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音乐剧《五叶草》 寻舞台化合作

    作者:FRRoger 提交日期:2018-09-14 22:04:02

      五叶草 (二胡音乐剧)

      人 物 
      林凤(女孩)— 十三岁 初中生
      成年林凤— 三十三岁 白领 乐手
      爸爸— 四十一岁 出租车司机(老年)
      妈妈— 三十九 保洁(老年)
      凡尘— 少年 十岁 中年 三十岁 造船师
      钱兄—少年 十岁 中年 三十岁 朝廷官员
      程晓—凤儿同学 三十三岁 创业者
      程母— 退休教师
      二胡演奏— 儿童、成人演奏者
      其他—护士、医生、急求人员
      布景:六幕不同场景
      时间:古代 现代
      地点:医院,海上,街面

      第一幕

      (二胡配乐,幕启。一大一小两张床塞满了整个房间。小床横拉着布帘,大床被褥叠放整齐,床头墙面贴着“距离高考还有2006天!!”红色大字。妈妈手拎塑料袋上场。)
      妈妈:(对观众,叹气)哎,这一放假,挣地那点儿钱都不够交补课费的。连续三天给孩子小葱拌豆腐了,再这么下去,孩子还不得缺营养喽!不行我得再找点零活儿,再多挣点儿给孩子整点红烧肉啥的,这么下去可不行。(拉开床帘,一张能镶进一人大小的小木床上酣睡着一个女孩。墙面上挂满各种各样的奖状。)祖宗啊,还睡呀!都几点了,补课要晚了,这饭还没吃嘴里呢!赶紧给我起来!快点!快快快!(说着掀起女孩的被子)
      女孩:(烦躁)妈!你干啥呀!让我再睡一会儿,困死了!这不是放寒假了嘛!放假第一天就逼我起这么早干啥啊!就不能让我一觉睡到自然醒啊!(抢过妈妈手里的被子,蒙头继续睡)
      妈妈:(用力掀起被子大吼)死丫头!你造反啊!我昨儿刚给你交的补课费,你今天给我搁家睡懒觉!你看没看倒计时,还有几天了,啊?你给我起来!(揪起女儿的头发,扯着孩子去看倒计时牌)
      女儿:(大喊疼)妈!你干啥!疼啊!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
      妈妈:只有亲妈才会跟你拼上老命!(手指倒计时牌)你自己看!看看还有几天了!这日子是过一天少一天你知不知道啊!我的小祖宗!妈供你容易吗?你自己咋就不要强啊!睡地跟个死猪似的,清华北大要你呀!我告诉你啊,今天八点到晚上六点都在方桥那儿补课 。你赶紧的,咱俩还得坐两个多小时的公交呢,麻溜地,没时间磨蹭!(边说边打开桌子上的早餐)赶紧过来给我吃饭!
      女儿:(委屈地快要哭了出来)哪有这么倒计时的呀!再说了谁让你给我报的补课班啊?你倒是问问我爱不爱上,上了有用没用啊?
      妈妈:欸,那咋没用!你班第一的那小子-程晓,就在那补的!妈好不容易打听着的,贼不好弄,拐了老大一圈子才找着的,都在那儿保密呢,真是的!这人也太损了,就各顾各的。以后啊,程晓在哪儿补,咱就在哪儿补!(开心地哼起小调,帮女儿收拾床褥)
      女儿:(嘟囔着)程晓在哪儿补咱就在哪儿补。开什么玩笑!程晓他爸是大老板,人家美国都有别墅,你跟人家比!他补一次课得500,咱跟他比得起吗?(焦急状)妈!你疯了吧,你这一下子是交了多少钱啊?
      妈妈:(转身,盯着女儿眨眨眼)几个意思?我怎么听着,你这是早就知道那小子在哪儿补课呀?那你咋不早告诉妈呀!你个死丫头!妈有钱,咱有啥补不起的!我说呢,我宝贝女儿怎么就干不过那个程晓,原来臭小子有秘密武器啊,这回咱也有了!决不能让俺宝贝输在起跑线上!(走到女儿跟前,抚摸孩子的头)
      女儿:(一甩头,从椅子上起身)你有没有钱,我还不知道。就你一天累死累活挣得那点钱。妈!你就别逼我爸了,谁像他那样黑天白天连轴转地开出租车呀,多危险啊!我爸太累了,求求你能不能让我爸歇歇,也让俺爸能睡个懒觉行不行啊!
      妈妈:睡睡睡,人死了黑天白天就是睡,还不够你睡的呀?(用手指戳女孩额头)我告诉你,人活着就是累!要不咋叫人类呢!你是人类不?累就对了!(转过身忙着收拾家务,嘴里继续哼着小曲)
