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岗》连载

    作者:程担 提交日期:2018-04-15 21:48:38

      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小白就被一位货车司机带走了。它的主人没有和它告别。漆黑的小布袋就象一个棺材把它遮蔽的严实。它还不懂得什么叫挣扎。它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几岁了。只有小白这个名字,它是真的听熟了。它知道是主人在喊自己,但是它不知道主人的名字,只是记得也是和货车司机一样的络腮胡须。硬硬的,都扎过它的鼻子。也许他们也曾经爱过他,可以爱几个月,几天,以后的故事,就是从漆黑的小布袋开始。小白出的是远门。
      从小布袋解脱出来的时候,小白叹的是人气。只是它自己不知道。这也如同它不知道自己是一只狗一样。因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所以,小白对货车司机的摇尾乞怜,可以相同的递给很多对它好奇的人。它也好奇的看着那些聚拢上来的人,好奇的看着这个地方。只是好奇很快被一股人的气味给撵走。而且是五花八门的气味。这是和它以前主人完全不同的气味。但是等它缓过神来在仔细嗅,又感觉和主人的气味似曾相识。小白静静的趴在地上,它很陌生的翘起了自己的尾巴对逐渐散去的人摇着。因为这些人都是摇着身体走的。
      其实,小白来到的地方是一个门岗。门口有一个保安,他有一根棍子,而且已经很旧。但是他开的摩托是八成新的。只有小白不知道这是二手货。因为小白是被人转了一遍过来的。所以本来这个保安想给小白起个二手货的名字。但是拗不过小白一身洁白的毛发,就没有改口。小白被他小白小白的叫着,突然心里升起一股人一样的焦躁。它狂吼了几声,却又马上伏到了椅子底下。因为门岗的铁门如山吼一样挪开了步子。这是货车装载完毕要出车了。但是在小白眼里,它就是一个怪物,而且是巨大的。

      文章信息
      作者:

      程担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4-15 21:48:38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
      温州工业用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