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灌

    作者:windforce 提交日期:2003-06-04 22:19:00

    六月的记事本排了前两天,竟没有记住。一直在家里与殡仪馆两头跑,身体一下子就差下来。流鼻血,夜里说着话说着话就睡着,再一醒又醒。前日陪外婆聊天,想到之前的不知如何安慰,笑到了描眉的年龄,很努力地去看,能看得了多远,往事再霸道,终交换不了。
      还在墓地时与人聊到w,只说那境地他已经无法回头。隐约着你也只能独自行走。坚持下去。一直坚持下去。
      
      堆砌积木,总熟悉的陌生。于是那么容易就原谅了自己。
      
      喝了咖啡。用完手提只剩下一半的电听歌。天之痕。
      没有生死间的许诺,那戏完缠绵不尽的极致,只有瞬间迷惑。草草结尾,难道只能说与陌生人听,牵扯不清。我没有再对期提起,你失望了,才相信如此才是更好。
      像曾经那样容易地流泪。也不是坏事。远了。近了。
      
      谁都不能给。
      
      

      文章信息
      作者:

      windforce

      文章来源: 灌水专区
      时间:2003-06-04 22:19:00
      阅读次数:
      回复次数:
      点击回复比:0%
      只看楼主查看全部
      收藏本帖