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评论]跟两会代表说说民生吧!

    作者:老蛋 提交日期:2008-03-14 11:18:00

    跟两会代表说说民生吧!
      
      沸沸扬扬的关于两会的提案有的好玩,有的发人深省,而有的却让人那么的如鲠在喉,如芒刺背,比如,彭磷基委员提出的严厉打击上访、保护富人的提案就让人瞠目结舌,看完全文,觉得好象有道理,好象彭委员在讲法制,其实彭委员忘了,法制不是治理一个社会的唯一方法,伴随完善法制的还需要道德和良知以及富人的宽容和智慧。
      当然,彭委员和诸位和他一样的代表自有他的见地和人生观和价值观,这样说,这样想,这样行事,也无可厚非。两会吗,就是要畅所欲言。
      可是,我想跟各位委员们说的不是这个,也不是网上有人计算过开这个两会估计要花多少钱的问题,而是两会期间发生在我以及众多民众身上的一些小事。
      我的孩子在北京读书,一个十岁,一个五岁,我的公司在天津,工作上的很多事情在北京。所以要常常地往返京津两地。周末,我去接孩子,开车到了进京的路口,马上就要到通州了,收费站口,被警察拦住,要五证,否则不许进伟大首都北京,这五证的其中两证是临时的,要到当地的交通队办理。
      根据我的经验,以前要开一个县团级以上的证明,然后再到交通队办。我有点关系,有个朋友管这个,给了我一摞,用了不少,可是,这次工作一忙,就忘了,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去交通队需要带什么手续,我也没见到有类似的信息。
      这里特别要提的是,之前我进北京,都是依法办理进京证的,上次办理有效期是一个月,我把证就放在车前,心想,都是行政证件吗,说一个月有效就应该有效。当我把证给警察看的时候,警察说,这个作废了,不算。
      说不算就不算了。当然,这怪我,不小心,可能报纸电视都说了,我没在意,可是,孩子还小,放学了,没人接,也不是闹着玩的,想跟警察通融一下,警察也挺累的,挨个跟我身后以及大堆车辆解释。说多了,脾气也就不太好了。
      好在我脾气好啊,孩子要是出了点事情也是大事啊,以前就有过,那时候我住亦庄,俩孩子自己在家里,正逢非洲友人来京,出北京了,回不来了。我的天津牌照的车不让进北京,那个绕啊,好在还是进去了,没把孩子给饿死和冻死。这次,也得用老办法。要是回去找交通队办证,天也黑了,也不知道人家办不办了,就算办好了,再开回来,孩子也够戗了。
      一个老警察可能也有孩子,跟我说,那就找个道绕进北京吧。
      我赶紧掉头,找道,找不着,就找了个黑出租,带着,拐进小村庄,起先,还想,下次不用花钱找黑出租车了,自己认识道了多好。可是绕啊绕啊,我就绝望了,下次绝对不可能再找到这条道了,要知道,我的脑子是多么好使啊。一天能写一万多字的脑子啊,不耽误拍电影拍广告,不耽误写小说写剧本,还不耽误经营公司,这下,也绕糊涂了。
      这时候也不灵了。司机把我带到一个地方,给我地图,再指给我的一个道,我就按着地图,再绕,以为这下好了。虽然耽误俩小时,但是,怎么也不至于耽误事。
      到了北京地界,还有一个岗,一辆警车停着,依然有警察把着。
      没办法了,我就念天灵灵,地灵灵,念菩萨保佑。也许是平时一直行善积德的缘故,孩子也都是好孩子,还真灵,警察竟然看着我,啥也没说,就让我过去了。
      再绕,从通县到大兴,再到亦庄,再绕上东五环,再到西五环,终于到了香山,一路上连泡尿都没敢尿,硬憋着。见了警察和警车就哆嗦。
      早上六点从天津出发,到了孩子的学校,是十一点。
      过去,非洲友人来,那是外人,咱没意见,国际大事,咱理解。开两会了,都是自家人,为什么一定要搞出这么大民怨呢。我是特例,不多,但是,据北京的一些朋友们说,两会期间,上班就没有准时的。代表委员一路过,路上就得戒严。大家都问,委员们能不能去山西大同或者张家口什么的开会啊,不就是开会吗。那里环境又好,又安静,而且不扰民。
      当然,这是气话。
      这么严肃的大会当然要在伟大首都北京开,民众所做出的牺牲都是能够理解的,因为民众期待委员和代表们能够为这个国家和这个社会拿出更好的主意来,找出更好的方法来,拿出真正有责任,有道义有良知的提案来。
      给你们创造良好的开会环境,用民众的税款让你们吃好,喝好,休息好是我们的责任,只要你们能开好会,商量好国家和民生这样的大事,民众以及他们的孩子们受点委屈,员工迟到,企业受点损失,都能理解。都认了。
      到了北京,我和孩子们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带孩子看了一些古迹,还去了中关村的第三极,给孩子们买了书。买书的时候,买了颜真卿的勤礼碑,这是书院要买的,孩子还要买写外国动画和游戏盘,我说,算了吧,还是再买点传统文化的书籍吧。特别要提的是,孩子们读的不是普通学校,是书院,算是私塾吧,简单说就是学习修身齐家平天下的那种地方。
      孩子坚决不同意,可是我聪明啊,要不我怎么能给他们当爹呢。于是,灵机一动,就许以两个冰激凌,孩子们就同意了。在孩子们争夺冰激凌的时候,我们还探讨了一些简单的谦让道理以及个人理想之后就上升到哲学高度和宗教高度,我们认为,人,活着,不能只为自己活着,那是低级的活法,为他人的幸福和快乐而生活,是比较高级的活法,同时自己也能获得更大的快乐。
      我跟孩子们说,如果你们未来不能得志,那么一定要做一个好人,普普通通的好人不去伤害和惊扰他人,就是个伟大的人,如果你们长大了有一天得志了。那么一定要小心加小心,你所获得的每一点利益都有可能来自他人的牺牲和付出。
      在宗教和我们的传统文化里,都告戒过我们,这是要偿还的。
      我妈是这么告诉我的,一世为官,做不好的话,来世做牛马偿还。
      第二周,我把孩子送回书院,在北京办完自己的是,独自驾车奔天津,入夜,路过通州的那个岗哨,一老一小两个警察,依然忠于职守地盘查各种车辆。没有证件的就让他们折返。
      到津,我和同事们一起忙活手里的工作,忙啊忙的,私营企业,不干就没有啊,不干就得挨饿啊,不干就没钱看病啊,不干就永远买不起房子啊。终于忙完了,睡下,委员代表们也都应该睡下了,我想,那一老一小的两个警察依然在操劳,无数民众如蝼蚁一样在操劳,如牛马一样在工作。
       庆幸的是我还有事可干,不敢想那些无事可干,找不到工作,娶不上媳妇,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的那些更底层的民众。
       想起来就害怕,不知道我所获得的一点点利益是不是有他们的牺牲和痛苦,是否要偿还他们,拿什么偿还。
      
      
      
      

      文章信息
      作者:

      老蛋

      文章来源: 传媒江湖
      时间:2008-03-14 11:18:00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