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一个被会务缠身的虮子官

    作者:痛腐 提交日期:2011-04-25 15:01:00

    “精简机构、裁减冗员、提高机关办事效率,改进机关工作作风"不知被喊了多少年,如果你不去政府机关办事,自然不知这些地方如今被改成了何模样,当你有幸踏入这些门槛时,才知这些地方的“官”是如何得难见,(脸这里就省去不说了)事自然还更加得难办。
       我前几天(本月二十一、二号)去的地方还算不上政府机关,只是政府足下一个很小的社区,要见的官连社区主任都不是,而是社区里一个不知是何部门的小头头,与过去我们所熟知的芝麻县官相比还不知要小多少的官。所以就将其称作虮子官吧!
       我本来也没打算见官,只是最近苏州要对电瓶车统一更换牌照,原打算让女儿去办的,不期女儿不久前把身份证等物被贼扒了,重办身份证要等三个月,只能用我的身份证去办了。
       要说换牌照也用不着去见社区官员的,当地车管部门为方便群众专门在我们租住的小区设了个点,可由于以前给女儿买的新电瓶车被扒而不得不改买了个二手贷,换照的民警就让我拿着相关资料去我租住地的社区(彩香一村四区)填个“承诺书”,非此我哪里会有见官的福气。
       别看这小区不大,总共也就三、四十栋五、六层高的旧楼房,牌子却亮堂得很:“江苏省和谐示范社区”。
       看看时间还早(才不到下午两点——21日),到社区填完承诺书回来再办牌照时间还绰绰有余,我便飞快地奔向社区衙门。
       谁知踏进社区才知主办此事的小头头外出开会。“这应该是很寻常的工作,为何还非要领导亲为”?留守的女职员还是显出了无能为力。
       “你不可以打电话咨询一下领导该如何办吗”?
       职员更显无奈:“开会期间是不允许接电话的”?看我有些着急,留守职员便让我留下电话,如果领导会散得早了,就打电话告知我,我再来办。
       领导的会看来还是没散早,我只好到第二天再去见领导了。
       令人更想不到的是:刚九点多一点,领导竟又外出开会了,而且刚刚走了不到五分钟。国家这多年不是把"精简会议","压缩文件"等都作为改革的重要内容了嘛,怎么这么小小的一个虮子官会议还如此得多呢?于是我就不由地联想起了改革这多年,不少官员同异性窒息在封闭的轿车里,裸体死在异性床上,还有醉酒掉进茅厕里的新闻报道。如果不是出现这样的结局被媒体披露,谁会不相信这些官在出事的这个时段是去开很重要的会了呢?看来我这还算不上古董的人的思想还是需要再加大与时俱进的步伐的:“会”早已不再是改开前所死定的干巴巴的学习、讨论,而涵盖了酒会、舞会甚至是和情人约会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内容。
       但不管你开什么样的会,在正常工作日都不能影响百姓正常办事才对,因为这部门里设置的不止你一个人。
       于是我便询问昨天那位留守的女职员:“你没有告诉你们领导我昨天来要办的事吗”?“说了”。
       “既然你给领导说了,领导如果今天还要开会,就该把如何办这种事交待给你。不能让我再空跑啊”。
       这时一个在会议厅指挥工匠如何安装吸顶灯和吊灯的男职员突然走过来问究竟。女职员忙向其介绍情况。我以为这男职员肯定能办得了我这破事,就把我身份证、暂住证、电瓶车车牌和车辆行驶证以及购车发票,还有换牌民警交给我来社区填写的承诺书一并递给了男职员。
       男职员有模有样地看了所有资料,结果竟还要等领导亲为,理由是他以前从没办过这种事。
       我虽没吃过政府机关这块猪肉,但还是常可以看到猪是如何走的。电视里的聒噪我更可以说烂记在心:提高机关办事效率就有要求竟争上岗的干部要能"身兼数职",要"一专多能",如此筒单的一个事不应该两个职员都拿不下,非得动“将、帅”这个子儿不可。
       可不管你怎么说,职员是为领导负责的,不是为你百姓负责的,他哪怕一年啥事都不干,只要领导看着顺眼,工资、奖金就一个子儿不会少,说不定还会有机会提升。可万一为你百姓办的事违了领导的意,那可就是不得了的事,工资、奖金事小,闹不好下岗、失业都是领导一句话的事。
       “要不然绐你留个这里的电话,你到11点的时侯打个电话问问,如果人还没回来,你就下午一点半再来吧”!
