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高院违背民事诉讼诚实信用原则采信当事人虚假陈诉无视伪证判决案件!

    作者:13314736391 提交日期:2018-01-13 07:47:58

      最高人民法院周强院长、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胡毅峰院长:
      国家在司法实践中,鉴于民事诉讼普遍地存在着当事人滥用诉讼权利的情形,恶意诉讼、虚假诉讼、诉讼中的虚假陈述、拖延诉讼、伪造证据等时有发生。故在新修订的新民诉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张瑞新诉段海明(债务人)、党海兵(担保人)民间借贷纠纷,一个并不复杂的民事诉讼案,因为律师指使当事人虚假陈诉、制造伪证,加之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犯罪被法院审判免于刑事处罚的法官侯建文(磴口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3)磴刑初字第34号)担任五原县人民法院一审主审法官继续枉法裁判,与后来不断的人为干扰因素,已历经两次一审、两次二审,重审,到内蒙古检察院抗诉、内蒙古高院再审,共六次审理。
      内蒙高院再审结果,依然是违背“诚实信用”原则,采信伪证、虚假陈诉,下达维持巴彦淖尔市中院的不公正判决结果。
      张瑞新诉段海明、党海兵民间借贷纠纷案,巴彦淖尔市中院与内蒙高院在审理过程中充分体现了“诚实守信败诉损失,虚假诉讼胜诉获利”,不知道其它案件审理是把握得什么原则?
      一、基本案情:
      2012年4月16日,段海明向张瑞新借款200万元,党海兵提供担保;同年5月23日段海明又向张瑞新借款100万元,杨立新提供担保。
      2013年4月1日,张瑞新与段海明约定:用段海明的个人财产作为担保,以张瑞新的瑞泉公司名义向包商银行借款400万元,偿还欠张瑞新300万元借款本息。包商行400万元贷款下来后,双方就原借款300万元进行了重新结算,段海明给张瑞新打了新的400万元《借条》、在张瑞新事行打印好的《还款承诺书》签字(落款时间为2013年3月28日,实际打条时间为2013年10月份),张瑞新同时将新借条400万元与原借款300万元本息的差额31.80万元,转账汇给段海明,党海兵没有再提供担保,但张瑞新借口200万元与100万元借条不在跟前过几天给撤借条,没有给段海明撤借条,更没有给打收条。
      2013年4至10月,段海明每月将包商行贷款利息通过银行或现金先给张瑞新,再由张瑞新支付给包商行大约35万元左右。
      2014年初,张瑞新持段海明原本已结算清的200万元借条,起诉段海明与党海兵偿还200万元借款本息。
      二、历次庭审与检察院抗诉情况
      1.(2014)五民初字第129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果:“一、被告段海明偿还原告张瑞新借款200万元,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给付(利息从2014年9月1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至还款之日)。
      二、被告党海兵承担上述给付内容的连带责任”。
      2. 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巴民一终第306号《民事裁定书》,判决结果:
      “本院认为,依据上述人党海兵提供的新证据,可以认定原审判决基本事实不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内蒙古自区五原县人民法院(2014)五民初字第1294号民事判决。
      二、本案发回内蒙古自治区五原县人民法院重审。”
      注:一审时段海明与党海兵就已提供,侯建文法官不采信,也未入卷。
      3.(2015)五民初字第1555号《五原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发回重审)认定:段海明欠张瑞新本案200万元的事实虽然存在,但双方协商后,段海明已用新的借款400万元结清了该200万元及另外100万元借款本息,从而形成了400万元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张瑞新应当以400万元借据主张权利,而不应以已经消灭了的旧借条来取代新的借贷关系。且在诉讼活动中,张瑞新称已将400万元货款给付货主白如冰,隐瞒白如冰在贷款当日将该款汇到其账户的事实,同时否认31.80万元的退款情况,变更其在包商行起诉时自认实际用款人是段海明的说法,使法院无法相信其诉称的真实性,据此可以认定用400万元新的借款偿还了本案借款,本案200万元借贷关系已经消灭,双方权利义务关系终止。
      张瑞新不服五原法院一审(重审)判决结果,上诉至巴市中院。
      4.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内08民终77号民事判决查明:2013年3月29日,瑞泉公司以段海明房产作抵押,向包商银行贷款400万元,瑞泉公司用于商业运作后,于2014年10月21日,将400万元及利息全部还包商行。
      400万元贷款,于2013年3月29日进入瑞泉公司账户,2013年4月1日转入货主白如冰的账户,后又转给兴达公司还了欠的货款。
      认定:400万元借条与还款承诺书所涉及的借款并未发生,包商行的贷款400万元的实际用款人是瑞泉公司,并不是段海明。
      5.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抗诉认为: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内08民终77号民事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错误,且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段海明与党海兵不服巴市中院二审判决,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民事抗诉书》内民(行)监(2016)15000000166号认定的事实,与五原县人民法院一审(重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6. 2017年11月18日,内蒙高院下达(2017)内民再178号《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维持巴市中院(2016)内08民终77号判决。理由如下:
      (1)段海明给张瑞新打的400万元《借条》、《还款承诺书》未实际履行
