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程序不正义、不具可操作性尤“师德一票否决”荒诞

    作者:肖兵太极拳 提交日期:2016-10-04 00:23:00

      “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程序不正义、不具可操作性尤“师德一票否决”荒诞

      现转我的2013年来一直的质疑“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文章:兹事体大!因为此政策事关的“教师年度考核”也一定程序不正义、不具可操作性,如,全中国高中校长们都违规集体补课、上新课赶进度都该“师德一票否决”了,谁来组织全校教师的年度考核呢?




      反补课英雄肖兵十问“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试点” (2013-09-21 10:39:47)[编辑][删除]转载▼
      (反补课英雄肖兵的新浪博客)


      反补课老师肖兵十问“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试点”

      我十余天来一直关注全国网上一派热闹地“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大有此次关于教师自身的“改革试点”成功在望之乐观情绪!我也在网上发了几个小帖提出质疑,有的竟然上了百度搜索“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关键词的头条,但力度远远不够,尤其在我看到教育部网站上的教师(2013)9号文件“白纸黑字”之后(附),更确定自己至少要行使一个公民的发问及质疑的权利了:准确地说,是最严肃地反思“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试点”,因为连教育部也说2014年还将有10省加入试点,可能“2015的”才是全国正式实施!但前提一定是“试点成功了”———“试点”真能成功吗?由谁来判定、评价呢?又有哪些“试点”成功的指标呢?

      一问:教育部的教师(2013)9号文件中的两个《……暂行办法》,到底要“暂行几年”?这事关政府“红头文件”出台之严肃性、规范性,即政府发“红头文件”也应考虑程序正义!好象辽宁省曾经规定政府文件标注“暂行”、“试行”的,有效期不超过2年(附)。

      二问:媒体少提及的《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暂行办法》第三条,到底有哪些省正在进行教师资格考试改革试点?根据其第三十五条,这些试点省是否已制定出《实施细则》,抄送教育部?如果试点省有《实施细则》了,请教育部或各省教育厅尽快公开!一来对其他还未试点的省有借鉴作用,二来可接受民众监督和质疑。如果有的省试点了几年还没有《实施细则》,即没有完成教育部的任务“文件要求”,则建议教育部取消其“改革试点的资格”,即改革试点也应允许“试点失败”但一定不能“暗箱操作”,民众有权知道“试点整个流程、经验及教训”,此程序正义也!

      三问:见《中小学教师资格定期注册暂行办法》第二条,教育部试点教师资格定期注册的“5年一周期”有何依据?为什么不是“4年、6年或8年一周期”?或者考虑,浙江试点“4年一周期”,湖北试“6年一周期”?此关乎中国1000多万老师之教育生态环境的大事“多一年少一年都事关老师们的切身利益”,既然还在“改革试点期”,教育部就不能不公开回应!

      四问:《中小学教师资格定期注册暂行办法》第四条规定“中小学教师资格定期注册的对象为公办普通中小学、中等职业学校和幼儿园在编在岗教师”,到底如何确定公办教师已有的“编制”和“教师资格定期注册”的关系,即“教师资格定期注册”失败的教师,其原有的“编制”会不会取消?教育部门是否与国家相关的“编制办公室”的意见达成一致?

      五问:《中小学教师资格定期注册暂行办法》与“劳动合同”的关系(“规”与“法”谁大?):不少公办教师的教龄已超15-20多年可签所谓“永久教师合同”了,如果他们之中有的人“教师资格定期注册”失败了,怎么办?是否以前的关于教师人事管理的诸多规定都“作废”?或至少应把那些“作废条文”挪列出来吧?到底谁是“上位法”?

      六问:2011年浙江、湖北就开始试点“教师资格5年一注册”了,2012年又有上海等4省,2013年又山东等4省开始试点啦,我们是否承认“既然是试点,有开始就应该有结束”,即各省试点结束了才能“总结出来好经验”向教育部汇报“报喜”,那么,教育部有没有规定各试点省的“试点期限”?如果没有,那不就一直是把“试点”当正式实施?如此程序不正义,倒不如各省“抓阄试点”对所有老师还公平些?

      七问:此“改革试点”的结构也混乱,报道说2014年还有10省加入试点,即共20省试点,只剩下10省“不试”———竟然“2比1”!?到底30个省应当有几个拿来“改革试点”,这不是一个关乎程序正义的问题?如即将迎来的匪夷所思的第12年的“高校自主招生试点”也才在中国2000余大学中仅找八、九十所来“改革试点”……

      八问:根据《中小学教师资格定期注册暂行办法》第二十五条,各试点省要自己制定《实施细则》,按道理,2011年就开始试点的浙江和湖北最应该率先公开《实施细则》,其次是2012年开始试点的上海等4省,故,请教育部或这6个省把各自的《实施细则》尽快向社会公开以示改革试点“骄人成绩”?当然,也可能有行政不作为的,不“晒”不知道呀!另外,还应公开这6个试点省每年试点工作的《年度总结报告》,如分析各“试点市”的经验和教训等。

      九问:《中小学教师资格定期注册暂行办法》第五条提及“教师考核”的重要性!其实,对独具特色的中国教师人事管理来说,最重要原则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而教师年度考核结果几乎应是“决定有编制的教师去与留”的唯一标准!既然“教师资格定期注册”和“教师考核”如此大相关联,就请浙江、上海等6个试点省先把各自的《教师考核规定》公开吧,且很可能各市、区的又不同———可否汇总到教育部后,由教育部拟一份全国统一的《教师考核规定》?当然,我一直认为:在应试教育“完胜”而如极刚性的“禁补令”都成为一纸空文的当下,一切《教师考核规定》的执行都不可能程序正义!

      十问:最后的程序正义:即使2014年20个试点省都“试点成功了”,即使教育部把20份不同的《实施细则》也整理成了一个“终极版本”,那么,在所谓“全国正式实施”前,是否还要公开向全社会征求意见,或经过全国人大讨论?


      我费此心思发“十问”多从程序正义的角度,故可能“招招见性”,实乃因为我怕见太多的“伪改革”、“永远的改革试点”,空耗民众的改革热情。

      文章信息
      作者:

      肖兵太极拳

      文章来源: 传媒江湖
      时间:2016-10-04 00:23:00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