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做错了什么——十问京华时报(转载)

    作者:梦游的夜游神 提交日期:2013-05-11 03:42:00

      京华时报做错了什么
      ——十问京华时报

      【写在前面】
      之所以要把我对农夫山泉发布会的认识发在天涯(见《农夫山泉的发布会到底发生了什么——发布会真相陈述及媒体忧虑》一文),是希望大家安静而不是喧嚣地在这里慢慢阅读、冷静思考,躲开那个浮躁的微博世界。但帖子出来后被人转到了微博上,并配发了照片,一下子热闹非凡。
      我看了很多评论,有支持的有反对的,这很好,只要是冷静表达,那些文字对大家的思考就有了价值。当然,那些纯粹指向农夫,或单向指向京华的满口脏话和肆意谩骂是不在其列的,更何况确实充斥了大量水军。
      我欣赏激辩,但讨厌以骂战的形式。
      有人开口便问候我的母亲,我不知道您的母亲看到之后会有什么感觉。文中我尽量陈述了发布会的过程,凡对一些细节的主观看法,我都在文中做了说明,指出是我的妄忖。骂者要求的所谓纯粹客观,对不起,我做不到,只要有思想,一定会有判断,而判断,天生就是主观认识。我的主观认识,是基于我参加发布会所看到真实情境,向大家提供一种角度,在当时所有矛头都指向京华时报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能看到事件的另一面,多角度看问题,才组成一个相对客观的舆论场。
      而事实上,中国许多热点事件往往是这样,原本开始时大家还在讨论事件本身,看热闹的人多了,情绪逐渐占据舞台,一下就变成了荒诞剧,进而集体走向肥皂剧,然后离讨论的初衷渐行渐远,有些发言甚欢的人一边发言一边发问:哥们,咱讨论的是什么事儿?
      而另一方面,最初那些认真发声的人和负责任的媒体反被逐渐边缘化,让身于丑角们的狂欢。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是求真相人的寒颤。

      上个帖子提到,因为是农夫山泉举办的发布会,我反对出席发布会的记者同行当场向京华时报记者发问,如果媒体关注事件中的京华时报,可以在会下向京华时报进行采访、核实。作为同行,发布会后我向京华时报发去了我的采访提纲,其中有些问题是会上一些媒体直接提问给京华时报的。但遗憾的是,我所在的媒体领导出于种种考虑,不愿搅进这个事件。今天,我将京华时报对我的回复原文发表在此。请大家,尤其是我的媒体同行,重归事情本原,独立思考和判断。不为农夫,也不为京华,为我们所在的媒体生态——我们干的本就是追寻和采访的活儿!我也在此诚邀我的记者同行,如果你们单位愿意做这个选题,请就京华时报所有的疑问和农夫山泉的标准展开独立调查,用事实说话。
      我是记者,我想告诉骂我的水军以及浙江的部分无良媒体,我不是你们的同行。你们张嘴骂娘的粗鄙和自甘堕落的谄媚,我以及我那些追寻真相而不被任何旁物左右的媒体同行,对你们表示深深的鄙夷。

      我发去的采访提纲及京华时报相关记者的回复:
      【一】关于“京华时报卖水”的问题
      我的问题:网上有质疑,京华时报自己有桶装水品牌,打压农夫山泉意在销售自己的水。那么,京华时报是否在销售自己的水,打压农夫山泉是否与此相关?
      京华时报回复:首先,我们没有打压,是正常的舆论监督。京华时报的经营和采编团队是完全分开并且独立运作的。像其他许多媒体一样,京华时报社有自己的物流业务,他们代销蔬菜、手机等,也包括桶装水。但代销什么水,跟采编无关,如果代销的水有标准或质量问题,物流方面会立即停止代销。就好比你在淘宝某个店铺里买了一件衣服,快递公司给你送来了,这件衣服与快递公司有关系吗?
      【二】关于京华时报角色问题
      我的问题:京华时报作为一家媒体,本应是舆论监督主体,是社会的瞭望者,但从现在事件发展看,京华时报已经成为了事件的当事方之一,贵报如何看待这样的角色转换?
      京华时报回复:京华时报一直是舆论监督的主体,力求最大限度在监督过程中保持中立。在农夫山泉的监督报道中,我们始终站在消费者的立场上,维护消费者的知情权。只是,在农夫山泉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农夫山泉的钟先生指责京华时报的那一刻,京华时报被迫成为了事件的当事方,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现场,京华时报的记者起身试图制止钟先生对京华时报的不实抨击,意在让发布会由攻击回归发布会本原,围绕标准问题进行讨论。所以记者首先陈述了意图后才进行的提问。之后,京华时报坚守自己的定位,仍是舆论监督的主体,发布会后,我们客观报道了发布会现场情况,头版配发了钟先生的大幅照片。
      标准门事件的报道,京华时报并非始作俑者,实际上接棒自21世纪网的报道。在整个报道过程中,京华时报以“标准”为准绳,帮助公众探究农夫山泉标签上存在的问题。
      遗憾的是,农夫山泉此间没有就本报报道做出任何回应,回答公众的关心和质疑,而是突然召开了一个发布会,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在会上专设座椅、一些当地媒体直接向京华时报记者发难,从而把京华时报拎出来成为事件的当事方,农夫山泉这种模糊舆论监督、制造媒体与企业打架假象的意图,更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京华时报没有打架的经验。

