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仵作:白天看病晚上验尸,能不能给条活路啊

    作者:蓝家三少V 提交日期:2018-08-01 16:04:34

      据《洗冤集录》载:凡男子作过太多,精气耗尽,脱死于妇人身上者,真则阳不衰,伪则萎。此谓曰:作过死。
      “作过死。”林慕白说这话的时候,扭头看一眼哭闹不休的妇人。
      新婚当夜,儿子暴毙,这妇人的一股子怨怒都发泄在新媳妇身上。奈何事已成定局,非毒杀身亡,而是作过死。
      衙门快速结了案,世间琐事无数,能管得了多少。
      江南梅雨季节,阴雨连绵。
      撑一把油纸伞,细语泠泠而下。伞面上几朵泼墨莲花迎风绽放,青柄翠竹,碧绿如玉。伞托上悬着一只柳藤编制的环扣,缀一只紫铜铃铛。
      风一吹,响音清脆。
      “师父?”小徒弟暗香追上林慕白,也撑着一把莲花伞,只是没有底下的柳藤环扣和紫铜铃铛,“小媳妇怕是不好做人了,如此一来十里八乡都知道她这厢命硬福薄,克夫之数。”
      林慕白顿住脚步,油纸伞遮去半张容脸,只见薄唇微启,“多嘴。”音色清朗干净,却也言简意赅。

      文章信息
      作者:

      蓝家三少V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8-01 16:04:34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
      温州工业用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