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中秘系列第三部《神话》 一念生,一念死,生和死又有什么区别!

    作者:木易国强 提交日期:2018-06-16 20:03:17

      前言

      历时十年,几经易稿,终成三册,虽称不上大作,却当得起精心。

      传奇、史诗、神话三册,这是第三册。

      如果说《传奇》是热血沸腾,《史诗》是浪漫如歌,那么《神话》则是波澜壮观。

      太华裂土,群龙无首,七国内乱外战,人神合纵连横,看傲风云如何逍遥天下!
      长空一剑起,流光照太虚。我笑苍天笑,我泣苍天泣!
      盛世十年,浮华掠艳,难掩人心之变,大厦将倾,看白衣子莲佑归来。
      身是泥中藕,心是莲花开。凌波飞双蕸,不染尘与埃。
      是宿命之敌,还是血亲兄弟?是拔剑相向,还是携手并立?
      人性之光冲破生死桎梏!
      一念生,一念死,生和死又有什么区别!

      值此端午佳节之际,也以此文向我国浪漫主义文学奠基者、美政思想开创者屈子致敬。

      第一节 盛世之许

      长生殿前,六位绝世佳人冉冉落下。
      这六人,正是傲风云麾下六姐妹楚红靥、花弄月、秋海棠、苏浣碧、九凤以及玉真。
      六人腰间都有一块雪白玉璧,上面有如意云纹。
      这是可以自由进出长生天的如意令,整个三界一共九块。其中,四道各有一块,人族、神族各有一块,功德天有一块,太华杨门有一块,长生殿有一块。
      “你,你们是什么人?”东方雷眼睛都直了,一句话硬是分成了两半。
      “小色龙!”南明雪鄙夷。
      东方雷脸上一红,这才低下了头。
      “剑帝杨风何在?”楚红靥笑盈盈问道。
      “找我何事?”一道剑影从长生殿的飞檐上掠下,蓝光中走出了一位剑眉星目的白衣男子。
      男子身后紧跟着一个彩衣翩翩的小丫头,像是个小尾巴。
      这两人,自然就是杨风、东方明珠。
      “公子身上的剑气好重,难道就不怕误伤佳人!”楚红靥笑靥如花。水华妆碧光莹莹,让她看上去像是一幅不染纤尘的画。
      三界之中,目有剑光的,她只见过三个人,一个是傲风云,一个是项楚,另外一个就是这剑帝杨风。
      同样,她也只见过三个不为色动的男人,一个是傲风云,一个是项楚,另外一个也是这剑帝杨风。
      “妖女!”东方明珠白了她们一眼。
      “此乃重地,几位若是无事,可以走了!”杨风果断下了逐客令。
      “真是不解风情!”楚红靥一脸无趣,“好吧,我们找你是来送帖子的。”
      说完,皓腕一翻,将一页帖子弹了过去。
      杨风接过帖子,猝然色变,“这不可能!任何人都可能被魔心寄身,唯有我兄长不可能!”
      “三界名宿都在,你可以随便找人问问!”楚红靥耸了耸肩,“不管怎样,白衣子堕魔,杨门实难避嫌,现在你已经不再适合守护长生殿了。这帖子就是三界所有名宿的意思,希望你能看开点。”
      “三位神人呢?”
      “已然蒙难!”
      此言一出,东方雷、南明雪两人当场就吓傻了。
      “妖言惑众,你们若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七星出鞘,露出了一截湛蓝寒光。
      “姐姐,让我来会会他!”苏浣碧早听说过剑帝杨风的名头,心中颇不服气。
      只见她腰姿一扭,人已到了半空中,霜华剑锋芒一闪,上来就是一道匹练似的碧蓝寒光。
      杨风七星飞蓝一扬,当空挽了个剑花,举手间便将那寒光削尽。
      同样白衣胜雪,同样长剑如冰,一个玉树临风,快似流光,疾似飞星,一个风姿绰约,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冰魄夜光摇!”苏浣碧银牙一咬,霜华剑带起一串珍珠光,直指杨风眉心。
      一片片薄若蝉翼的六角凝华,恍若风影一样割碎了虚空。
      杨风剑气如霜,瞬间点碎琉璃一片。
      “剑,冲虚!”一缕灿若星河的蓝色光雾喷出,截下了苏浣碧耳边一缕青丝。
      “苏小妹,我来助你!”秋海棠按耐不住,化血神刃当空一画,登时绽出一抹羽翅般的绛紫刀芒。
      苏浣碧点头,冰魄灵芒愈加耀眼夺目。
      两人刀剑合璧,一个如蝴蝶穿花,一个似蜻蜓点水,用一个舞字将身法配合演绎到了极致。
      再见杨风,七星飞蓝灵动如梭,总能轻松化解。
      “月舞精轮!”
      “斩天!”
      久战不下,两人心有灵犀,同时施展了至强一击。
      一边是冰魄精轮,一边是绛紫虹晕,两大灵域扭动阴阳,宛若太极,瞬间掀起了一片刀风剑雨。
      虚空被压成了一道线,这一刻,杨风终于使出了那一剑。