      【三】关于网传电话号码问题
      我的问题:桶装水协会相关电话号码和怡宝相关人员的电话号码是一个号,请问这个事情贵报如何看待?
      京华时报回复:北京市桶装饮用水销售行业协会是由北京市民政局管理的行业协会。京华时报对该协会采访前,认真核实了该协会的资质。在核实过后,京华时报报道了该协会的官方说法,这是正常的新闻报道。至于该协会的员工有何具体背景,京华时报不需要了解。就像我们采访一个部门,只要这个部门是合法资质,至于部门里个别人有无伟绩或劣迹,不是我们报道的专注点(况且,后经了解,所谓的该协会内部的怡宝相关人员,实际早已离开了华润怡宝。)
      【四】关于“标准门”问题
      我的问题:京华时报头版头条曾报道“国标既出,地标作废”,意思是国标已经存在了,为何还在执行作废的地标,但发布会上钟董事长回应说天然水并无国标,贵报如何回应钟董事长的这一回应?
      京华时报答复:首先,钟先生在发布会上承认,农夫山泉所采用的地方标准在部分毒理指标上较为宽松。同时,国家卫计委4月27日在官网上发布:“对现行地方标准中食品安全指标与强制性国家标准不一致的,应当及时废止地方标准或组织修订。2007年,国家生活饮水标准实施,2008年瓶(桶)装饮用水卫生标准下发两次修改单,那么于2005年制定的浙江地标也应该复审,修订,但其至今8年没复审,也没修订。按照国家法规,浙江DB33/383就应该是个失效的标准,而农夫山泉却把它印在了包装上。
      【五】关于报道规模问题
      我的问题:农夫山泉的发布会上,钟董事长称京华时报前后用67个版的规模报道农夫山泉问题,开创了一家媒体监督一个企业的纪录,请问贵报如何回应这一问题,是否认为自己存在话语暴力?
      京华时报答复:京华时报对报道规模有自己的掌控,每天的版面数量是在当天编前会后根据当天新闻数量和质量进行统一的安排,追求真相和版面多少没有关系。读者是聪明的,有理不在声高。至于此次“标准门”,首先是京华时报一向关注的民生问题,跟老百姓密切相关,并且持续有新闻点出现,因此站在消费者的角度上,京华时报认为必须持续关注。
      【六】关于农夫买版刊登广告问题
      我的问题:农夫山泉在全国刊登广告,据传某媒体刊登两个整版“人在做、天在看”的广告开价300万并成交,贵报怎么看待这一做法,对个别媒体现场发布会向贵报直接提问有何评价?
      京华时报答复:据不完全统计,从4月17日起至农夫召开新闻发布会的5月6日,农夫山泉在全国各地的媒体上花钱刊登了123个版的广告内容,其中包含了大量谩骂、攻击京华时报的言论,这在广告史上是罕见的,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广告法。
      【七】关于与怡宝的关系问题
      我的问题:发布会上,钟董事长称贵报记者参加了一个由怡宝组织的会议,似乎有一些存在内幕的暗示。我想问的是,京华时报和怡宝之间有无关系,是否有这样一个会议,如果有的话,会上的内容是否方便透露?
      京华时报回复:京华时报与华润怡宝没有任何利益关系,记者每天要参加很多会,不知道钟所说为哪个会,但京华记者没有参加过任何一个所谓有阴谋的会。
      【八】关于质监局态度的问题
      我的问题:京华时报曾报道质监局介入调查,要求农夫山泉北京工厂停产,而在发布会上,钟董事长称并没有收到质监局的相关通知,停产是农夫出于对北京环境的担忧,为了农夫职员的尊严。那么,贵报对质监局的采访过程能否公开,停产原因到底是什么(备注:因为此选题我不再操作,希望媒体同行有机会继续追问质监局)?
      京华时报回复:5月6日,京华时报报道指出:“质监部门解释称,对于委托生产的公司,一般使用的都是委托公司的标准。但在农夫山泉“标准”问题被曝光后,质监部门介入调查,暂时禁止委托公司生产农夫山泉桶装水。目前,质监部门正就农夫山泉的标准问题进行研究,以出台处理办法。”本报对上述报道负责。同时,质监部门从未要求京华时报撤回上述稿件。一家企业毫无问题,会主动停产并撤出北京?尊严不是用负气出走证明的。
      【九】关于京华时报的历史问题
      我的问题:京华时报广告老总崔斌此前曾被爆出丑闻,此次农夫山泉事件很多网友重新提及,请问贵报如何看待这一问题?贵报的采编与经营是什么关系,如何约束彼此间不产生利益关联?
      京华时报回复:再次重申,京华时报的经营与采编部门是分开且独立运营的,这也是中国绝大部分都市媒体的运营模式,采编团队与广告无任何关联,这是京华时报多年来的传统。同时,需要指出的是,崔斌曾是京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而并非所谓的“京华时报总经理”,他是报社投资方派来的,无权指挥和参与采编人员和新闻采访工作。并且,崔斌早已离开上述岗位。
      【十】关于标准门的结局问题
      我的问题:农夫山泉已经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请问贵报怎么应对?对于农夫山泉的标准问题是否还要继续报道,京华时报此前认为农夫山泉刊登广告辱骂自己,对此是否也有相关的法律诉求?有网友提议京华时报自己也开一个发布会澄清相关问题,贵报会有类似考虑吗?
      京华时报回复:据目前的了解情况,农夫山泉对京华时报的诉讼法院尚未立案。但是,京华时报热烈欢迎农夫山泉走到正规的、法律允许的轨道上来,而不是大撒金钱,在媒体上对京华时报进行谩骂。同时,我们希望相关人员尽快回归理性,直面问题,让真相彻底浮出水面。对于最后一个问题,再次重申,京华时报是“标准门”的报道者,并不是其中的一方,因此不需要开所谓的新闻发布会。
      【补问】
      我的问题:网上肆意谩骂的评论很多,贵报是否认为农夫山泉请了大量水军?
      京华时报回复:这个问题你最好去问农夫山泉的钟先生。