      (2)张瑞新给段海明汇款31.80万元,不能认定为双方结算后,张瑞新给段海明退还多余款。
      (3)包商银行贷款400万元本息,由瑞泉公司偿还,故该笔贷款的实际使用人是瑞泉公司。
      三、本案的争议焦点:
      段海明给张瑞新打的400万元借条是否履行。
      (一)段海明在本案历次庭审中均主张,段海明给张瑞新打400万元新借条,偿还了原来的300万元借款本息,原300万元债权债务消灭。段海明欠张瑞新400万元债务。理由如下:
      1.段海明与张瑞新就原来300万元借款本息进行重新结算后,段海明给张瑞新打了400万元借条,张瑞新又将多余出来的31.80万元,通过银行汇给段海明。
      2.张瑞新在另案(包商银行行使不安抗辩权)中就段海明给其打的400万元借条不仅在法院主持下协商过如何偿还,而且在庭审中主张过权利。
      3. 2013年4至10月共计7个月,包商银行400万元借款利息,由段海明承担。
      4.借新还旧时有无资金实际划款并不能改变资金周转的目的,也不能对抗借贷双方在出具借条时所达成的借新还旧合意。
      (二)张瑞新主张,段海明给其打的400万元借条,没有实际履行,理由如下:
      1.段海明给张瑞新打了400万元借条,但张瑞新并没有实际给付段海明400万元资金。
      张瑞新无法否认其历次在法庭自认的以下事实:
      (1)张瑞新既然没有借给段海明400万元资金,为什么从2013年至今历时近五年,一直拿着段海明打的400万元借条,不退还给段海明?
      (2)在包商行使不安抗辩权诉讼时,张瑞新不仅就该400万元债权在法院的主持下与段海明协商过如何偿还,而且还在法庭上将该借条作为主要证据,向段海明主张权利。
      (2013)五民初字第1994号《询问笔录》,案卷第54-56页。
      《询问笔录》
      张瑞新:我以瑞泉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及我与我妻子辛四女作为共同借款人,由段海明用其本人所有的(房号为0873)的房地产作抵押,向包商银行借款400万元,借款实际由段海明使用,并且有段海明给我打下借条一张和承诺书一份。
      段海明:以上张瑞新说的事实属实,张瑞新通过瑞泉公司贷出的400万元,是我使用了,由于我搞房地产开发资金紧张,给银行还不了,我今天来主要和瑞新协商双方之间都能认可符合法律规定的处理办法,对张瑞新以上说的事实没有异议。
      张瑞新:不管咱们双方能否达成和解协议,但在下星期一之前开庭,不行的话把供热站变在我名下,借款看什么时候给。
      段海明:行了,同意瑞新的开庭时候,我原来在包商银行抵押的14套门市,我已经抵出10套,现在还有4套门市,另外连门洞有5套,门洞没有产权证,我的意思是先把这四套门市划在瑞新名下,双方再协商个价,门洞因为没有产权,暂时顶不成。关于门市、住宅变在瑞新名下,也得和老秦说好才行。
      (3)张瑞新想通过让包商银行将段海明抵押资产外置,来抵顶段海明欠其400万元债务
      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内08民终77号庭《审笔录》第15页,“被上代吉?400万元条子为什么时间要写在2013年3月28日?
      张瑞新:我想让包商银行把段海明的资产处置。”
      既然张瑞新主张段海明不欠张瑞新400万元债务,为什么还准备让包商银行处置段海明的抵押资产?
      正因为张瑞新与段海明之间新债400万元成立,所以段海明才同意在2013年10份打《借条》,应张瑞新要求把落款时间写在2013年3月28日,张瑞新才能够设想以段海明抵押资产抵顶包商银行贷款400万元本息,从而也结清双方新债400万元。
      (4)张瑞新在内蒙高院再审时,又提出其与段海明共同合谋欺骗包商银行说法
      在内蒙高院再审中,张瑞新又提出新的与段海明合谋骗银行,故段海明在2013年10月份给其打了400万元《借条》,在张瑞新事先打印好的《还款承诺书》上签字,但落款时间为2013年3月28日。段海明能骗银行什么?段海明骗银行是何目的?
      段海明否认与张瑞新合谋欺骗包商银行。
      张瑞新在庭审中一个谎言被揭穿,然后再编造新的谎言来自圆其说。
      2.包商银行贷款400万元,由瑞泉公司使用,最终由瑞泉公司偿还。
      借新债还旧债,有无资金流水,不影响双方达成的“借新还旧”合意。包商银行贷款400万元由瑞泉公司偿还,更说明段海明欠张瑞新400万元债务,而非300万元。
      包商银行400万元贷款,实际使用人为段海明,目的偿还欠张瑞新400万元债务,张瑞新收到该笔款后用于购买张勇持有的五原县兴达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
      张瑞新无视民事诉讼“诚实信用”原则,在本案五原法院两次一审、巴市中院第一次二审主张包商银行贷款400万元的实际用途为支付货主白如冰货款;在段海明、党海兵指出白如冰为张瑞新的公司雇员后。张瑞新又在巴市第二次二审中伪造瑞泉公司与五原县兴达贸易公司《货物购销合同》一份,证明包商行贷款400万元为支付所欠兴达公司货款(税务机关已出具证明兴达公司与瑞泉公司没货物交易)。在内蒙高院再审时,又变更为预付五原兴达贸易公司货款。
      付欠货款与预付货款有本质的区别。
      2013年3月28日,该笔400万元贷款到瑞泉公司账后,4月1日当即转账汇给瑞泉公司雇员白如冰银行卡6222080613000118692,白如冰又当天转账给张瑞新银行卡6222080613000118692,张瑞新又当即从银行卡6222080613000118692转入张瑞新的银行卡6222080613000112679。该笔400万元贷款的实际用途是,张瑞新购买张勇所持有的五原县兴达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
      2013年4月1日至2013年4月8日,张瑞新给五原县兴达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汇款700万元后。4月8日当天,兴达公司的股东及法定代表人由张勇就变更为张凯(张瑞新亲侄子)一人。张瑞新给兴达公司汇款明细表如下:
      张瑞新给五原县兴达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汇款明细表
      时间 张瑞新银行卡号 五原县兴达公司 汇款金额(元) 张瑞新诉称用途
      2013/4/1 6222080613000112679 15001677336052500873 1,000,000.00 *
      2013/4/1 6222080613000112679 15001677336052500873 4,500,000.00 还欠货款
      2013/4/8 6222080613000112679 15001677336052500873 1,500,000.00 *
      合 计 7,000,000.00  

