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生命爱他,到头来只换得肝肠寸断,心死离开。

    作者:皮影戏戏捕 提交日期:2018-09-16 21:39:48

      我和刘昊天做了整整四年的火包友,我也整整爱了他四年,可我不敢让他知道,因为刘昊天说过,我一旦动情,就立刻结束!

      所以啊,如此深爱他的我,怎么敢让他知道呢!

      认识刘昊天时我二十岁,那天正好是我妈的葬礼,我在酒吧把自己灌了个烂醉,然后抱着刘昊天撕心裂肺的嚎哭,并强迫他和我发生关系,当然这些都是刘昊天后来跟我说的,我不知道真假。

      但当我醒过来看见刘昊天时,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原来有一种男人叫帅的让人合不拢腿,根本就是移动的春 药。

      反正我对刘昊天的爱恋已经到了痴迷的境界,哪怕只是看他一眼我都能高兴的上天。

      就像现在,大晚上的坐三个小时的大巴去见刘昊天我都屁颠屁颠的,因为我整整盼了两个月了,终于找到了理由去见他。今天是我大学毕业日,我想将这个喜讯第一个告诉他。

      我到刘昊天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迫不及待的要按门铃,但我突然想到今天我收拾了一整天的行李,又坐了三个小时的大巴,现在的样子定是风尘仆仆。刘昊天素来喜欢干净的,我这个样子他肯定是不喜欢的,我赶忙收拾了一下,又化了个妆。

      其实,我最不喜欢化妆,但刘昊天喜欢,我就做。

      我扬起微笑,按下门铃,心跳却骤然加快,紧张,兴奋,还有害怕!我看着手中的行李,刘昊天会看在四年火包友的分上收留我吗?

      门突然打开,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不等我看清楚,整个人已经被拉了进去,连行李箱都来不及拿,门已经砰的被踢上了。

      “昊——”我刚要张口,刘昊天就狠狠的吻住我的嘴,将我整个人都压在冰凉的墙面上,黑暗之中我根本看不见刘昊天,只感觉到他正粗鲁的撕扯着我的衣服,给我一种要被撕裂的错觉。

      我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不是我不愿意给他,是我今天姨妈来了,而且还痛经。

      刘昊天却猛然一把将我转过去,抓着我的头发,将我的脸按在墙上。

      “不要!”我慌忙开口,腹部的疼痛感经过刚刚已经明显加重了,这要是做了,我估计要活活疼死过去了。

      但刘昊天一把扯下我的裤子,硬生生就闯了进来,痛得我失声惨叫:“昊,昊天,今天不行,我,我姨妈来了!”我强忍着疼痛祈求,但刘昊天却恍若未闻,比仇人还要凶狠的对待我。

      腹部得疼痛越来越厉害,随着刘昊天刀子一样得抽动,我能感觉到我身上得力气一点点得在流失,我想要挣扎的,但刘昊天跟猛兽一样的力道根本让我动弹不了半分,我也就不挣扎了,想想刘昊天似乎也从来没有这样粗鲁的对待过我,严格说起来,这四年来刘昊天对我算是温柔了,今天他喝成这样一定是遇到烦心事了,既然他想要发泄那就让他好好发泄吧,我的话,也就只是疼了点。

      黑暗之中我只能听见刘昊天低沉的喘息,平日里我最迷恋他这声音,可是越来越剧烈的疼痛让我浑身虚冷,双腿发软的连站都站不住,甚至于痛的都想呕吐,但我不能,我不想坏了昊天的兴致,我死死的握紧拳头,咬牙撑着。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感觉渡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刘昊天才结束,我无力痛苦的瘫坐在地上。

      啪!刘昊天突然打开灯,我本能的抬头去看他,却正好看见他漆黑的双眸里竟满是厌恶,我一震,刘昊天却看也不看我转身去了浴室。

      我看着他赤 裸而完美的背影,心却好像被刀子扎了一样,我以为他至少会摸摸我的头,以前每次完事了他都会亲我一下,或者摸摸我的头。

      不不,他今天喝了酒,意识不清正常的。

      我安慰自己,并尝试着站起来,可腹部痉挛般的疼痛让我动一下都感觉自己要死过去了,我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痛苦的喘息。

      “你怎么还在这里!”刘昊天裹着浴巾走出来,晶莹的水珠顺着他肌肉的轮廓滴落下来,有种说不出的性感,可我对上刘昊天的眼睛,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刘昊天蹙眉,显得有些不悦:“穿好衣服赶紧走,我要睡了!”

      我看着刘昊天的脸,这才发现他脸上根本没有丝毫醉酒的痕迹,心脏不能遏制的疼痛起来,原来刚才他不是意识不清听不见,只是他,不想听而已。

      刘昊天转身往卧室去,似乎不想再理会我,突然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到:“以后也不用来了!”

      “什么意思?”刘昊天的话让我蓦然起身,瞪大了眼睛看他的背影。

      他转过来,将湿发往后捋,轻描淡写道:“我们结束了!”

      害怕,无穷的害怕瞬间将我包裹住,我慌忙跑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裤子还在脚踝处,鲜红的月经流了我一腿,刘昊天却只是淡淡的看着我,就好像尊贵的帝王看着马戏一般,我手足无措的赶忙拉上自己的裤子,双手却不能抑制的在颤抖。

      我走到刘昊天面前,死死的握住拳头,尽量让自己平静,可我想挽留,疯狂的想要挽留:“为什么,我根本没有爱上你,为什么要结束!”

      刘昊天勾了勾唇角:“我腻了!”

      刘昊天的话却犹如万箭穿心,我看着他,只能看着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刘昊天扫了我一眼:“凉秋,你这一副要哭的样子难不成是爱上我了!”

      “怎么可能!”我本能的否定,要是他知道我爱他,那就真的完了。

      刘昊天却蓦然冷哼了一声,似笑非笑:“原来是要钱啊,不过也是,你毕竟让我上了这么多年,也是应该给你钱的!”刘昊天从抽屉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这里是一百万!”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银行卡,心脏好似被刀子残忍的割成一块一块,血肉模糊。

      “嫌不够,那再加一百万!”刘昊天又拿了张银行卡给我,神情冷莫道:“凉秋,你这个姿色应该知足了,人不能太贪!”

      心,痛的无以复加,但我抬起头,硬生生的笑了:“刘先生,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有钱,不过,我不是出来卖的,我之所以跟你约,不过是因为你活好器大罢了,既然你腻了,那就这样吧!”我根本不敢再看一眼刘昊天,转身往门口走去,而墙角边那一大滩鲜红的血刺红了我的眼睛,疼,真疼。

      文章信息
      作者:

      皮影戏戏捕

      文章来源: 情感天地
      时间:2018-09-16 21:39:48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