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安庆市公安局警察将职权反用,谁来问责?

    作者:安徽百姓 提交日期:2017-11-04 13:12:24

      2005年7月18日,正值全国公安掀起大接访的高潮,也是溫家宝总理签发《信访条例)实施不足三个月,安庆市公安局时任新任局长李胜荣首次向群众接访(原巢湖市公安局局长,2012年8月离开安庆)。清晨五点钟笔者来到市公安局排队求见局长。上午八时左右,市公安局大厅外“人人见局长,件件都落实”十个鲜红大字,格外倍感亲热。有报社的记者前来采访、拍照,场面非常热烈。然而,就在这样一个特殊日子里,堂堂一位新任局长接访作出的接谈意见,被他无比信赖的部下,时任督察支队长姜琪带着两名督察支队民警杨劲松和马健,惨无人道的置于死地,为本市最大的扰乱国家烟草市场秩序长达二十多年的犯罪真凶撑起保护伞,为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李小晏和杨小弟利用职务之便,事先向犯罪真凶徐冬梅通风报信,现场竭力阻扰,让其逍遥法外的违法行为,开脱了法律责任。参与编报虚假材料的警察,随即在新任局长进行人事调整中光荣升职。大有永世不然澄清之势。事实如下:



      03年6月18日,家住本市迎江区小商品批发市场内,火正街4号楼3单元206室烟贩徐冬梅(09年入住市迎江区宜城路2号滨江花园2单元1206室),与江西九江烟贩陈老板联系了3箱硬中华烟,以300元一箱的力资垫付货款,雇笔者丈夫运回(下岗学会驾驶开出租车,以下简称司机),到了九江陈老板讲没有货,司机让陈老板反馈徐冬梅,徐冬梅电话通知司机在九江等侯。徐冬梅在电话里与陈老板重新购买了202条杂牌烟,运费不变,晚上九点多钟,九江烟贩陈老板直接将包好的烟放进车后备厢。在返回路上,下九江大桥被湖北黄梅县烟草稽查机关查收,司机主动讲出车上烟的来龙去脉,交黄梅县公安局立案调查。


      03年7月21日,黄梅警方何兵剑、吴鹏和烟草稽查大队的人来安庆调查,市公安局经侦队民警李小晏和杨小弟协助。下午3点以后,黄梅警方何兵剑、吴鹏、代替司机指认徐冬梅家门的人,在杨小弟的协助下前往徐冬梅家,代替司机人敲开徐冬梅家门,出现一小孩讲,不是徐冬梅家的状况。黄梅警方提出到户籍室查证一下,杨小弟说“没有必要,烟贩子是家族贩烟,有多套住房,不可能把真实住址告诉他们,上次我们抓他弟弟,在他家附近守了五天五夜才抓到”(笔者亲耳听见)。之后,黄梅警方去迎江区天后宫派出所取了徐冬梅的户籍材料,杨小弟又以人户分离保护着徐冬梅(黄梅县法院告知)。


      逃脱黄梅警方调查的徐冬梅,并没有收敛,04年春节前夕,徐冬梅丈夫管永志驾皖H 01296车到九江买烟八万元,在九江被查,照样逍遥法外。04年3月,黄梅警方再次来安庆补充侦查。5月8日,司机接到湖北黄梅县人民法院电话,通知前来法院交纳伍仟元保证金。5月10日,笔者和司机带着律师和伍仟元钱,前往黄梅县法院。律师提出司机已向黄梅县公安局缴纳8000元取保候审保证金,既然案件移交法院,保证金应随案件到法院。律师话音刚落,法官呼呼法警将司机羁押(以前一直没请律师)。笔者找到黄梅县政府,求见县长。县长秘书接待,笔者说明来意,要求法院放人。秘书与法院沟通,要求法院放人,法院不同意。5月12日,湖北黄梅县法院开简易庭把非法经营罪判给了司机。


      指证司机非法经营罪的两个证人,是拿到判决书才知道自己是本案的证人。因判决书上没有告诉扣压烟的去向,笔者找到黄梅烟草专卖局办理此案的队长,告知扣压的烟,变现金上缴国库,对司机作出非法运输行政处罚,把处罚单给笔者看了,时间是2003年8月3日,应给司机的那份被黄梅警方扣压。在司机的案卷里有黄梅警方去九江调查的卷页,没有两次来安庆调查的卷页。 鉴于案卷、判决书、事实,造成黄梅法院故意错判的源头,是安庆警方将职权反用所致,笔者放弃上诉。


      回到安庆,笔者带着朋友到徐冬梅家,问其黄梅公安来你家,为什么要小孩讲不是你家。徐冬梅的丈夫管永志讲出真情:上次黄梅公安来人是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人,打电话通知要徐冬梅出去躲几天(徐冬梅和其弟弟也在不同地点讲出)。管永志对笔者带去的朋友讲愿意扶持司机,几个月就可以把亏的钱赚回来。笔者没有同意。管永志捎话威胁司机:不要和我斗,你斗不过我,我公安局有大势力。