      四、巴彦淖尔市中院与内蒙高院无视民事诉讼诚实信用原则,采信张瑞新前后矛盾的虚假陈诉,伪证、虚假证人证言判案。
      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在纠正“呼格”错案后,又有法官违背民事审判“诚实信用”原则,采信张瑞新提供的伪证,虚假陈诉(历次开庭说法不一,且相互否定),张继全虚假证人证言做出判决。
      张瑞新与其代理人侯伟这种将已经通过双方结算已消灭的债权,不给债务人撤借条也不给打收条方式,再起诉担保人偿还已经消灭的债权,利用伪证向担保人党海兵主张权利,涉嫌虚假诉讼犯罪行为,不仅没有被追究法律责任,而且还被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合议庭法官认为是一种诉讼策略。
      张瑞新在历次庭审中违背民事诉讼“诚实信用”原则,前后矛盾的虚假陈诉、伪证、虚假证人证言如下:
      1.张瑞新给段海明退还多余31.80万元
      张瑞新在本案五原法院两次一审、巴市中院第一次二审中均否认其给段海明退31.80万元的事实存在,后来承认31.80万元为段海明向其新的借款,段海明通过张瑞新支付包商行贷款400万元利息约36万元,是段海明偿还向其借款31.80万元的本息。
      段海明旧债未还,张瑞新再借给段海明31.80万元,而且不用打借条?不符合罗辑,更不符合张瑞新的做什么事都要算计别人的交易习惯。
      (1)一审(2014)五民初字第1294号《五原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段海明与担保人党海兵,均提出张瑞新退还给段海明31.80万元的由来。法庭判决没有对该项证据是否采信进行表述。(判决书第4-5页)
      (2)二审 (2015)巴民一终第306号《民事裁定书》
      庭审笔录第8页:
      张瑞新的代理律师侯伟
      审:被上诉人给上诉人转过318 000元吗?
      被上代:我核对过没有。
      (3)重审 (2015)五民初字第1555号《民事判决书》
      张瑞新否认31.80万元的事实存在。(判决书第5页)
      (4)二审(发回重审) (2016)内08民终字77号《民事判决书》
      庭审笔录第15页
      被上代吉“张瑞新在包商银行贷款发放以后,2013年4月3日给段海明转的31.80万元是什么款?”
      张瑞新:“是段海明的借款,当时打了条子,后来陆续还清了,条子也撤了。”
      ○5内蒙高院再审 (2017)内民再178号《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说法与巴市中院二审一样,是段海明向张瑞新借款。
      张瑞新在本案五原法院两次一审、巴市中院第一次二审中均否认其给段海明退31.80万元的事实存在;在巴市中院第二次二审与内蒙高院再审中承认31.80万元为段海明向其新的借款。段海明通过张瑞新支付包商行贷款400万元利息约36万元,是段海明偿还向其借款31.80万元的本息。
      2.段海明每次4-6万元,汇给张瑞新包商银行400万元借款利息约36万元左右
      段海明分次汇给张瑞新包商银行借款利息约36万元左右,张瑞新主张说是段海明支付其31.80万元借款的本息。
      张瑞新在段海明质询利息如何计算时,又违反民间借贷分期付息,到期还本的常规,诉称每月支付4万元左右款中既有本金又有利息。
      张瑞新否认段海明承担包商行贷款400万元的7个月利息的客观事实,是想否认包商行贷款400万元实际用款人是段海明这一客观事实的目的。
      五、请求:
      查明以上事实,依法纠正内蒙高院下达的(2017)内民再178号《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错误判决,追究相关审判人员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