      女儿:(赌气不吃早饭)哼!我真服了!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妈!
      妈妈:(质问)你妈我咋了?啊?咋了?就这家境还供你念最好的幼儿园,最好的小学,最好的初中!你还想咋的?咋对不起你呀?
      女儿: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投资!为你自己投资!满足你的虚荣心!满足你未来的需要!逼着我去实现你不能实现的一切!我就是一工具!你就是自私!无比自私!
      妈妈:(上前一耳光打在女孩脸上)你个小畜生!你能说出这么牲口的话,我养你干什么?!(气得四处找东西似乎是要继续打女孩)
      女孩:(忙奔向小床,哭着抱起自己心爱的二胡,生怕被妈妈抢去。)不许再摔我二胡!我求你了妈,求你了,打我行,不可以再摔我的二胡。
      妈妈:你个没出息的死丫头啊!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废物!啊?你看看人家莹莹,小路,各个都雄心勃勃地,学得劲劲地,人家目标就是清华北大,你看看你!啊,天天抱着个破二胡,当宝似的,拉那破玩意儿能有啥出息啊?能挣几个钱啊?(越说越气,气得直转圈)我当初怎么就让你学了这么个玩意!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咱学这个就是要个特长要个十级证,考试有加分,分加完了就完了呗,这玩意就当个爱好,就行了。你可倒好还真当回事了!要当个拉呼气的戏子!(掐着腰)我告诉你,只要你妈我活着,你就休想!除非我死喽!(说完母女俩开始争抢二胡)
      (爸爸匆匆上场)
      爸爸:哎呀妈呀,这大早上的,你们娘俩这是干啥呢?
      (母女停手)
      妈妈:你咋回来了?不拉活儿了?
      爸爸:外面下雪了,一会儿肯定堵车,这不我赶紧回来,好送咱闺女补课去呀。你不说那补课费,那个那个,(瞅瞅女儿,冲老婆使眼色)不是那个课很重要嘛,不能耽误。吃完饭没?吃完赶紧上车,还在家支拨啥呢?
      妈妈:你赶紧给我回去!用不着你欠儿欠儿的,越是雪天钱越好挣!放着钱不挣,你有病啊!赶紧回去拉活儿去!我们有四块钱就能解决的问题,你回来干啥!这一来一回再加上油,得损失多少啊!赶紧给我走、走、走......(往屋外推爸爸)
      女儿:(哭喊)爸爸!爸爸你不要走!我今天不想去补课!我不去!救救我,爸!我不想去补课!爸!
      妈妈:死丫头,你哭什么啊?我咋滴你了,你要死要活的,啊?(上前拉扯女儿)
      爸爸:(大喝)好了!这是作啥呢!放手!孩他娘,孩子说不去就不去!就在家!(冲女儿)爸也不出车了,大雪荒天的,不出门了就陪咱凤儿!好了啊,乖女儿,咱不哭啊。
      妈妈:你神经病啊!放着钱不挣,在家养着?你洋呗啥呀?你不差钱呗?
      爸爸:行了!行了!孩他娘!我再说一遍:今天不出车!不补课!就在家,听闺女的!这大早上的整孩子鬼哭狼号的,干啥玩意儿!
      妈妈:哎呦,这家给你牛的!我再说一遍(模仿爸爸语气,撇嘴,藐视)我说最后一遍:凤儿!赶紧穿好外衣,饭别吃了,没功夫了。今儿的课必须得给我上去,我看你们爷俩谁再敢给我支毛?!
      女儿:(抱着爸爸哭)爸!我不想去,我不去!
      妈妈:(上手拽女儿)你哭什么玩应啊,课必须得补!哭死也得给我补课去!
      爸爸:(用力甩开妈妈的手)孩儿他娘!你疯了!咱闺女啥时候这样过?!你咋这儿忍心啊!啊?!你想逼死闺女啊!上次你砸孩子的琴,咱上医院,医生咋跟你说的,你忘了?!见孩子好了是不?你又开始上劲儿了是不?啥重要?!我问你啥重要!
      妈妈:(恍然大悟)哦 、哦,对对对!闺女重要!闺女最重要!啥也没有俺闺女重要。不去了,不去了,妈听凤儿的。咱不去了,还省了钱了,妈把学费全都要回来,给俺大宝宝买红烧肉。(心疼地把女儿搂在怀中)
      女儿:(平静了下来,抱着爸爸妈妈,哭腔)爸、妈,你们太累了,歇歇吧。女儿不是成心想惹你们生气,女儿是心疼你们啊。女儿有一肚子的话想对你们说,你们知道吗?爸、妈,女儿昨晚做了个梦,你们想听吗?听女儿给你们说梦,好吗?
      爸爸/妈妈:好,好!听女儿说梦。妈在听!
      (落幕)