      他扶摇直上,剑指苍穹,七星飞蓝大放光明,瞬间凝出了一枝红、绿、蓝三色神华。神华摇曳,涟漪涤荡,每腾起一尺,就仿佛突破了一层神秘界面。
      太极图噶然撕裂,苏浣碧、秋海棠两人连退数十丈,青丝撒落,颇显狼狈。
      “杨门陷落,你不回去看看吗?”
      一道碧绿剑光破空而来,直接冲入了长生殿。
      三界之中,以人为剑的招式只有一个。
      “剑神一笑!”杨风双眸闪过一丝异色。蓝光一闪,他人已消失在天际。
      长生殿内,三十八位准神依太阳、太阴、紫微、北斗七耀、二十八宿等周天星位冥目禅坐。
      七彩灵气萦萦绕绕,像是一片迷离星云。
      “给我十年,我给你们一个盛世!”傲风云长剑一扬,当即在神仙壁上刻下了一联诗,“长空一剑起,流光照太虚。我笑苍天笑,我泣苍天泣!”
      喧嚣过后,太岳依旧。杨门的突然消失,八大世家的突然落户,似乎将这里的光阴向后推演了一千年。那莲池的离合之光,也恍若在一日夜间尘封于世。
      没有人知道这个美如飘雪的剑阵什么时候会被破解,也没有人再愿意提及它的存在。渐渐地,这一抹缤纷成为了一个神迹、一个传说。
      慕容世家搬到了东岳之阴,背倚东方世家为邻。
      窗外,一把三色大剑横空而挂,似乎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
      “天意呀!”慕容长天茫然若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一位眉清目朗的年轻公子正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月光之下,仔细看去,不是慕容飞卿又是何人。
      “爹,我慕容世家与太华杨门自古交好,非同寻常。如今迁来,岂不心寒!”慕容飞卿沉思良久,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我族与杨门渊源之深,为父岂会不知!今天我们不来,必为他人所占,不若代为守之,相信杨门定有回归之日!”慕容长天转过身来,“卿儿,你去吩咐族人,峰上器物一律原貌封存,不得擅动!”
      慕容长天知道,杨门、慕容,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早已经分不开了。
      “嘿嘿,孩儿果真没有猜错!”慕容飞卿破颜为笑,“其实孩儿早已假传了爹的口谕!”
      “你这孩子!”慕容长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双目之中满是怜爱,“还不知道你那不听话的姐姐现在怎么样!你呀,真不该心软告诉她!”
      “爹,你就放心吧,姐姐身上有空青扇,不会有事的。只是杨大哥这次真的凶多吉少了,姐姐她一定会很伤心。”说到这里,慕容飞卿再次转喜为忧。
      “小七呀小七,你到底在哪儿!”慕容长天潸然泪下。
      “姐姐,快回来吧!”望着那月下的离合之光,慕容飞卿已然有些失神。
      “对了,卿儿!”慕容长天想起了一件事,“刚才为父收到了独孤家主的剑牒。牒中邀约,似乎有要事相商。卿儿,你认为会是何事?”
      慕容飞卿略加思索,答道:“孩儿以为,独孤家主此次邀约应为两件事,一为重阳之日的诸子盛会,二为人族百家的结盟大计!”
      “结盟大计!”慕容长天颔首,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如今太华裂土,八家聚首。若孩儿所料不差,神、人两族的矛盾必将凸显。独孤家主野心很大,此次邀约,定要是商议人族百家的结盟。这样一来,退可守进可攻,日后也能占得先机。其实神族四家,说不定此时也在商议同样之事!”慕容飞卿进而解释道。
      “好!”慕容长天倍感欣慰,“孩子,你果然没让为父失望!我再问你,百家结盟,是利是弊?”
      “此乃时势所趋,至于利弊,孩儿却是难以看清!”慕容飞卿叹道:“不过有一点,那就是一旦结盟,神、人之战或将避无可避!”
      “嗯,这正是为父所担心的!”慕容长天皱眉,“不过眼下看来,结盟之事已是必然。只希望神、人双方能够互相制衡,避免这一场浩劫!”
      两人一问一答间,古玉轩外,突然光影一动,踏入了一位白衣如雪、回风翩翩的少年。
      少年背负一把长剑,镂空的剑鞘中拉出了长长的冰蓝光脚。
      看到眼前之人,慕容飞卿疾步走上前去,忧郁的目光中突然闪过一丝惊喜之色。
      一旁的慕容长天则是轻轻地靠在了窗棂上,似乎一瞬间苍老了百年。
      “风大哥!你终于回来了!”慕容飞卿兴奋不已。
      不错,来人正是太华杨风。