      附件一、《关于若干事实在历次庭审中张瑞新与代理人侯伟虚假陈诉与提供伪证明细表》
      附件二、《历次审判庭审段海明党海兵提供证据及质证、审判结果明细表》
      附件三、(2017)内民再178号《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附件四、《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民事抗诉书》内民(行)监(2016)15000000166号
      附件五、(2016)内08民终字77号《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附件六、(2013)五民初字第1994《民事判决书》、《询问笔录》、《庭审笔录》
      附件七、(2014)五民初字第1294号《民事判决书》
      附件八、(2015)巴民一终第306号《民事裁定书》、《庭审笔录》
      附件九、《五原县国家税务局税收违法行为检举线索检查情况书面告知书》、《货物购销合同》
      附件十、磴口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3)磴刑初字第34号(法官侯建文犯罪判决书)




      段海明

      党海兵

      2018年1月12日
      附件一、《关于若干事实在历次庭审中张瑞新与代理人侯伟虚假陈诉与提供伪证明细表》

      

      附件二、《历次审判庭审段海明党海兵提供证据及质证、审判结果明细表》

      

      附件三、(2017)内民再178号《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附件四、《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民事抗诉书》内民(行)监(2016)15000000166号

      
      
      
      
      
      
      
      
      
      
      

      附件五、(2016)内08民终字77号《巴彦淖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文章信息
      作者:

      13314736391

      文章来源: 新闻众评
      时间:2018-01-13 07:47:58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
      温州工业用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