      第二幕
      (聚光灯投射在幕前的二胡演奏者身上,二胡独奏)
      童音(画外音):微微星火点夜空,兄台仰额幻琼宫。邻家硕果压枝睡,吾心满是果儿脆。
      (二胡模拟人声再次吟诵,幕启)
      (两个着古装服饰的男孩站在舞台中央,中间立有一株虚拟的苹果树及璀璨的星空)
      钱兄:你为什么又偷我家的果子?
      凡尘:别讲得那么难听嘛。是你家的果子穿过了我家的栅栏,我摘的是我家院里的果子。(撇嘴,不服气)
      钱兄:树是你栽否?果归你摘否?
      凡尘:我.....,我在学西洋的数理。书上说,果子掉下来砸到头,就什么都明白了。可我在那果子下面坐了好久,它也没掉下来。所以,我就......。
      钱兄:你就,你就,你就偷人家的果子?不好好学写文章,将来考个功名。学那些东西有甚用?
      凡尘:有用啊,为了自由!我要学造船,让更多的人坐上我造的船,去更远的地方,看更大的世界。钱兄,那你考功名又为了什么呢?
      钱兄:为了挣更多的银子,做更大的官,光宗耀祖!(看着凡尘手里的东西)咦?你手里那是什么?
      凡尘:地动仪,我仿张衡做的,木质玩具,给你玩啊。(说完大方奉上)
      钱兄:(接过地动仪看了看,很是不屑)这有什么好玩的,不如去练字。若让我爹晓得我跟你这般不顾正业,非打我板子不可。你爹怎么也不管你呀?
      凡尘:俺爹怎会不管俺呢?这地动仪就是俺爹教的,这西洋书也是俺爹从那些出海回来的村民那儿弄来的!俺爹才不像你爹,动不动就打人,呵斥人。钱兄你也真是够不容易的了。这个地动仪就送你玩吧。我还有两个,但都没这个好。玩的时候,千万别让你爹看着!要不又害你挨板子了。(露出同情的神色)
      钱兄:(看看手里的地动仪,又看看凡尘,踮起脚,摘下最大的一个苹果,递给凡尘)这个给你.....
      凡尘:呀!是给我的吗?
      钱兄:(点点头)嗯!是给你的。
      虚拟光效(二胡配乐):当两只小手相触的一刹那,那个苹果顷刻间吐芽生叶,繁花锦簇。十里画廊,花做神来之笔。雪如花,花如雪,傻傻分不清,是梨花、樱花、苹果花,还是杏花、桃花、海棠花。风旋花舞,转眼间,两个孩子不再是年少懵懂的模样,而是......
      (二胡独奏,聚光灯投射到舞台一隅)
      男声画外音:风歇花落雨来浊,梦醒不觉已三十。四目相视亭中叹,二十年来各何为。(光效布景,舞台虚拟化)
      (一身从头到脚宋锦打扮的钱兄,与粗布简衣的凡尘,面对面亭中对饮)
      钱兄:(亲切问候)20年不见,今日一见,竟不知从何说起。凡兄这20年可还好?都在忙些什么啊?
      凡尘:在下不才,20年只做了两件事,学造船、造船。钱兄你呢?
      钱兄:升官、发财,也是两个事儿。(说完两人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
      钱兄:凡兄好耐力啊,从小就看出来了。那个地动仪我还记着呢!(哈哈哈)凡兄,如今你的船造得如何啊?
      凡尘:(凡尘放下手中茶杯)村民们用上了我的船,出海就没有回不来的了。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出海跟送丧似的。我很开心了。钱兄呢?
