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窗观风景

    作者:San若梦 提交日期:2014-08-02 15:32:00

      《窗外的风景》(短篇小说)


      大维和铃铃的结婚请柬如期而至。请柬上的凸花图案淡雅而精致:乳白色的窗棂,窗外是一片碧蓝的天空和多姿的云朵,窗边旁逸斜出几枝粉红色娇艳欲滴的玫瑰。我凝视良久,花朵渐渐幻化成铃铃光洁明丽的脸,她在阳光里粲然大笑。

      我真得是很嫉妒铃铃,不只因为今天和大维结婚的是她而不是我,更因为她身处其中怡然自得的这幅图画,于我,却永远只能是窗外的风景。

      在我三十岁以前,有过两次订婚的经验以后,便开始以坐窗观景的心情来看待婚姻。从感情上我对它有着无限的憧憬和向往。我时常把自己想象成那个背着两只透明翅膀的小天使,脸上写着懵然无知的天真和纯情,爬在窗台上看高天里云卷云舒,随时可以一展双翼,腾空而去。我之所以这样信马由缰地放纵自己的想象,完全是因为相信理智和经验就象使我安坐其中的窗户一样牢固可靠──我轻易不会要走到窗外去。

      但是在我刚过三十岁生日不久的某一天,尘世婚姻的另一个重要功能突然对我产生了不可抗拒的诱惑。那是夏天的一个周末,我和两位女伴去到附近的海滩,海浪太大没法游泳,我们只好脱了鞋,把长裙捞起在腰间打个结,在水与沙此起彼伏抢夺地盘的浅滩上嬉戏。捡了一裙子没用的贝壳和石头,人也累了,我们找块干净的地方躺下来。海风清凉湿润,吹在裸露的皮肤上,象严冬过后第一场春雨般细腻温柔。我闭上眼,感觉身心轻渺如浮云。

      突然一声尖利的哭声刺破宁静,我翻身起来,只见身后的小沙堆后面慢慢露出一头金黄卷曲的头发和一张泪痕狼藉的脸。 是个小男孩在找妈妈。他惶恐无助的样子仿佛一块强力的磁盘,使我身不由己地站起来,想走过去把他搂在怀里。但还没等我走到跟前,他已经破涕为笑,手舞足蹈地向一位少妇蹒跚而去。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完全没有预兆地,眼泪汹涌而出。我才明白了奶奶和妈妈几乎是遗腹地生下我父亲和我并独力把我们扶养成人,她们所经历的不只是长夜漫漫独守孤衾,应该还有一个女人比需要一个男人更原始的本能得到满足的快感和骄傲。

      我不可救药地开始自怜,并且痛悔几年前一个轻率的决定。我曾经以为那么牢固安全的窗口,再难给我任何的慰藉。大维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窗外的风景里,格外鲜明诱人。在我们讨论婚嫁的那段日子里,我真地以为自己就是那身着彩凤的天使,揽镜自照,那张双颊潮红,抿嘴浅笑的脸,竟也有了几分天真与俏皮。

      我们是通过一位朋友介绍认识的。他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处事冷静,以后的相处这一点得到很好的证实,至到铃铃的出现。大维沉着自信、举止得体、言谈大方,他带我去最好的餐馆,为我拉门脱大衣,从不主动过问我以前的事。他的言谈里对我以及我们的关系,很少有带强烈感情色彩的词句,而大多是对客观事实的陈述。第一次约会以后他给我打电话,说:“你是我最近半年多来若干次约会以后认为最合适的一个。”

      我们第一次做爱是在他家。他的家是个典型的单身汉住处,陈设简单而零乱,但那次却收拾得干净整齐,连保险套都放得恰好是地方,一切都显示出是他精心的计划,包括他诚恳地对我说的话:“林缨,假如你感觉舒服的话, 我想我们今天可以……”接吻、抚摸、到最后的做爱,他都做得非常好,很老练周到,也温柔体贴,以至于让我觉得他去上过什么性教育的学习班,而且绝对是优等生毕业。完事后他沉沉睡去,我在黑暗中无声地流泪,一颗心好像漂泊在无垠的荒漠里。我被动地被他牵着一步步往前走,却不明白期望于他的是什么。他应当是我想要的目标,但是走近了一看,衣冠楚楚、冷静自信的大维站在里面,便怎么也不是我千百次倚窗企盼的风景。

      订婚的过程也无隙可击。我们去一家法国餐馆,他拿出一枚钻戒,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我沉吟片刻,抬头看见靠窗坐着的大维,猩红色天鹅绒的窗帘垂在他身后,衬出一身黑色的西服和线条分明的脸异常冷峻。我反问他为什么想和我结婚 。

      “因为你聪明能干,漂亮大方,会是一个称职的太太;你又想要孩子。我对你无可挑剔。”他毫不犹豫地说。

      我点点头答应了,他把戒指给我戴上,然后我们平静从容地进餐。

      那晚我明明闻见自己身上的法国香水味,但是记忆深处有一股馥郁的栀子花的香味儿在如丝如缕地漂荡,轻轻拨动我一根根柔弱的心弦。

      也欢迎大家关注【天涯文学】微信公众号,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呈现!
      

      文章信息
      作者:

      San若梦

      文章来源: 舞文弄墨
      时间:2014-08-02 15:32:00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