      徐冬梅家三人的嚣张气焰,让笔者想起03年7月21日下午,杨小弟在徐冬梅家门口讲的阻扰话,深感蒙冤受屈,决定找杨小弟讨个说法,因不知其名,只好电话向黄梅警方求助,对方告知是经侦大队姓李的。司机到市公安局找到姓李的警察叫李小晏,问他是否知道03年7月21日下午,出警配合黄梅警方到徐冬梅家调查烟案的人,李小晏与杨小弟同一办公室,明知是杨小弟,却嫁祸经侦二大队与杨小弟年龄、体型相似的徐干警。甚至连经侦支队长陆有志也讲是他派徐干警配合黄梅警方办案的。因徐干警是我弟弟的战友而揭穿。



      05年7月11日,笔者到市公安局向经侦支队长陆有志反映了上述问题,告诉他徐干警是笔者弟弟的战友。第二天,陆有志口头答复:打电话通知,没有什么不对,徐冬梅是证人,有权不接受取证,有派出所人参加。并出言羞辱:你是有罪的人,亏了钱到公安局吵死,我在和有罪的人说话。



      05年7月18日,市公安局新任局长李胜荣首次接访,我实事求是向李局长反映了上述问题,提供了两份证人证词。由分管经侦支队副局长吴鲁浙代替李局长回答,陆有志也被叫到现场。吴副局长回答与陆有志一样:打电话通知,没有什么不对,徐冬梅是证人,有权不接受取证。笔者讲事实,举证据,李局长作出“请纪委、督察队查明情况再作处理”。市公安局没有安排纪委的人参与,由时任督察支队长姜琪带着两名督察队民警杨劲松和马健办理。在无法改变的事实面前,姜琪违反法定程序,到黄冈市公安局找关系,带着关系人陪同到黄梅县公安局(08年11月6日黄梅公安局经侦大队领导告知),指使黄梅警方出具一份与我向局长的举报背道而驰的情况说明,纵容杨小弟编造了一份从头到尾没有一句真话的情况说明。唆使迎江区天后宫派出所时任副所长王涛提供伪证(充当敲开犯罪真凶徐冬梅家门的人)。



      05年9月14日,出具一份“经调查,未发现经侦队民警有不积极配合外地警方查找烟贩,向烟贩通风报信的问题”的答复书。参与造假的人全部调离新的岗位,姜琪安庆市公安局警卫处处长,王涛提升安庆市大观区集贤派出所长,普通民警杨劲松,提升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副支队长,普通民警马健,提升市公安局新河派出所所长、大南门派出所任所长,现在市公安局大观公安分局)。事后获悉,杨劲松是安庆市检察院检察长杨积满的侄子(杨积满2014年退休),幕后帮凶是违规安插时任安庆市政法委书记张金锐秘书、安庆市委原副书记、时任安庆市政协主席张世云儿子张剑。



      为了搞清楚问题出在哪边,05年9月下旬,笔者带着向局长举报材料、局长批示和答复意见书,前往黄梅县公安局,因负责本案的经侦大队长退休,两名办案民警不在局里,笔者找到负责本案的法制科科长,把带去的材料交给了他,请求提供证言。法制科科长了解后说,我们不知道你们那边发生的事,我们是代表组织办案,请你们组织重新派人来调查。05年10月10日,笔者写了一份请求书到姜琪办公室,请他转交李局长,重新派人到黄梅县公安局调查,姜琪不同意,讲不是他搞的。


      05年10月下旬,笔者向市检察院递交检控材料,请求立案侦查,转迎江区检察院渎检科办理,查到一半终止。06年3月,渎检科陈科长给笔者阅读了两份材料,一份是杨小弟亲笔为03年7月21日配合黄梅警方办案编造的虚假材料。杨小弟在情况说明里写到:03年7月21日下午,领导交给我一个任务,配合黄梅警方找一个人,在天后宫派出所副所长王涛配合下去枞阳门没有找到,我上了黄梅警方的面包车,在车上,黄梅警方把徐冬梅的电话号码给我,要我通知徐冬梅来市公安局,有人找他了解情况,徐冬梅答应:好,我一定来。黄梅警方在我办公室一直等到下班时间6点钟,徐冬梅没有来,黄梅警方讲,我们要赶回去,不等她了,我们找她只是问问情况,送走黄梅警方,我回家。
      事实:杨小弟与黄梅警方在徐冬梅户籍管辖天后宫派出所出来,黄梅警方让司机为自己找个证人,司机找了证人,在安庆市建设路118号烧鹅仔大酒店包厢内,黄梅警方给司机和司机找来的证人做完笔录,吃了晚餐之后,约晚上七时左右离开烧鹅仔大酒店(该酒店已改为经营家电,门牌改为100号)。就连黄梅警方出具的那份情况说明和司机案卷里的卷页也能证明杨小弟在撒谎。