      钱兄:哎!钱多了,借钱的更多!来的不是亲戚就是朋友,不借伤感情;借了,钱没了,情也没了。官做大了,求你办事的人,排成排,躲都躲不开!来的又都是沾亲带故的,不管吧被骂到掘你家祖坟;管不到位吧,人家不满意真格掘了你家祖坟!朝上我要斡旋于多种势力,夹缝中谋发展;朝下我又要被各种人情世故所累、所勒。你说说,我哪还有什么开心事啊?还是跟凡兄在这,湖边木亭下,酌一壶清茶,静心养神啊。
      凡尘:既然如此,小弟再斟茶一杯,让钱兄消消气,宁宁神。
      (二胡演奏)
      (光效、虚拟布景:凡尘一杯淡茶奉上,一片樱花瓣飞落杯中,一滴鲜血锤落花瓣之上。天空忽狂风大作,黑压压的雾气扑面而来,八角亭被连根拔起。舞台升起,凡尘站在半空中俯视地面,眼睁睁地看着钱兄声嘶力竭地呼号,最后被一条黑龙抓成碎片。凡尘心如止水,淡然处之。
      随后飞亭再次出现在一片死静的红海,瞬间化做一只大船!)
      凡尘:(跑至舞台中央)啊!船!大船!那就是一直盘旋在我脑子里多年,始终未能实现的大船吗?是我认为足可以带上500个人,500头牲畜,5000株植物出海的,那艘想象中的大船吗?今天!就在今天,此刻!怎么就实现了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眼睛)这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二胡演奏,大屏幕播放渔民乘大船出海的情景)
      凡尘:(仰面长啸)爹!爹!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你一辈子的梦想!儿子毕生的心血!就在这里!就在这里了!
      虚拟布景:(水里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救我,救我......(聚光灯投射处出现两只手,满是鲜血,死死地抓着船沿。)
      凡尘:你是谁?怎么会这样?(放眼望去,)啊!这分明是血海!这里面究竟有多少人哪,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救上这个再说。(使劲把人拉上船,一看原来是钱兄!)
      凡尘:钱兄?怎么会是你?你......(虚拟特效:凡尘刚要张口嘘寒问暖,海面惊涛骇浪,风驰电掣,船身摇摇欲坠。凡尘赶紧低身抓住船舷上的绳索,大喊)钱兄振作!快!快!抓住绳子!快!
      钱兄:(看看远处又看了看凡尘,苦笑着摆摆手。二胡演奏由弱渐强)凡兄你是幸福的,你是无法理解我心里的苦呀,再见了凡兄!人生若能再有初逢,我定随你父子研习造船!(哭喊)(二胡配乐、特效:话毕,转身艰难地一步一步爬上船沿,用尽全身最后一口力气,将自己投进血海。钱兄向深海沉没的那一刻,风停浪止,一棵五叶草悠悠然飘落血海,血海即刻变成淡绿色的镜面。)
      凡尘:啊!海,真的是绿色的!就像我小时候想象的那样。(特效:凡尘站在梦想的神舟上,飞身跃入清凉的海水,与神奇的五叶草共舞,自由的驰骋!自由的翻腾!自由的欢悦!)
      凡尘:这,就是我想要的幸福!就这么简单!(挥手下场)
      特效(海底):当女孩手里最后一点儿面包屑被彩色的鱼儿们吃光,仍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不远处的潜水员(男孩)迅速游了过去,敲敲女孩的头盔,打出出水的手势。女孩拍了拍心脏,摆摆手,做了一个okay 的手势,又指指前方。潜水员(男孩)拉着女孩的手,一同向更深的水域游去。远处一棵五叶草在向他们招手。(落幕)
      (二胡演奏)
      第三幕

