不同。我的母亲也没有突发心脏病离开这个世界,就连我妻子受轻伤的那次车祸也没有发生。但是房价还是涨的,不跟以前完全一样。但大致的涨幅还是差不多。”
      赵杰紧锁眉头,马国富比他设想的还要难缠很多,无论是语言还是逻辑,都无可挑剔,并不像以前他遇到的那些病人。很容易就被他找到逻辑的漏洞,从而使病人无法自辩。这一次很难,于是他决定让马国富继续说下去。
      “马教授,那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
      “当时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2012年的12月21日,我知道那一天会发生可怕的世界末日。我跟所有的朋友亲戚都发出了预警,我还向有关的国家机关跟地质部门递交了相关的论文。当然跟我想的差不多,没有人相信我的话,大家把我当成末日论的拥护者,对我的警告一笑了之。但我知道,我曾经经历过。我又能怎么样呢?跑到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如果世界末日真的来临,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所以我能做的只是等待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2012年12月21日,我又接到了朋友聚会的电话邀约,这次的组织者是另一个朋友。我借口有事,没有去。那一天我跟学校里请了假,亲自去市场买了肉买了菜,还把远在外地的儿子一家,妻子和母亲早早的叫回了家,我想世界末日能和家人在一起共度最后的时光,也是一件很欣慰的事情。
      但是世界末日没有发生。我很高兴,这一次我没有感到惊奇。母亲死而复生的事情都发生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呢?”
      “那你的生活应该进入了正轨才对。为什么现在你又在这里。”
      “你还在以为我是个精神病人是吧,觉得我一切都在胡言乱语。”马国富没有争辩。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赵杰微感抱歉。
      马国富摆摆手,又像赵杰要了一支烟,“还有十几分钟,我得接着说。”
      “那一年很平稳的过去了。由于我买了很多套房子,等卖掉其中一两套之后,我的生活也发生了改变,变得富裕起来。那些投资赚来的钱,虽然不多。但是也足以让我变成小康生活,一年、两年、三年,几年过去了,我辞去了科大教授的工作,那时候没什么事情,我就和妻子旅游,或者养养宠物,去公园遛弯儿,又或者是去帮儿子带孙子。生活开始渐渐平稳下来,我开始怀疑我之前所遇到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或者是幻觉,直到2017年,可怕的事情又发生了。”
      “可怕的事情,是什么?”赵杰打起精神认真听马教授说。
      “我又回去了,这一次回到的不是2012年的春天,我回到了2013年,终于,这一次我很清楚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幻觉。也不是自己的大脑受到了什么刺激、打击变得神经质了。而是这一切真实的确切的发生了,再一次的发生了。从2017年回到2013年,这一次中间的间隔是三年,我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到,无论是自己的生活还是自己的身体。都发生了变化,变化没有太大,但是年轻三岁的感觉还是很明显的。我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开始真正的去寻找答案。我找过一些国内的学者和专家。当然大部分人是不相信我的。也有人相信我但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时间跳转,我根本拿不出确切的证据,无法证明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所以即使那些相信我的人,也慢慢的不在与我来往。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没有意义,即使证明了也没有任何作用。受影响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我开始独自一人寻找答案。生物学,物理学天文学,宇宙学,在那之后,我研究了很多个学科。没有找到答案,也没有找到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儿子老婆甚至我的母亲都开始觉得我神神叨叨。”
      “马教授还有一件事情,我不太明白。我记得您说您曾见过我五次。那是怎么一回事?”
      马教授抽着烟目光呆滞蜷缩在凳子上,神情写满了无奈与无助。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和发生在我身上。那次时间跳转之后又有过十几次跳转,中间的间隔不确定,有时候是三年,有时候是两年。有时候是半年有的时候甚至是一个月。到之后的几次,跳转开始变得有规律起来。我每一次都能走到2018年8月9日,就是今天,但是这一天,我从来没有跨出去过。每到这一天的午夜我都会发生跳转。
      你知道吗,一次又一次的跳转,一次又一次的折磨,都要使我崩溃了,我渴望寻求帮助,为了让人们相信我,我做了很多激进的事情。人们开始相信我了,不是相信我说的话,而是相信我是一个神经病。在一年前我就被人关到了精神病院,上一次时间跳转是在两个月前。儿子,妻子和母亲刚开始还会来看我。我希望他们救我出去,但是我越激动他们就越害怕。我渴望出去,但他们很久没来了。”
      “马教授你为什么想出去?”
      “赵记者,你永远不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多可怕。有的人每天都会被注射镇静剂,你知道那样的感受吗?在药物的作用下你的大脑都像是停止了思考,七情六欲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你的身体不再是你自己的,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静静的看天花板,或是在药物的作用下,闭上眼睛一睡就是一整天,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想不了,也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话。”
      “马教授,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可以帮你在这里被强制注射药物的事情反映给警察局。”赵杰说。
      “有什么用呢?精神病院本来就是关精神病的。警察才不会理会这个烂摊子。他们巴不得所有的精神病,所有的疯子都永远被关着,不要出去给他们惹麻烦。我见过你五次,每次都和现在不太一样,而且我说的都是真话,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好了时间到了,我要回我的病房了。”
      马国富站起身,他身子向前倾离得赵杰很近,这突然动作吓了赵杰一大跳。但赵杰知道他没有恶意。他将身子靠近赵杰轻声地说,“赵记者,在你的记忆里有没有那样的事情,有些地方你第一次去却感觉曾经来过,有些事情第一次发生却感觉好像发生过。有些场景一些人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你却感觉曾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发生过。你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吗?”
      留下一个人在桌子前发呆的赵杰。马国富按响了门边的电铃,一分钟后保安开门把他带了出去。
      即视感,赵杰知道马国富说的是即视感,就是有些时候你突然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第一次做的事情就像是曾经做过一样,有些你第一次去的地方好像曾经什么时候来过,甚至有时刚做完一件事情却突然想起,这件事在梦境里出现过。
      这是Deja-vu现象,中文翻译为“即视感”,简单而言就是“似曾相识”,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
      赵杰沉默并不是因为马教授说的这种现象,即视感不过是知觉与记忆相互作用,科学也曾经给过这个现象很多种解释。这不算什么神奇到不能解释的东西。
      赵杰的沉默只是因为他想起了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事情。那是一件他突然就想起来的事情,和马国富今天讲的故事有很多的类似之处。
      赵杰忽然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漫上来,也许自己在几年前已经死了。

      文章信息
      作者:

      ty_120581625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1-13 12:17:33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