      【后记】
      作为读者,我承认我很敬重京华时报,我看到了在现实媒体生存环境下,京华时报对吉野家、金汉斯、黑家政、淘宝等一些民生问题的批评报道和关注;作为记者,我知道舆论监督的阻力有多大;但作为同行,我希望京华时报的批评报道日臻完善,更为严谨,对突如其来的事件应对更加成熟。所以,我希望在这个事件中致力于公信力建设的京华时报是对的,能给我们这个媒体行业添彩而不是减分。
      同时,对于农夫山泉,从一开始它们“上课时请不要发出这种声音”,到“农夫山泉有点甜”,再到“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做大自然的搬运工”的广告都很有吸引力,我也喝了它很多年,我希望农夫山泉能够做得更好,对媒体监督上更主动和阳光,在执行标准上更为严格,做出让世界叹服的民族品牌。
      而对于网络中的喧哗,我呼吁相关部门加强对水军的约束,让表达脱离金钱的视线,让理性分析和有依据的判断得其路、行其道。要知道,“我买你说话”和“我命令你说话”一样可怕,不要成为中国特色的又一个造势奇葩。所以,我想劝慰一下致力于靠水军挣钱的人,赚钱的方式有很多种,不问对错、不分是非、不假思索地甘愿卖掉灵魂,比雇佣水军的人更悲哀,跪着挣钱的人迟早会受到站着赏钱人的嘲笑,请你勇敢地向雇主说不,走向独立表达的公民。
      是的,表达像爱情一样美好,与自由联姻才有幸福。权贵与金钱是孪生的强奸犯,它看重的只是你的器官,或者是口或者是X。向强奸犯敞开房门的家庭,毁灭是唯一的结局。
      最后,我想站在百姓的立场表达三点:
      1、新闻媒体必须把对公民和公共利益的忠诚始终放在首位,这种首先对公民负责的承诺是新闻机构可信性的基础,可信性造就了广泛而忠诚的受众,经济上的成功也会随之而来。珍惜公众所赋公信力,用好公众所予监督权,监督非私器,媒体无私仇。有人说,报人办报,越办越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白纸黑字,确实不是闹着玩的。
      2、企业对待媒体的态度,就是对待消费者的态度,逶迤或拒绝接受媒体监督的企业无法让人信任,“防火防盗防记者”是蛮横和无知的企业才有的作派,任何企业不能因为自认品质高贵而享有免于监督的权利、拒绝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做为行业带头者的名企更应受到监督。做工厂的,是人,而不是神。
      3、在媒体的阅读终端,连结的是一个庞大的受众群;在工厂的产品终端,连结的是一个庞大的消费群。媒体和企业最终都要向他们负责,前者因为监督的公益性应该享有有限度的豁免权,而后者哪怕有一丁点纰漏,都应该付出最为严厉的违法成本。如此,品质方可保障,食品才能安全。媒体犯错,失却的是公信力,食品企业犯错,失却的是健康和生命。这也是我为什么在舆论监督面前,宁愿多一点相信媒体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我是记者。
      “忠诚、忠诚,多少罪恶假汝而行!”
      同志们,请擦亮我们的眼睛!

      文章信息
      作者:

      梦游的夜游神

      文章来源: 传媒江湖
      时间:2013-05-11 03:42:00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