      (幕启,布景回到第一幕)
      妈妈:(怀抱女儿,手抹眼泪)凤儿啊,妈的乖女儿。妈错了,是妈不对啊。宝贝想要的是自由,是要追求自己的幸福,不是学习机器,不是妈的提款机。妈是自私鬼呀!妈错了!错了!妈爱宝宝,妈绝不能把宝贝闺女给逼成那个死在海里的那人那样啊!那还是妈吗!凡尘爱造船,后来不也造福全村了不是?俺凤儿爱拉琴,也一定能拉出自己的曲儿来!俺家凤啊就是有才!咱不去补课了,拉琴给妈听!妈从来都没正经八百地听过俺大宝拉琴呢。她爹,坐好!咱都得认真听!咱闺女一定能拉出大名堂来!
      爸爸:好嘞,来咧。你看,这多好!多和谐啊!这一天天补课补得鸡飞狗跳,舞了嚎疯的,谁家能受得了啊?(拿来小板凳,两人坐一排)
      妈妈:(怼了爸爸一拳)滚一边去,瘦不了你就一边旯儿胖去,去去去,那儿边儿凉快去!别挨着我!(假装生气状)
      爸爸:(傻笑)还往哪边儿去呀,再去就整外头去了,零下20来度呢,要命啊?你可够狠实的!
      妈妈:烦人!老死头子!
      女儿:爸!妈!你们也太可爱了!我爱你们!
      爸妈:赶紧拉吧,俺们听着呢!
      (二胡独奏)
      画外音:(二十年后 香港 )
      (二胡配乐。两位白发老人上场,大屏幕定格在维多利亚港湾)
      妈妈: 老头子!你快看那是啥?是咱闺女说的那啥不?真漂亮啊!
      爸爸:那啥啊?
      妈妈:就那个那个维,啥玩意湾来着。
      爸爸:不知道。管它弯不弯的呢,爱啥啥,啥也没俺闺女好看!
      妈妈:你个死心眼的玩意。
      爸爸:本来嘛,别整那没用的,赶紧找太空馆,挨着它的地儿就能看着咱闺女了!看咱闺女搁那儿拉琴,那可跟咱在家听绝对是两回事儿!快快快,这可是有点儿的,别晚喽!
      妈妈:哎呀,知道了,就你猴急!跟闺女就是你一人儿似的。好,听你的,不卖呆儿了,直奔这儿!(手指戳着地图中央,四处环顾)这也没啥好看的,还不敌咱那儿呢!咱那五里河,河心岛,还有盛京大剧院照这儿差啥呀?咱就整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都往这跑啥呀,图啥?房子死贵,物价贼高,没咱闺女在这儿,打死俺都不来!
      爸爸:嗯,打不死就来!你就吹吧!有本事把东北大雪也吹这来,这给你能的!你也就是借咱闺女的光才能到这地儿来吧。看给你得瑟地,还能找着北不?
      妈妈:那咋地?那俺闺女!俺就得瑟,谁能把俺咋滴?
      爸爸:谁敢把你咋的啊!没人招你,自己都能跳老虎神的主,谁敢惹你啊!走了!走了!
      妈妈:死老头!让你打趣了一辈子,不埋汰我,你能死是不?
      爸爸:好好好,我这辈子不让你天天骂死,我都活不起啊!走吧!音乐会马上就开始了。哎,对了(拉住老伴儿的胳膊)进去后可别这么大喊大叫地呀,我特意上网查地,这听音乐会不抵听二人转,必须都得在那儿端着、憋着听,不能嗷嗷直叫地,拍巴掌都不能乱拍!
      妈妈:呀!是啊!听你的!你拍俺就跟着拍,你叫好俺就给你捧臭脚。(哈哈哈)
      爸爸:这才是俺媳妇呢!走了!(二人相互搀扶下场)
      (二胡演奏,合奏《万马奔腾》)

