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情缘巫山云雨高峡平湖国之重器激流跌宕:《又见红叶》(与常杭合作)

    作者:羊角岩2017 提交日期:2018-05-03 15:39:33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

      第一章

      1

      “呜——。”汽笛声不舍地跟夷陵港码头上送行的亲人们告别。

      “东方红086”号客轮犁开波浪,向上游的山城方向又一次进发。

      一会儿,它已经把人欢马叫、红旗招展的西坝水电工程建设工地甩在身后,三游洞迎面扑来。这是进入峡江后的第一道激流险关。水流涡湍如野马奔腾,激起泡漩无数,客轮顿时起伏颠簸起来。从峡口吹出来的江风,往人们脸上伸出刺剌剌的舌头舔拭着。这时,两岸崖壁一簇簇、一团团的红叶闪亮在人们眼前,在这个百花凋尽万木萧疏的季节显得格外醒目,像燃烧的火焰,像天边的云霞,又像是女神的羞态醉颜……虞嘉玲和王艳在惊呼着,看哪,红叶真好看。几位知青的目光深处,便都燃烧起了红叶之火。陈振江告诉他们,这种红叶叫黄栌,是一种灌木,叶片呈卵圆形,秋天经霜后变成红色,在峡江里到处都可以见到它。

      这是1975年10月中旬。大江水运管理局(以下简称大江局)组织第五批知青上山下乡,其中一组七名知青这天搭船前往上游三十里的黄牛岩村知青点,该知青组的组长是章朝阳,副组长是陈振江和田光旭。田光旭的父亲田太华是夷陵港务局革委会主任。略显削瘦,个头儿较高,白净英俊的章朝阳是江城知青,其父亲解放前曾在英国怡和轮船公司江城分公司任过秘书,解放后在江城港务局办公室工作。章朝阳从小继承了父亲的文化基因,爱读书,尤其对诗词歌赋有兴趣。就在一个小时以前,在夷陵港务局牵头举办的欢送会上,他作为知青代表上台讲话,用一首诗来表达了心情:山乡天地阔,同唱大风歌。河畔情怀远,田间故事多。比肩担荏苒,苦心任蹉跎。诗意从头越,秋实果满坡。

      这时,章朝阳对陈振江说,听说你爸是这艘船的船长,你是否方便带我们去驾驶舱看看?

      陈振江做不了这主,便问刚才负责接他们上船的电工师傅王友培是否可以?王友培师傅说,这有么子问题嘛,何况你爸是船长。走,我带你们去看看。

      王友培正是女知青王艳的父亲,知青们跟随他和陈振江来到驾驶舱,看到船长陈宏禹身着笔挺的船长服,戴着白色大盖帽,正像一棵伟岸的苍松一样双手把舵,紧张观察着入峡后变得凶险的前方航线,不禁感动而肃然。陈宏禹头也不回地对王友培说,友培,你帮着招呼孩子们,介绍些情况,我抽不出手来。王友培连忙说,你开你的船,我代你招呼就是,放心好了。

      章朝阳一眼看到船长室里悬挂着的一帧照片框,哟,这不是毛主席嘛。虞嘉玲则惊呼,是陈伯伯在跟毛主席交谈哩。我很小就知道陈伯伯给毛主席开过船,但这张照片,却是第一次看到。

      虞嘉玲的家世,说起来有点儿复杂和沉重。她爷爷虞顺卿是夷陵的大资本家,她父亲是夷陵港务局革委会副主任虞锋,这会儿还下放在夷港三公司十三码头当装卸工劳动改造。而她的外公卢作孚是个很有名的人,被人们称为“民国船王”,1952年“三反五反”中去世。在夷港子弟小学读书时,虞嘉玲曾带着自豪的神情告诉跟他同桌的陈振江,建国之初毛泽东主席曾说过,中国近代史上有四个人是我们万万不能忘记的,他们是搞重工业的张之洞,搞纺织工业的张謇,搞交通运输业的卢作孚,搞化学工业的张旭东。陈振江听了心里很是崇拜,怎么自己身边就有这样的大人物呀,他半信半疑地问,是真的吗?毛主席能认识你外公?虞嘉玲呜呜地哭起来。陈振江连忙扳着她的肩膀问,你哭什么?我惹你生气了?虞嘉玲说,别人不相信,连你也不相信,我爸爸妈妈亲口告诉我的,这还有假?陈振江便相信这事是真的。有一次陈振江放学后在校门外不远处看到几个男女学生围着虞嘉玲,在揪她的头发,朝她吐口水,骂她这个臭资本家的狗崽子,陈振江连忙冲上去把那几个学生赶走了。陈振江的爸爸是给毛主席开过船的,老师们经常在学生中提起这事,这使他在学校很有影响力,他说话很硬气,那些孩子们都肯听。


      

      文章信息
      作者:

      羊角岩2017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5-03 15:39:33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
      温州工业用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