       领导真会一点半准时来上班吗?恐怕对现时机关稍有了解的人心里都会有数的。大约一点三刻多钟,我第三次为同一件小事踏进了江苏省和谐示范社区——彩香一村四区社区的门。果然领导还不在,只那位女职员呆坐在办公桌前。
       女职员同我打过招呼,便让我坐下稍等。这次总算没有再白来,因为我终于等到了自我退休数年后就很少再见到过的官——尽管这官只有虮子那么大。
       事前没想到的是这位让我跑了三次腿才有幸一睹尊容的官员竟是个女性(需要声明的是:我可没有性别歧视)。我虽然学历不高(因年青时气太盛,同贪官斗争被疯狂剥夺了高考权,又为之付出了四年多的上访时光),却也知道“巾帼不让须眉”的理。当然亦不排除喝酒、跳舞、约异性都不比男性差,更况正是如狼似虎的壮年。
       如果只是为了见官,确实没白来,可我是来办事的,此官却不能为我办此事。她甚至对我向她提供的一大堆资料不屑一顾,便随口说这不是他们管的事。可能是在“官场”(虽然她接触的官场也不会多大,不是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说辞吗?)混得多了,她竟练就了一副一眼就能识破我是“外地人”的慧眼。
       这就有点儿奇怪了!开放把无数的外国人都迎进了我们的国门,尽管那么多的国人都不懂外语,但却面对从未谋过面的外国人南腔北调地乱“哈喽”,怎么对本国的外地人倒显露出如此的鄙视?
       “怎么外地人你们就不管?我是在这边办了暂住证的!应当和本地人一样‘被’你们管”!虮子官在其部下面前失了颜面,当然不会甘心,突然像落水者抓到了稻草似地指着承诺书上打印的“经办民警签字”栏,说:“民警没签字,我不能给你办”。
       我争辩说:“这张表是民警给我的,是让你们填完后,他们才最后办的,你没给我填,叫人家民警签什么字”?
       可能落水的人好不容易抓到的稻草都不会轻易放手:“没有民警签字,说啥我也不能给你办”!
       这样的事和这样的官我当然不是第一次遇到,为了办成事我只好退一步:“好!我现在就去找民警签字,你不要等我一会找民警签完字又跑得找不见人了”!“上班时间我怎么会乱跑呢”?好像她一直都在工作岗位上没离开。“我来找你已经是第三次了,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我都没在办公室找到你”。“看你说的,我总不能没有事老呆在办公室吧”!“那我现在问你:你现在还有事没?如果没有,我现在就去找民警签字,一会儿就回来”。
       虮子官没说话,但却点了点头。
       于是我便迅速踏上电瓶车奔小区警务室。不料民警要到三点以后才能来,现场换牌照的只有协警。当他们听完我述说后,便建议我直接去位于干将路上的车管所办理换牌,那里可以省去“承诺书”的程序,只是路程稍远些,换牌的人会多些。
       好在四、五里路,骑车不过十多分钟,我问清了具体路线,便骑车赶到了车管所。
       本来在小区三、五分钟就可办好的事,由于社区官员拒不在“承诺书 ”上为我填字,我只好到车管所这边排了审验车、照的队,再排办理换牌的队,最后又排安装牌照的队,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唯一省心的是:这里窗口清清楚楚张贴着二手车过户只需原车主身份证或者车辆行驶证既可的告示。
       事虽办好了,我心里仍很不是滋味,为何当今明明是为人民服务的机关却“竟争”进去那么多漠视人民的人?只是举手之劳却硬百般推诿。在强调“时间就是金钱”的当下,人民群众的时间就那么的一文不值!百姓如果工作稍有怠慢就会被克扣薪水,甚至被下岗、被失业,虮子大点儿的官可以以莫名的“会”离岗,而在岗亦不谋任何事却可保衣食无忧。改革是要除弊兴利,为何这么多弊未见除掉,利国利民的东西却少了许多?“省级和谐示范区”的虮子官尚且如此,还未和谐的社区又会是何模样呢?
      
      

      文章信息
      作者:

      痛腐

      文章来源: 新闻众评
      时间:2011-04-25 15:01:00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