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兰兰可不面对公众,但没有理由回避调查

    作者:李志华7 提交日期:2018-02-07 06:29:31

      汤兰兰可不面对公众,但没有理由回避调查

      关于汤兰兰性侵案,网络战争已经白热化了,但究竟孰是孰非?真相还没有揭开。
      10年前,一位当时14岁的少女在寄宿家庭干爸干妈的帮助下向警方揭发:自己自7岁起就被家人邻里等几十人性侵,并怀孕流产,强奸犯里包括自己的爸爸、爷爷、姑父、邻居等人。警方迅速出击抓了这个村子的16人,并最终审判了他们,有无期徒刑的,有十几年牢狱的,甚至她妈妈也是同案犯,协助强奸而被判刑。
      从判决之后,被判决的就在喊冤上诉,但一直无果。直到十年后的如今,部分刑满释放的人员还在喊冤,可是当年的汤兰兰早已改名换姓隐藏起来了,官方和一些自认为坚守正义和善良的网友认为这是在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喊冤的结果还是一样无果!无奈之下,澎湃新闻和新京报采访了当事人,公布了主角汤兰兰的相关信息,希望能把她逼出来,还原当年的真相。
      网络战争打响了,把澎湃新闻和新京报推到了枪口,网友迅速分裂成ABC三大集团:
      A集团:认为汤兰兰已经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了,为什么这些无良媒体还是不放过她?
      B集团:认为十年前的执法程序有诸多疑点,审判也有不公正之处,被告人也有获得真相的知情权和不被冤枉的人身权利,汤兰兰有义务站出来讲清楚。
      过几天,又出来C集团:认为为被告人申冤不是不可以,但不应该公开汤兰兰的个人信息,使她的隐私曝光于媒体。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本官来断是非。
      首先要肯定的是:澎湃新闻和新京报报道这一奇案是好事。这一惊天奇案居然能雪藏十年之久,怎么说都不应该。即使在十年前,互联网也相当普及了,今天更不用说。当地政府、司法机关、媒体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而雪藏这个大案呢?我们不得而知。澎湃新闻和新京报今天能报道出来,怎么说都是巨大的进步,相信他们也是历尽了艰辛。
      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他们公布了主角汤兰兰的相关信息显然是不应该的,也暴露了记者、编辑专业素养的不足。站在那十几个申诉十年无果的申诉人立场想,汤兰兰出来对质是最直接、成本最低的解决办法。然并卵,我们有一整套的法律,公检法各部门有复杂的程序,这条路根本行不通的,也是不符合法律的。
      近年来,我们国家已经平反和正在平反了一系列影响巨大的冤假错案,可以感受到中国司法进程实实在在的进步,无罪推定原则进一步深入人心。但每一个冤假错案的平反过程都如此艰难,技术面层的问题远远少于来自方方面面的人为干扰,来自司法机关、办案人员的阻力。当事人往往只能祈求苍天,寄希望于更高一层的“包公”甚至“明君”。
      2013年,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就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提出明确要求,出现冤假错案后不因时间、岗位和职务变化而免责。有了这个紧箍咒,公检法一旦错误就干脆一错到底,死不认错,公检法相互监督少了,配合多了。甚至是相互掩护,相互包庇的案件层出不穷。早不久看到网上纷传的深圳市至纯珠宝有限合伙人被刑事拘留和逮捕的奇案就是一个很生动的案例,深圳市龙岗区经侦查处一个叫至纯珠宝的非吸案,居然莫名其妙的飞遍全国十几个省市抓来二十几个外省投资人充数,震惊海内外。发现不能收场就让龙岗区检察院逮捕后马上取保候审释放回家,最后作出不起诉决定书指控其“犯罪情节轻微”不起诉,还威胁当事人“申诉没用,申诉也不会改变决定”,企图截断他们追究其渎职责任和寻求司法救济之路。相信这样知错不改,明知故犯的案子绝对不是孤案,同样的土壤怎么可能只有深圳长出一株毒草?我们凭什么就断定十年前的汤兰兰奇案不是冤案呢?
      十年后的今天,在媒体的推动下,最高检已经发声,再审程序大幕将启,面对十年前涉及的强奸大案,我们没有理由叫汤兰兰出来面对公众,与众多当事人当面对质,甚至没有权利要求她自证清白。改名换姓后移居他乡的汤兰兰已经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女子,她绝对有义务也很有必要协助检察机关调查,只有这样才可能有真相大白之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会让我们看清人性和社会最丑恶的一面。

      文章信息
      作者:

      李志华7

      文章来源: 新闻众评
      时间:2018-02-07 06:29:31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