      第四幕

      大屏幕定格:尖沙咀狭窄的街面,隔岸遥对金紫荆广场
      (女儿凤儿肩上背着琴盒,右手扶着妈妈,一家三口走上台。)
      女儿:你们慢点,咱不急啊,我演完这场就没事了,慢点走,爸。
      爸爸:爸没事,你拽着你妈点儿。
      妈妈:闺女呀!今儿你可让妈开了眼了!这听得我啊,热血沸腾,浑身上下所有细胞都开跳广场舞了!
      女儿:(呵呵)看我妈说的就是夸张。
      爸爸:不夸张,那还是你妈了吗?
      妈妈:你个死老头子,咋那儿烦人呢?!去!那边去,俺跟闺女说说悄悄话!(一摆手,使了个眼色,爸爸立马心领神会)
      爸爸:啊,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得去趟厕所。闺女啊,厕所咋去啊?
      女儿:不远,就在那个楼里。(对妈妈)妈,你坐在这儿等会儿,我带爸去卫生间,他自己肯定找不着。
      妈妈:不用管他呀!(抻脖问)老头子你是要去厕所吗?
      爸爸:啊,不去了,突然就没了,那个啥,你娘俩也好久没见着了,你们聊着,我近边儿的遛遛。(说完,摆手到舞台一隅)
      女儿:(笑语)妈,我真是服了你了,看你给我爸训练地连上厕所的事都你说了算。
      妈妈:啥都我说了算?那老毛驴子,犯起驴来,你又不是没见着过?谁听谁的呀?不过你爸这人就一点好,知冷知热的,这人呐穷也好富也好,都得要这么个人!妈这辈子啊,知足!尤其还有你这么个争气的好闺女,还有啥不知足的呀。(叹气,略带伤感)
      女儿:妈,看你说的,我怎么听怎么像反话。
      妈妈:妈没说反话,这辈子有你爸、有你就是现在死了都值了!
      女儿:妈,你说什么呢!你和爸都必须好好的。我这几年在香港攒了不少钱,这回跟你们回去,我就不回来了,让你们好好享享清福!
      妈妈:(急忙插话)你说啥?!闺女?你说再也不回香港了?跟妈回家?你确定?
      女儿:(笑着点点头)是的,妈。我下定决心了。其实上个星期,我就办完辞职手续了,但这个周末还有一次演出,我想把它演完,也想让你们看看女儿在香港的最后一次演出,然后我们就一起回家!(起身,搀扶妈妈走到舞台中央,母女齐声)一起回家!
      爸爸:(冲上舞台)回家好!(差点摔倒)哎呦,回家好啊!爸的出租就拉你一人,咱跑遍全城!
      女儿:爸!你慢点啊!(拉起爸妈的手)爸!妈!回去了,咱不开出租了,你们也该歇歇了。这回女儿给你们开车,开着咱们自己的房车,咱们啊跑遍祖国大好河山!
      (二胡演奏 《哪也没有咱家乡好》)

      第五幕
      
      (医院病房里,程晓妈妈躺在病床上,程晓床边瞌睡,程母轻轻翻身,程晓被惊醒)
      程晓:妈,你醒了?感觉好点没?
      程母:(有气无力)好多了。你爸怎么样了?最终判了几年?
      程晓:(卡顿片刻)爸爸没什么大事,妈你不用担心。爸就是配合调查,过些时日就回来了。倒是你啊,得注意身体,不能太劳心。
      程母:(握着程晓的手)晓晓啊,妈教了一辈子的法律,你这么回答妈妈,你觉得你能应付过去吗?实话告诉妈吧,妈早有心理准备。10年还是15年?
      程晓:(低头,略有所思)妈,我.....律师尽力了,但还是15年。
      程母:(深深叹口气)意料之中。也好,心静了,没什么好奢望的了。(拍拍程晓的肩)我儿也长大成人了,还这么优秀,妈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这样也好,再也不用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害怕你爸会被人带走,这回真的被带走了。(瞬间流下两行泪)你爸啊就是不听话,晓晓啊,你可一定要记住--经商不做官,做官不经商!各自守住自己的底线,否则!就是你爸的下场。(喘着粗气,手捂心口)你的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程晓:妈,我记住了。你别急,我的公司并未受到影响,一切按部就班,正常运转。
      程母:孩子,别嫌妈妈烦,妈妈还要再问一遍,你为何要从商?从商又是为了什么?如实回答,不许讲空话、假话、大话!
      程晓:(表情略带为难)妈妈,说实话当初拧着爸爸的意思,非要自己创业,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上了一个,一个你们根本不可能接受的女孩。
      程母:女孩叫林凤,对吧?
      程晓:妈!你怎么知道?我从来没跟你提起过她呀。
      程母:毕业这么多年,不找女朋友。书房柜子里藏着一堆儿中学作业本,本上的名字全部是林凤。连程晓的作业本上都是林凤的笔迹。这妈还能看不明白?别怪妈,妈派人查过那个女孩,港大的,毕业就留港了,挺好的。但妈一直认为你可以遇到更好的。(叹气)可现如今物是人非,门庭冷落,妈岂敢再有什么奢望。只希望你能快乐,幸福地活下去,就好。
      程晓:妈,你安心养病,不用担心我,我一定给你找一个让你满意的儿媳妇。
      程母:(浅浅一笑)那个女孩挺倔强的,也一直没找男朋友,妈看她不错。
      程晓:(很是开心,笑语)那当然是不错了。哦,妈,医生说你刚做完手术需要多休息,不要讲太多话,情绪也不能波动太大。你再睡一会儿,多睡一会儿,我们以后慢慢聊。我现在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好吗?
      程母:(轻轻地说)好,等你,等你们。
      (二胡演奏,大屏幕播放程晓成长记录)