      “飞卿兄弟,慕容叔父,你们告诉我,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不起,孩子!”慕容长天惭愧地低下了头,“那一天,我们什么也帮不了!”
      “我知道,慕容叔父,你一定有苦衷!”杨风目光如剑,“我来只是想知道,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你能告诉我,也只有你我才相信!”
      “唉!”慕容长天再次一声叹息,当下便将那震惊三界的太华之战娓娓道来。
      还是盛夏,却仿佛料峭深秋。朦胧的月光,冰封了一般,满是寒意。窗棂上的云气,牵引着丝丝月华,别样迷离。
      门外一片茫茫,杨风的脚步刚刚踏出,便了无踪影。云岚卷舒,只留一痕淡蓝辉光飘渺回荡。
      中华玉廊,绕太液而筑,倚云海而居,一线牵来三十六殿七十二阁,遥遥望去,仿佛佳人胸前的一串珠玉。
      此时,玉廊之内,月华流莲,千顷太液如梦如幻。无边无际的莲荷之间,一枝枝剑影时隐时现,恍若游弋在千年之前。
      杨风白衣翩翩,孑然穿行其间。叶为径、花作灯,此情此景,正应了祝小山的那首《映荷》。
      突然,他的脚步停了下来。那是一抹雪白的月影,玉璧般浸在水中。
      月影中有流线一动,涌出了一位身披素色轻纱的绝色佳人。
      她裸着脚,踩在一朵若有若无的红莲台上,长发半渥,垂在胸前,端庄中又透着一股逼人的钟灵润秀。
      “水月姐姐要拦我?”杨风皱眉。
      守护中华峰的四个人,正是昔日四大道花,圣家红袖、仙家慈航、佛家观音、侠家青萍。而眼前这位,显然就是珈蓝胜地的传承者水月观音。
      “为什么不呢?”观音微微一笑,“你知道的,我可是佛门派来的守护者。”
      “我相信你和他们不一样!”
      “额,有什么不同?”
      “你能站在这,他们却不能!”
      再没有人比杨风更了解这太华莲劫阵了,因为芙蓉出水剑就是它的钥匙。
      太华莲劫阵两次开启,均是惊天动地,展现出了灭世之威,故而为外人称之三界第一杀阵。其实,这种说法完全是谬论!莲劫阵,实乃诛心阵,以剑莲池境洗涤心魔,应为天地间第一修行胜地。之所以会有很多人陨落在莲劫阵中,是因为他们道心不稳,没能抵住心魔消亡前的最后反噬。
      可以这么说,但凡心中有一点杂念的人,都不可能如此轻松地站在这里。
      “便是如你所说,我也要领教一下风公子的芙蓉出水剑!”
      “既然如此,请姐姐出招吧!”剑以傲胜,杨风从不畏惧任何挑战。
      “道友助我!”观音抿嘴一笑,背后突然飞出一紫、一青、一碧三缕清气。
      清气袅袅,走来了三位绝色佳人。
      一人云绶紫帔,轻偎烟霞,未语嫣然。
      一人青袍裹体,步履轻云,潇洒飘逸。
      一人绿衣如翠,凌空御剑,英姿飒爽。
      四人并肩一站,容貌一般无二,气质却梅兰竹菊。
      “一气化三清!”杨风微微一惊,“姐姐竟是四道同修?”
      谁能想到,堂堂昔日四大道花观音、红袖、青萍、慈航竟然是同一人。
      观音点头,道:“风公子,接招吧!”
      四位佳人飘身而上,吴带当风,曹衣出水,衣带间的流线完美展现。
      北边青萍剑锋流光犹如寒霜,南边观音柳枝摇露恰似真珠,东边红袖彩带飞扬恍若虹霓,西边慈航拂尘弄巧仿佛星云。
      一笑一颦,一飞一遁,四人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
      杨风七星飞蓝出鞘,以一敌四。
      双方一交手,就让人眼花缭乱。
      杨风的剑法独步天下,特别是七莲剑式几乎达到了如火纯情的地步。
      水月的一气化三清凝虚为实,真身可以跟灵身自由切换,可谓玄之又玄。
      百余回合后,双方平分秋色。
      “一花一世界!”
      伴随一声梵唱,四位佳人的身影突然隐去,虚空中浮现出一株高达百丈的参天花树虚影。
      花是四色花,红、绿、青、紫,泛着玉石一般的光泽。
      每有一朵花飘落,都仿佛一滴水墨晕染,眼前的景象也会随之变幻一次,或是花海,或是云岚,或是碧波,或是星空。
      花雨簇簇,一千朵,一万朵,层层画面叠加在一起,让人再也分不清自己到底属于那个世界。
      杨风手中,那七星飞蓝早已被凌乱的界面偏折成了一道弯弯曲曲的影子。
      这一刻,三色光华绽放,像是一条线,瞬间冲开了层层叠叠的界面。
      “出水芙蓉剑果然天下无双!”水月收手,叹为观止。


      文章信息
      作者:

      木易国强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6-16 20:03:17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