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戒毒条例虽大步创新 但消除动态管控仍遥遥无期

    作者:独家设计 提交日期:2011-07-19 15:30:00

    高强
    今年6月2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的国务院《戒毒条例》正式公布施行,条例通篇无处不透着人性化,其中的几个被媒体称之为“亮点”的地方,一度让那些曾经有过吸毒史的朋友兴奋不已,“国家鼓励吸毒人员自行戒毒”“戒断3年未复吸不再进行动态管控”。可从该条例公布施行到现在,还不足一个月的时间,这些所谓的“亮点”就已经被严酷的现实击穿了那美丽的面纱,事实证明,这其实还只是水中花,镜中月。
      
      “难道我戒断多年都不算,还要让我回来在管制之下再接受3年的尿检?”这是赵明(化名)找到我之后,向我发的第一句牢骚。
      赵明是云南某地的一名过往成瘾者,曾因年少无知,不小心跟朋友一起染上毒品,挣扎多年之后,终于通过自己的毅力,艰难的摆脱了毒品的控制,生活逐渐走上正常化。为了使自己不再因为抵御不了诱惑而再次复吸,赵明选择了远离家乡,到千里之外的沿海一带打工谋生。到了沿海某省后,赵明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崭新的环境,人生地不熟,算是告别了过去,从此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过上正常的生活,不会再受到毒品的影响了。几年之后,赵明通过不断的努力,用辛勤的汗水换来了可喜的成绩,赢得了单位领导的信任,事业蒸蒸日上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遗憾的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出差入住宾馆之后,赵明平静的生活从此被打破了,随之而来的是整日的忧心忡忡与愁眉不展,甚至睡梦里,也时常出现他永远不愿看到的那一幕……
      一个偶然的机会,赵明随单位领导外出办事,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可就在他们住进宾馆的当晚,当地辖区的警务人员不期而至,要求他到公安机关进行尿检。自己戒断毒品已经很多年了,当地警察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自己曾经吸毒的?又是怎样准确的找到自己的?此事令赵明一头雾水,经过多方咨询,赵明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动态管控”这一陌生的概念也从此进入了赵明的脑海。当了解到自己的信息已经被录入动态管控系统,不论在什么地方使用身份证都会被警察盘查尿检的情况之后,赵明深深的感到后怕了,在曾经的戒毒道路上,多少困难,多少阻碍,多少艰辛,都没能让赵明怯懦过。但这一次,赵明真的后怕了,他不敢想象这样无休无止的尿检盘查倘若有一天导致单位的领导知道自己过去的吸毒史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可怕后果。很显然,赵明不愿看到今天拥有的一切在今后的某天突然全都变成浮云。
      就在赵明惶惶不可终日之时,一抹希望的曙光出现了。
      当国务院《戒毒条例》公布施行之后,“戒断3年不再进行动态管控”之说让赵明兴奋不已,终于有办法消除后患了,就仿佛一个溺水之人突然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再也不肯松手。
      为了追寻天边的那一丝曙光,赵明不敢怠慢,紧密的仔细咨询,着手申请取消动态管控。有人建议他回原籍申请,于是,赵明马不停蹄一路赶回原籍。回到原籍的赵明一刻不敢耽搁,立即发动自己所有的社会关系,经多次辗转,终于找到当地公安部门专管禁毒工作的禁毒大队的一名民警。起先,民警私下指导他,地方没有这个权限,让他想办法找省厅里的人。赵明又千方百计的找到省厅,可人家告诉他,省厅也没这个权限。赵明傻眼了,无奈之下只得又回到当地禁毒大队。这时民警才跟赵明说,必须要先经过三年的尿检考察,第一年每个月一次,第二年2个月一次,第三年3个月一次,并严格录入每一次尿检的结果,少了一次就不行,确定没有复吸之后再看情况。赵明一听就跳了起来:“我已经戒断多年,并且在外面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生活,难道还要我再回来做3年的尿检?”民警无奈的说,我们也没办法,就算你坚持了3年的尿检,到时候能不能取消我们也不知道,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不知道该怎么取消,申请取消的程序规定我们也都还不知道。赵明彻底绝望了!看到赵明难过的样子,民警用私交的口吻开导他说,其实我们也不愿出警去盘查,没准人家是早已戒断的,我们还要招来一顿骂,可是上面是这样规定的,我们也没办法,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凭工作经验灵活掌握,像那些住星级宾馆的,我们根本就不去查,你想,如果是还在使用毒品的人,会舍得花那么多钱去住星级宾馆吗?对不对?
      看来基层民警对吸毒人员还颇为了解。
      在最无助的时候,赵明通过网络联系到我,向我诉说了满肚子的苦水。自从国务院《戒毒条例》公布施行后,很多社群的朋友也问过我该如何申请取消动态管控的问题。作为一个与赵明有着相同经历的人,我怀着同样的的疑问走进了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社区的片警接待了我。当问及我什么时候能取消动态管控时,片警无奈的说,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操作细则,谁都没有处理过类似的问题,因为没办法操作,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赵明的事例不是偶然的,这是每一个成瘾者社群人员都面临的问题。就3年的尿检证明来说,就是一个漏洞百出的问题。《戒毒条例》公布施行之后,各媒体争相报道该条例的人性化创新,“国家鼓励吸毒者自行戒毒”“自愿接受戒毒不予处罚”“戒断3年未复吸不再进行动态管控”等多个显目的新闻标题争先恐后的出现在不同的网络媒体。如果说3年尿检证明的说法成立的话,那么就与“国家鼓励吸毒者自行戒毒”的方针自相矛盾。像赵明这种自行戒断的过往成瘾者,根本就不可能出具3年的尿检证明,更不可能从头再来接受3年的尿检考察,甚至就算能够出具3年的尿检证明,也还是没有具体的操作程序细则。西北政法大学禁毒法与政策研究所所长褚宸舸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戒毒的关键配套制度依然薄弱。由此看来,神马都是浮云!
      我从来不喝酒,属于滴酒不沾的人。《戒毒条例》公布的那天,我却出门买了20块钱的啤酒回来,以此庆祝《戒毒条例》的人性化政策创新。可是现在,我开始心疼那20块钱了,花得真是冤枉了。
      

      文章信息
      作者:

      独家设计

      文章来源: 新闻众评
      时间:2011-07-19 15:30:00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