      第六幕

      (凤儿手捧鲜花上场,程晓走出病房,两人相遇在病房外的走廊里)
      林凤:程晓!
      程晓:(惊讶万分,不知所措)凤儿,怎么会是你?真的,真是你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还好吗?来这儿干什么?
      林凤:(笑语)wow,几秒钟之内问了这么多问题!比签证官还狠啊!没错是我,林凤!昨天刚回来,今天过来看看伯母,也就是(调皮地手指程晓)你老妈。
      程晓:(十分困惑)你怎么知道我妈住院了,还知道住这?
      林凤:我不只知道这些哦,知道地很多、很多。
      程晓:(转身,抚发)是我妈告诉你的吧。
      林凤:(走上前,拉起程晓的手,程晓转过身,深情地望着林凤。林凤从怀兜里拿出一张透明卡片)是它,是它告诉我的,你还记得它吗?
      程晓:(双手接过透明卡片)五叶草!我们在校园外那棵大树下找到的五叶草,你一直......?(配乐)
      林凤:(眼里噙着泪,哽噎)是的,一直珍藏,在这里(手捂心口)
      程晓:凤儿(仰面,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林凤:(拉着程晓的手,一步一步走向观众)是它,告诉我,人不可以太自私!自私的人不配拥有幸福。是它,告诉我,该回来了!再不回来,我会后悔的,青春的守候也许会随风而逝;再不回来,我会承受不起子欲孝而亲不待!为了你们,我回来了!就在这里!(张开双臂,等待拥抱)
      程晓:(慢慢走上前,正欲拥凤儿入怀,心跳监测仪报警,几名医生和护士匆忙上台,直奔程母。医生现场实施急救,随即推病床下场。程晓、凤儿二人也冲了上去,却被一名护士拦在门外。)妈!妈!护士这是怎么回事,我妈刚才还好好的呢,这是怎么了?我妈怎么样?!
      护士:家属冷静!冷静!医生正在处理,请配合,请不要干扰医生实施急救!
      凤儿:(与护士配合安抚程晓)程晓!冷静啊,别急!这是医院,有最好的医生和护士,相信医生,不要急!来来,你先坐下,坐下!(凤儿把程晓按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程晓双手拄膝,低头看着地面,安静得让人心疼,凤儿依偎在一旁)
      护士:谢谢家属配合,请您稍等。
      (二胡配乐)
      医生:(手拿一张纸上场)
      程晓:(一下扑了上去)我妈怎么样了?!
      医生:你好,患者家属,(表情凝重)我们已经尽力了。你的母亲走得很安详。这应该是你母亲留给你的。
      程晓:(伤心欲绝地接过那张纸。)(二胡演奏)妈!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地走了呢?!妈!你让我怎么向爸爸交待呀!妈!爸!你们为什么这么残忍啊,就这样的扔下我一人,撒手而去了吗?!(哭天抢地)
      林凤:(哭着抱着程晓)程晓,不要这样,你还有我,还有我呀!还有我啊!
      (二胡演奏)
      (虚拟特效:程母放大的半身像半悬于空中)
      程母:晓晓,妈妈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生命里有了你。希望你读到妈妈这封信时,那个叫凤儿的孩子能在你的身旁,那样妈妈就了无牵挂了。吾儿是最乖、最懂事的孩子。只可惜爸爸妈妈这辈子,还没来得及好好地爱你就都匆匆地离开了。在你三个月大时,妈妈为了所谓的事业,把本是充足的母乳给你断了。虽然给你买了最好的配方奶粉,雇了最贵的育儿保姆,但还是没法子把你喂得像别人家孩子一样白胖白胖的。你总爱闹毛病可每次送你去医院的不是爷爷奶奶就是姥姥姥爷。爸爸忙着挣钱,挣更多更多的钱。妈妈忙着晋职称,不停地讲课、做科研。人生很长,真的不必太过匆忙,饭吃急了,会哽!人走急了,就真格急着走了。但妈妈悟道得太晚了。想想你小时候,被妈妈塞进各种辅导班、兴趣班、夏令营、冬令营……,直到妈妈离开你的那一刻,妈妈都不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那些课,妈妈认为充实而有意义的生活是不是你想要的?大学毕业之后你就变了,变得妈妈都有些不认识了。