      读完上述两份情况说明,笔者随即找到王涛(大观区集贤路派出任所长),问王涛03年7月21日,是否参与配合黄梅警方到徐冬梅家调查烟案,王涛回答:我带着黄梅警方去徐冬梅家,是我敲开徐冬梅的家门,一小孩讲,徐冬梅不在家。并反问,你想怎样。笔者要求王涛当着大观区公安分局纪委书记和同事的面,讲出黄梅来安庆办案的两位民警的体型特征,王涛讲不出来。笔者请王涛去迎江区检察院看看杨小弟写的情况说明,王涛不去。僵持之下,市公安局大观公安分局时任局长李彤非来到现场,调动刑警把笔者控制,用轿车把王涛接走。


      06年4月份,笔者将王涛为杨小弟虚构事实作伪证,向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室反映,转市公安局重新调查。06年11月,安庆市公安局再一次不择手段搞来一份盖着湖北黄梅县公安局印章、无部门署名捏造事实打印材料,由市公安局信访办主任汪银根拿着给司机看一遍收回。该打印材料,2012年2月9日被安徽省公安厅作为信访复查答复意见。


      06年12月,司机向安徽省法制报编辑部求助法律援助。07年春节后,编辑部的工作人员电话告知,他专程到安庆把材料交给了市公安局副局长陈侠清。结果被陈副局长缩进抽屉,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07年12月25日,司机赴安徽省检察院举报中心递交了控告材料,转市检察院反渎局局长徐光华承办,迟迟不见回应。08年9月,笔者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寄去一封请求督办举报信。08年11月20日,市检察院出具了一份“姜琪案没有发现犯罪事实”不予立案的通知书。口头强调:违法违纪不犯罪,检察院是查犯罪的。徐光华随即作为骨干下派安庆望江县检察院担任检察长。从此一锤定音,就连2010年7月20日,我从最高检带回交安徽省检察院办理的来访信函、安徽省检察院纪检时任组长宣国强、党委时任书记柴学友接访、省公安厅纪委领导接访作出的接谈意见都被摆平。

      为了将安庆市公安局编报的虚假材料绳之以法,笔者在信访路上,含辛茹苦奔波了长达十二年,令人难以忘怀的是,2008年12月,笔者三次到省城,省政法委执法监督处根据我反映的上述问题,作出意见(编号570号)邮寄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室处理。未经市政法信件收发室登记,就刚刚从违规配置原政法委书记张金锐秘书、提任市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张剑“我是办公室主任,我来帮你办”截留销毁。09年12月笔者到市政法委,向时任书记王章来反映张剑的问题,王章来回到:张剑做得很对,有权处理任何信件。笔者告诉王章来,省政法委执法监督室的人将张剑无权拆处570号来访告知函。王章来回答:省里那个人我知道,只是一个接访的没有水平。09年10月笔者向中纪委12388网举报了张剑等问题,同年12月下旬,笔者到市纪委信访办询问是否转下来,告知转市政法委,市政法委回应没有收到,市纪委称在转送的路上丢失,重新再转。三天后,笔者在市政法委执法监督室看见的不是我写的内容。

      在举报声中,作伪证的派出所副所长王涛,2010年提升市公安局迎江分局副局长,2015年10月再次提升枞阳县公安局局长。市公安局编报虚假材料幕后帮凶、08年12月销毁安徽省政法委执法监督处转交的570号来访告知函,市政法委办公室原主任张剑,2010年岗位换到综治办副主任,级别提升副县级,2014年1月提升安庆市政府副秘书长、2016年2月提任市政府办公室调研员、办公室党组成员、市政府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

      2016年10月23日,市政府驻京人员杨吉富雇用北京具有黑社会性质人员,对笔者实施抓绑送安庆市公安局华中路派出所。笔者不能让一伙不认识的人绑送安庆市公安局。次日早晨七时许,途经安徽肥西高速丰乐服务区,上卫生间出来,见送绑车旁停着一辆长途大巴车,待雇凶进入车内,迅速跑上车,救助群众手机报警。反被赶来丰乐派出所安庆市公安局华中路派出所时任所长丁德胜,捏造事实,指使雇凶在高悬国徽丰乐派出所开始对笔者施暴,再次拖进绑送车内殴打面目全非,颈骨、肋骨多处骨折。直至今日,安庆市政府依旧一口咬定抓绑殴打笔者的人是北京保安,安庆市一审法院行政庭当日裁定不立案,二审法院行政庭,以未提供证据证明该起诉殴打行为存在裁定驳回上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收到再审申请已近八个月,电话查询告知:6月14日立案,未安排承办法官,至今未见片纸文书。


      05年9月、06年11月安庆市公安局编报的虚假材料,正在共和国执法机关继续羞辱国徽。安庆市公安局依靠出卖良心、道德,编报虚假材料,获取官位的害群之马,在保护伞的庇护下,正在享受做官的快乐。笔者在法治中国一次次品尝“掌握权力的人害人,比坏人害人要厉害得多”这句话的深刻含义。笔者安徽安庆市民王利君。

      文章信息
      作者:

      安徽百姓

      文章来源: 新闻众评
      时间:2017-11-04 13:12:24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