你一意孤行非要自己创业,还不准我们插手,你让自己忙得跟当年的爸爸妈妈一样,妈妈想你的时候也见不到你人影,妈妈这才开始反思,这是不是因果轮回呀。我们同在一个城市,你却让妈妈想你想到流眼泪。是不是你小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想爸爸妈妈,任凭哭红眼睛也还是见不到爸爸、妈妈呀?记着,以后自己做爸爸了,千万不要像我和你爸一样!陪伴是爱,唯一的表达方式,而且具有不可逆性,错过了就永远的错过了,再多的钱,再大的权,也换不回溜走的岁月,流逝的亲情。那个你暗恋多年的贫家女孩,妈妈替你找回来了。你要好好珍惜,妈妈一直视你为王子,总认为只有公主才能配得上我的晓晓,却忘记了一个母亲最大的幸福是看到自己的孩子生活幸福。你不喜欢公主,你不开心,你的心里、眼里只有那个平凡的女孩。妈妈始终没法理解,直到你爸爸出事,我又诊断出绝症,妈妈真的害怕,我们双双离去的那一天,谁来照顾你!于是派人去香港找到了那个女孩,那孩子看似平凡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乐观向上,那就是幸福的种子,难怪我的晓晓会如此地执着于这个女孩。妈妈祝福你们,永远幸福。永远地幸福下去......
      程晓:(跪地哭诉)妈!妈!妈你不要走!不要走啊!(虚拟程母渐渐消失,程晓追随母亲音容跑下场)妈!妈!
      (二胡演奏配乐)
      (大屏幕滚动播放街拍,随机采访已为人父人母的视频)
      母亲1:呃,最对不起孩子的呀?最对不起孩子的就是没能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童年,以至于他到了大学他沉迷网络游戏,后来被退学了。还是名牌大学的,没办法后来就是管不了了。
      母亲2:就是小时候因为她写字不好好写,写得不好看,咋写也写不好,然后还跟我发脾气,我狠狠地打了她一顿,结果失手了,用铅笔尖,给孩子脸花了一个疤,到现在还有呢,后悔啊,真后悔!
      父亲1:我最大的人生遗憾是,我缺席了孩子的整个童年,我是部队的,每年能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都用小时算,直到孩子上大学,我跟孩子能在一起的时间,什么时间都算上啊,连睡觉、上厕所的时间都算上,不超过9个月。(眼睛湿润,不语片刻)真的挺遗憾的,挺遗憾的,后来国家放开二胎了,我们又要了一个,我也转业了,这回我把没做好的功课补上了,老二六岁了。我觉得我现在还算合格,我给自己打80分(哈哈哈)
      父亲2: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年轻时,没正事儿,这社会上的诱惑也太多,没把握好自己,让孩子没了妈。(眼泪眼圈转)其实呢,抛妻就是弃子,有一段时间我连我自己都抛弃了。但后来是儿子的天真、善良,让我觉得我都不配做他的父亲。再有,孩子的妈妈也没放弃孩子,一直在努力,让我也觉得就这么颓废下去,也太丢人了!所以现在一直在努力改变!但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不可能重来的了,珍惜吧,珍惜孩子,珍惜与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刻钟。那是一份生命里二亿分之一的幸运,......
      (大屏幕花屏数十秒。)
      虚拟舞台布景:热带雨林,五叶草风铃,(配乐)气泡雨,从天而降,每一个水晶气泡里有一枚五叶草。
      画外音:五叶草,又名幸运草,传说中的五叶草是夏娃从伊甸园带到大地上的,它的花语是幸福。它的每一片叶子都有着不同的含义,饱含了人们梦寐以求的名誉、财富、爱情、美丽和健康。遇见野生四叶草的概率是万分之一,遇见五叶草的概率大概是十亿分之一以上。
      (二胡合奏《五叶草》。落幕)

      文章信息
      作者:

      FRRoger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8-09-14 22:04:02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